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风翼去向

  第二日,大家早早又来到练剑之处,只是日上三杆也未见风翼而来。云依自是不知为何,因同时未见父亲,还以为风翼被父亲差遣了去做事了。而风霜却是惴惴不安,一是怕风翼会不会有个三长两短,二是怕暴露自己。

  二人各怀心思,这一日也匆匆而过,直至日之将落也不见无忧与风翼。反倒是今日云歆主动来练功处找云依,平时处于忌讳大家相互之间都不往练功处跑的,不过看见云歆而来,云依自然是高兴地。

  “师姐风翼师兄今天没有来吗,怎么只有你和风霜师兄啊?”

  “是啊,父亲大概是有什么要紧事,连着风翼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呢。害得我觉得好生尴尬。还好你来了呢,要不然又得被表兄拽了去看什么夕阳赏什么花的。”

  云依高兴地厉害,却也未曾忽略了云歆眼中的那一抹担忧。自然是要问的,云歆也不拖泥带水,直当当言道:“我昨晚恰巧碰见风翼师兄行色匆匆,说是师伯找他有急事,着急往后山赶去。我虽不知何事,却自入谷以来便知那后山危险异常,实为谷中禁地。故而今日前来,一是来赴我二人之约,也是想看看风翼是否平安归来。”

  云依听罢,不觉秀眉紧蹙,这后山实乃禁地,连自己都未曾踏足,父亲缘何会让风翼一个人去往。何况那里设有极强之阵法,自阵法秘籍丢失以来,恐怕世上再无一人可破解。风翼若当真一个人入了后山,恐怕此刻早已命归黄泉了吧。最重要的是,昨天傍晚时分,自己正与父亲一起吃晚饭,其间并未有任何事情发生……

  看着师姐情绪上的强烈变化,云歆虽不能断其所想,也猜得出她在为风翼担忧。身为掌门之女,未来掌门人之一,云依定然知晓一些别人不知的内幕。

  “云歆,你先不要着急,一切还没定论。说不定风翼是跟着父亲一起办事去了。如今封谷其间,任何人不得出入。想必他们今晚一定回来。你且回去,我现在就去找我父亲。明日一早我去寻你。”说罢,也不甚拖延,匆匆而去。

  话说这一夜云依都未曾等到父亲,连同云歆在内,一夜惴惴不安,同样的还有风霜。第二日晨起,云歆匆匆赶往云依处,二人见面还未来得及说上几句,便被通知,所有门人即刻赶往风云阁,阁主召见。便又匆匆前往,一路无语,都在揣测阁主突然召见,怕是和风翼之事有所关联吧!

  待到三门弟子及无忧等人聚齐,大家均已议论纷纷。独独风霜沉默,不与他人言语,未见风翼,云依和云歆二人均是面露焦色。等待无忧发话。

  “诸位门人,今日一大早召集各位前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无忧亦面色沉重,“我门下弟子风翼,机敏聪慧,忠诚能干。前日夜晚,突然有江湖险恶之人潜入谷中,意图盗取我阁中秘籍《暗香浮影》,风翼察觉下急追歹徒,因歹徒无路可盾,逃入后山,风翼为夺秘籍紧追而入……”

  说罢,台下众人已议论纷纷,一是沉寂多年的暗香浮影突然被提及,二是此二人均进入人们谈之色变的后山之内,怕是再无生还之可能。有叹息的,有惊奇的,亦有蠢蠢欲动的!然而无悔接下来的一番话却打消了所有人的蠢蠢欲动。

  无忧面色凝重,眉头金锁,似是在纠结与某事无法自拔,低头沉沉道:“这暗香浮影消失多年,又突然随风翼陷入后山,后山阵法古怪,危机重重,没有上古之阵破解之法,任何人有进无出。师兄怕是要大力整顿门徒,禁止靠近后山一步,以免风云阁中再有人无辜丧命!”

  说罢,也不理众人,只意味深长地看了无忧一眼,便自行离去。接下来,无忧,连同无怨自是语重心长,恩危并济嘱咐大家切勿靠近后山那生死之地!

  

风翼去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