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修习剑绝

  如今谷里的两件大事已了,无忧再无什么牵挂,开始传授风霜和云依风云剑法。又因这些年习惯了风翼在身边,加之风翼是他家族中仅存的血脉,这世上,除云依外唯一的亲人,无忧每每也不甚避讳,常常还是把风翼带在身边。

  风云剑法分男女两套,单使出来与普通剑法无异,可双剑合璧却几乎天下无敌。无忧擅使剑,加之风霜这些年对剑法的勤加练习,男剑练得顺风顺水。照此下去,原本两年才能修成的剑法怕是有一年多就可以了。然而云依前些年多倾注心力在阵法上,又加之本身对此无甚兴趣,即使强迫自己努力练习,依然是步步艰难,尤其是与风霜二人配合时更是步步艰难。无忧是又急又气,就怕是到了开谷之日也无法练成双剑合璧。

  云依眼见父亲心急,也难免心里难过。纵然风霜屡屡耐心教导,悉心安慰,也难抵她心中的惆怅。这些日子,总是学学停停,无甚进展,云依都开始对自己没有了信心。苦恼间,便日日寻空来找云歆,偷偷诉说心中煎熬。倒是云歆近日对阵法越来越感兴趣,时不时向云依提问,云依反倒是乐得教导。

  忽然这一日,云依晚间在院中独自揣摩今日父亲所教,正冥思苦想不得其招时,云歆恰巧而至。本着不打扰师姐的原则,默默矗立一旁,静静地看着。看着看着,突然灵光一现,接下来的招式在师姐演绎了两遍之前的剑法后蓦然在脑中闪现。于是上前问候了师姐,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又亲自演绎一遍。惊得云依目瞪口呆却佩服之至。

  等二人乐呵呵练习完毕,云歆才想起自己已非剑派门人,慌忙道歉不该偷窥师姐练剑。云依本欲相告,却忽然计上心来,笑嘻嘻地对云歆说:“师妹真是多心,我这么笨,这不过是父亲给的一套快速修炼基本功的速成剑法罢了,还怕外人偷了去么?何况师妹什么时候算是外人了。”说罢,吃吃地笑着看她。

  云歆还是觉得不太妥当,眉头微皱。于是云依又劝道:“师妹真是多心,既如此,出了这个门你忘了便是。但你得帮帮师姐,这么简单的剑法我若总是练不会,父亲必然恼怒。我倒不怕她恼我,只是不忍心他伤心难过。”

  说罢,双目含泪,楚楚可怜地看着云歆。云歆双手被师姐仅仅握着,仔细想想,师姐甚是孝顺,这么做也情有可原。于是便点点头,答应下来。二人终达成一致,破涕为笑,乐呵呵牵着手,一起踏着夕阳去尽情游玩了。

修习剑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