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开祭家

  想了想,祭仙还是咬牙走了过去。

  心想,要是等下他洁癖发作,忍受不了出手伤了她,她就打晕他,然后叫人抬回他的住所去。

  嗯,就这样。

  刚伸出双手,弯下腰,准备扶起苼孑誉。

  一双手迅速抓住她的衣摆,让正准备扶起人的祭仙叫娘。

  “姐姐,不要丢下墨儿,墨儿会听话的。姐姐,姐姐……。”

  昏迷状态的祭墨睁开双眼,抓住祭仙,嘴里一直说着同样的话。

  “族长。”

  “怎么回事?族长怎么叫这姑娘姐姐。”

  “是啊!祭祀大人不是早就去世了吗?”

  “大概是族长认错人了吧!”

  “应该是,而且这姑娘长得也不像祭祀大人啊!”

  “我说,你们一直谈论什么呀?难道不是先把你们族长拉开吗?”

  “哦哦!姑娘稍等。”

  剩下的人一起上去,准备扶起祭墨,但祭墨却凶狠地哄道:“离我远点,不许你们靠近姐姐。”

  一群人退了几步,明明他们想的是扶起族长,怎么到族长眼里变成了他们想要靠近那位姑娘了。

  还是受伤的里也长老对着族人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等到他们退下,屋里只剩祭仙几人和意识不清的祭墨。

  “祭姑娘,希望你不会反悔之前我们的约定。”

  无语凝噎的祭仙脾气不好的说道:“老头,你真奸诈,说好的老实本分呢!这叫老实本分,那天下老实本分的人多了去了。”

  “哎!不是我故意这样说,而是,祭墨这孩子心魔太重。

  原本的他是族中天赋最好,感悟最强的人,但经历他姐姐一事,精神状态就极为不佳。

  我怕一旦说清此事,祭姑娘就会拒绝了。我也没想到这孩子此刻会病情恶化。

  祭姑娘是老朽算出唯一能救得了祭家,救得了祭墨这孩子的希望,若有得罪,那也是老朽的过错。总归是老朽妄想了。”

  “你这老先生怎么能如此诓骗祭姐姐呢?你不知道,刚刚祭姐姐差点就被他掐死了。”辛可盈听后因生气而使鼓起的脸颊一片粉红。

  “这,这老朽也不剩清楚,以前墨儿发病从不伤人的。”

  “难道我还骗你不成,你自己看看祭姐姐的脖子,那瘀痕还在呢!”

  “小可,不可如此无理。”陆川航嘴里虽阻拦着,但语气并没有丝毫责怪她的语气。

  “陆师兄,我又没说错。难道还不让人说吗?”翘着嘴的辛可盈不满的嘟囔道。

  轻轻的敲了敲她的头,陆川航一脸宠溺道:“就算你替你祭姐姐鸣不平,也得看你祭姐姐的意愿啊。”

  “哦!也对!那祭姐姐你怎么看的啊?”

  推了推因拉着衣袖而靠近自己的祭墨,祭仙扶起地上的苼孑誉坐在旁边的座椅上。

  “我答应你的事我会遵守承诺,虽然你事先欺骗我的事我很生气,但想来你也情有可原,我就不足追究了。”

  “啊!就这样?祭姐姐,你这就原谅他了。”心里还是有些恼怒的辛可盈听到这些话,有些不可置信。

  “好了,小可。既然祭姑娘已经谅解,你也别操心。”满脸无奈的陆川航如是说道。

  “姐姐,别丢下墨儿。墨儿刚刚不是故意的对待姐姐的,墨儿——墨儿只是不想姐姐离开墨儿,墨儿会很听话的。”一米八八的祭墨像小媳妇一样低着头,说完还摇了摇祭仙的衣袖,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他。

  想到她刚刚的对待,祭仙现在都觉得脖子疼得厉害。那差点窒息死亡的感觉,那无奈的情景,祭仙表示她一点儿也不想经历。

  叹了口气,想起她答应的事。

  “我没想丢下你,我离开时会带你一起的,但你真的认错了人,我真的不是你姐姐。”祭仙再次以真诚坚定的语气来表达她的无奈。

  “不,你是姐姐,墨儿没有认错人,你就是墨儿的姐姐。”

  天,这无法继续聊天了。

  “随便你,你爱叫什么是什么。”祭仙以破罐子破摔的气急败坏道。

  “姐姐。”一脸满足的祭墨傻兮兮的现在旁边傻笑。

  辛可盈很震撼,这是刚刚那位一言不动就想杀人的祭墨吗?换人了吧!

  陆川航看着心里很是惊讶,但想到这是别人之事,也没漏出多大反应,脸上还是那副笑容。

  至于坐在椅子上的苼孑誉,表情动作都没变过。还是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反应最大的当属里也长老了,看着他们的相处模式,嘴巴微张,眼睛瞪得老大,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祭墨看到以为是在不满她姐姐,顿时想出手,但想到刚刚的事,也只是瞪了回去。

  刚刚他老人厚着脸皮像几个小辈求情也没见这臭小子出来说一句,现在自己不过有些惊讶,当然表情可能夸张了点,但这臭小子也不用瞪着他吧!他老人家就这么不受他对待。再怎么说他也算是他半个父亲了吧!

  —

  几天后,伤好的众人。

  “哇!还是外面的空气清新,这几天呆在祭家居压抑死了。”说完还转身想抱祭仙的手臂。

  “离她远点。”

  一把把祭仙拉到身后,恢复正常情况的祭墨一脸严肃地说道:“疯疯癫癫,别扯着她。”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就拉祭姐姐手臂,怎么着你了。”

  看着眼前人越来越冷,表情越来越严肃,辛可盈抖了抖身上的汗毛,转身离开了。

  吐吐舌,做些鬼脸,被身后的祭仙看到,很是无语。

  她发现,自从从祭家居出来后,恢复正常的祭墨就不让任何人靠近自己一步。

  就像现在,自己和祭墨走在后面,苼孑誉在中间,陆川航和赶上去地辛可盈在最前面,两人一路低声私语。

  看着这情景,祭仙真想吐槽:靠,老娘就答应带着这人在身边,他也没理由管三管四啊!当然,祭仙表示她不敢说,你是没看到他那凶悍样。

  刚出来,一行人很是兴奋,但唯一让人崩溃地是恢复记忆后祭墨居然是管家婆,除了他,谁也不能靠近祭仙一步,不然,打到你不靠近为止。

离开祭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