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小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你能答应。”

  “你说。”

  “半个月后,缇娜的会展在市中心开办,但是你也知道,我对画画这方面实在不了解,所以想请你帮忙陪我一起去。”他说的极为真诚,说话间瞳仁里折射出摄人心魂的光芒,让人无法拒绝。

  缇娜是她最喜欢的画家,没有之一,并且,缇娜的画展5年一次,一旦错过,就要再等5年。显然这次能出席缇娜的画展的机会非常宝贵,足以让郑好动心,更何况秦邵北如今表面上是要和她握手言和了,但是如果不答应他的要求的话,难保他背后里再有什么小动作,那可够她受的了。

  “秦总您太抬举我了,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帮你这个忙。”

  “你答应了是吧?”他眼里的喜悦一闪而过,发自内心的真诚是那么的纯粹,以至于郑好都信以为真了。

  也许,他真的没怪过我?

  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别把他想的那么坏?

  “当然,能帮上您的忙,是我的荣幸。”

  恭维的话就在嘴边,想说的时候张口就来。

  “小姐,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还像以前那样叫我小北就行。”

  “还是秦总好,比较正式。”

  “北北。”

  “真的,北北不太合适您现在的身份。”郑好摆了一下手,脸上带着一丝的尴尬。

  “北北。”

  “还是别了,真的不合适。”

  “北北。”他黑色的瞳仁里折射着摄人的光芒,如一潭古井般深邃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郑好。

  她有些头皮发麻,半躺在床上的她不自在的挪动了一下。

  两个固执的人,陷入了寂静。

  比倔强,谁比谁更倔强?

  秦邵北维持着表面上的波澜不惊,眼底早已凝聚了如暴风骤雨般的怒火仿佛要把他的仅有的机智焚烧殆尽。

  这么多年了,只有这个人,只有眼前的这个人胆敢这样一次次的触及他的底线。

  仅仅是一个称谓就能让他如此在意,而她却如此的吝啬。

  五指慢慢的收紧,手背爆起青筋,显示出了他逐渐加深的怒火。

  你行,郑好,不愧是我在乎小姐,轻而易举就能带动我的情绪,

  秦邵北纵使恨的咬牙切齿,表面上依旧看不出什么变化,云淡风轻。

  诡异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凝聚,压抑而又低沉。

  “那就算了。”

  “北北。”

  熟料,两人互相对视,竟是同时出声。

  一个带着诧异,展颜而笑,帅气而又带着该死的迷人。

  一个带着脸上迟疑与无奈,语气有些许的不确定。

  “嗯?”

  “北北,好久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了,真是怀念啊。”他的声音带着某种魔力,吸引着郑好的思绪,仿佛他们的曾经就发生在隔日。

  那个时候的她喜欢各种整他,每天北北,北北的叫个不停,在整个别墅里回荡着她稚嫩的声音,不断得在发号施令,并且霸道的只允许她一个人这样叫他,因为在她的眼里,小北这是她的专属称谓,只有她才能这样叫她的小保镖,才能对他发号施令,别人这样叫,她会生气。

  现在想想,居然觉得是那么的可笑。

  郑好扯出一抹尴尬的笑。

  不知怎么的,回忆起来曾经,总是觉得那么相近却又非常遥远。

  

第五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