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是凶手

  是夜,圆圆收拾云歆往日的衣衫物件,严冬将至,谷中又要为众位学徒制衣了。圆圆去到卧房请示云歆今冬制衣的打算,发现原来云歆并不在房中。四下没有找到,又等了许久依然不见人归来,想着莫不是又去了云依处。怕是明日一早见不到云歆,就携了青青一道往云依处寻去。

  这日晚饭时候,无忧同云依说了些事情,云依心里难免有些感慨,正躺在床上思虑,青青圆圆来访才知道云歆至今未归。她倒是知道云歆去了哪里,只是时间已晚,她也不确定云歆为何至今未归。不过她也没有声张,谎称了云歆已睡,明日一早会给她们回话,便打发二人离去。

  待到四处无人,夜已至半。云依悄悄起身,也不敢点灯,一路摸摸索索至后山脚下,此时月上中天,山脚下斑斑勃勃,趁着月光,不多时,云依便发现了躺在乱石丛中的云歆。

  焦急地摇摆了一阵,云歆依然毫无动静。云依使劲拖起云歆,不忘四处环顾一周,四下无人,她便一路蹒跚,悄悄将云歆带回自己的住处。此时已近黎明,顾不得满身疲劳,查看了云歆的伤情,腰部有明显大块淤青,身上衣衫阑缕,手脚均有不同程度擦伤,所幸双手护住了脸,面部并未见明显的伤痕。云依忍着困意,顶着疲倦,独自一人替云歆更换衣物,擦洗身子,又在伤口处抹了跌打损伤的上好药品。

  此时天已大亮,云依起身托了手下的人去向无忧和无怨告了一天的假,又命人准备了些茶饭。才转身回了卧房,看到云歆已悠悠醒转过来。

  因为云歆尚且虚弱,云依也顾不得问许多,只是问了昨日圆圆要来寻问之事,待替二人请假之人回来又托其给圆圆送了个口信。

  待二人吃喝之后,云歆多少有了些精神。云依扶她靠着床头,这才聊起昨夜之事。

  后山如今已成禁地,平日里无人问津,而山上更有层层阵法守护,何人会设下陷阱?那唯一的可能就是专门针对能上到山腰,且会走这条路的云歆!

  而登临后山一事一向是云歆的隐秘,就连云依也只是多有猜测而已。她虽从未告知云依,却也从未刻意隐瞒,这也是昨夜云依能尽快找到她的原因!那么除了云依外,知道云歆这一事的便再无第二个人,包括圆圆青青。而她自然不会傻到去怀疑云依。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难道当时对方认出了她吗?难道凶手竟然会是她?

  看着云歆由明转暗,由不解到恍然,有疑惑到叹息。云依猜测,恐怕这次事故的始作俑者,云歆心中已经了然!

  

谁是凶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