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左右为难

  这半日云依都是一副恍恍惚惚的模样。她木然地沿着谷中的院落漫无目的地走着。彼时天已昏暗,她一个人走过一间间屋舍,走过一座座花园。路过云歆的屋子时,她顿下了脚步。隐隐约约间,她看见云歆在舞着一枝柳枝,那是刚从风翼那里学到的剑技。

  忽然,云歆瞥见了云依,她纳闷她为何驻足不前。扔了手足的柳枝走出门来。云依这才回过神来,慌忙间随口说道:“我也就是闲来无聊出来走走,路过看见你舞剑越来越像那么回事。看来风翼可没少教你啊!”

  云歆倒是觉得一阵娇羞,也顾不得问她为何看上去神情落寞。东拉西扯一阵闲聊,云依是在是没有什么心思,便又急急告辞离去。

  天已渐黑,月色朦胧。云依竟又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师傅无怨的门外。此时,屋中已隐约可见烛光闪闪。师傅是当年母亲的小师弟,师承当时的阵法大师,虽然年纪轻轻,却对阵法有着极高的造诣。虽然比云依要大上十几岁,但痴迷于阵法,无暇顾及终身大事,至今孤身一人。

  云依就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看着那摇曳的烛光。她想着师傅如今一定又在研究前人留下的阵法图。夜渐凉,不知师傅是否披了披风。风吹烛摆,会不会突然燃了他掉落的秀发……

  远处,无忧看着发愣的女儿,双眉紧蹙。女儿如今十五岁的年纪,日日与无怨一起,而那无怨,风流倜傥,英俊儒雅,潜心修学,天赋异禀。怕是……

  无忧不敢再想下去,疾步往前赶去。云依想着师傅,他是否又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他是否需要一杯清茶,他是否需要自己的灵机一动。是的,自己也是阵法方面的天才,有朝一日,一定可以助师傅复原《星流涌动》的!对的,她要同师傅一起,一起恢复风云谷的阵法大成!

  “咳咳,”无忧的轻咳唤回了沉思的无忧。看见夜风中的父亲手里拿着自己的披风,她突然眼眶发酸,父亲已失去母亲,而自己,是唯一能助他完成心愿的人。是的,她如何能忍心可怜的父亲唯一的心愿都得不到满足呢?

  夜深人静,云依依旧辗转难眠。只是这孤寂圆月,纵是再圆再美,也是孤孤单单。而这孤月之下,又有多少人同云依一般,一夜难眠……

左右为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