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噩梦

  快乐的时候总不愿提起伤心的往事,有人说快乐就是用来掩盖悲伤的。七岁那年爸爸和她又回来了,像是打算在家长住,自从妹妹走了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妹妹的死给她的打击很大,心灵上的身体上的,在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身体大不如以前那样精神,反而严重的是身体不停的在抽搐,我不敢问为什么,不敢看她的眼睛,她不像以前那样温柔,眼中带着一种悲切和恨意,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本以为爸爸回来我和爷爷的生活会得到好的改善,可是我错了,那不是生活那是地狱,那是噩梦,那是我一辈子不愿想起的回忆。她就像披着羊皮的狼,外表善解人意,疼爱我,孝顺爷爷,善意的皮囊下却是嫉恶如仇,整天想着法的虐待我,她肯定时常在想为什么死去的不是我而是她的宝贝女儿,她要把所有一切都惩罚在我的身上,我只能无助的接受她对我的折磨。

  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描述她的所作所为,我只知道我跟爷爷的生活还不如以前了。爸爸回来后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就落在爸爸的肩上,没办法爸爸就去另外一个镇上煤矿上班,离家里有段距离,所以爸爸一般要三五天才回家一次,爸爸在家的时候她就装着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当爸爸上班去了以后就表露出她的本性,我不清楚为什么一个人可以狠心无情到这种地步,虽然她也是可怜的人,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每次吃饭的时候她总是炒好菜自己一个人躲在屋里吃,而我跟爷爷却只能吃点白饭,盐和味精成了我们爷孙俩每天的菜,没有油水没有辣椒,一碗稀饭和盐混合就是一餐,每天就这样重复着,她自己一个人在屋里看电视,出去的时候就把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出去,我就像被囚禁在笼里失去自由的大雁,有翅膀却不能飞翔。她要出去买东西的时候会带上我,给我一个背篓背着,买好东西就放背篓里面,一件两件三件堆积的重量狠狠的压着我的双肩,回到家我的双肩已被勒的血红,但这并不会让她觉得的心疼,她只会觉得理所应当,渐渐的日子久了我也习惯了,我觉得只要能和爷爷一起,什么苦我都能承受,爷爷就是我小时候活下去的动力。

  因为她的刁难让我从小学会独立,上学的时候我都是自己起床做早饭,自己收拾去学校,每天放学回来第一件事不是做作业,首先要把她安排的任务先做完,那个时候还没有自来水,每家每户都是备个大水桶,由家里的主力担当每天到水井挑水用,我们家里我就是那个主力,每天我都要用一个直径大概40厘米的铁盆,去离家三四百米的水井盛水把水桶填满,不论刮风下雨每天如此,如果她没有水煮饭洗衣的话我就苦了。我特别羡慕别人家的小孩每天无忧无虑,过着本该属于他们自己的童年,我的生活除了写作业外还有做不完的事情,她规定我一天要弄多少背柴,要盛多少盆水,没做到就挨打不能吃饭,最讨厌就是挨打还不能哭,越哭打的越厉害(相信很多朋友跟我一样,挨打还不能哭),感觉我就像是旧社会地主家的丫鬟,漫漫岁月,不知道什么日子才是我出头之日。但我也不是傻瓜,精灵古怪的我从小就会耍点小聪明样,每次上山割柴之前我都会先去老蒋家玩个半天,或到吴萍姐家看会电视,然后看时间不早了就赶去割柴,很多因为时间不够,我就自作聪明的把茅草掂量掂量就显得很多,可是每次跑回家的时候柴都落在最底层,这个时候如果她心情好我也就安然无恙,若她心情不好,我就难逃脱魔掌。

  有一次下雨天,她还是如同往常一样让我出去端水,由于下雨天路特别滑,在经过田间一个阶梯的时候,不小心狠狠的摔了个大跟头,我的后背咯在了阶梯的石角上划了个口子,鲜血瞬间流了出来,全身上下都是泥浆,泥土和血混合在一起已经模糊不清,已看不到伤口的存在,打量着自己已经狼狈不堪,心想着“现在回去的话还不被打死”最后灵机一闪,觉得到吴萍姐家里去躲躲,我就像战争年代八路军躲敌人一样,一瞄二遮三前进,一会儿功夫我到达吴萍姐家,吴叔(吴萍姐的爸爸)在屋子里睡觉,我绕过吴叔房间直接到达二楼,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是由张娜拉和苏友朋主演的【刁蛮公主】”,这部电视剧在那个时候很火,她貌似没有发现我,我悄悄的走到她的后面准备吓吓她,我一声大叫“喂!你就没看到吗,我来半天了”,她微微颤抖了下回过头,右手拍打着胸脯说:“你要黑死我啊!”哎!你身上怎么这幅德行啊,你摔跤了?我没说话,瘪着嘴巴委屈的表情相信她已经明白。吴萍姐简单的给我收拾了下,穿上了她的衣服,拿了张创口贴把伤口粘住也不疼了,我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坐在椅子上看起了电视剧,已经忘记还有事情没做完。阴沉的下雨天让人摸不清白天黑夜,我和吴萍姐已经完全沉浸在电视剧中,浑然不知此时房间多了一个人,她就如同雕像一般纹丝不动的站在哪儿,手里拿着一根木条子,那气势好像要把我吊打的节奏,果不其然在我发现她的时候已经逃不掉了,她就像一头发狂的狮子,咆哮,发狂,最后我被打的遍体鳞伤,一条条勒痕清晰可见。外面雨的越来越大,雷鸣闪电和我的哭声夹杂一起,可能老天在可怜我,为我哭泣。

  我这个人有底线的,没有触碰我底线的事情我都可以接受,让我做家务,让我端水弄柴我都可以接受,我就当是锻炼我的意志力了,但我讨厌欺骗,我不能忍受污蔑和陷害,我真不知道她一天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手段来对付我,她总喜欢一个人自导自演,她总是事先自己把钱藏起来,然后煽动村里的所有人来家里看热闹,污蔑说我是小偷,说我偷了她的钱,把我的衣服全扔出来叫我滚,衣服都用袋子装好的,什么都像是准备好的一样,让我百般出丑后自己又把钱拿出来在众人面前教导我,摆出一副好妈妈没有教导好子女自责的表情,真是可惜奥斯卡小金人没有颁给她,最令人失望的是爸爸也同样相信她的鬼话,他愤怒的呵斥我让我滚,我害怕会就这样离开爷爷,所以不管说什么我都忍着装在心里。搞笑的是同样的一件事情她能做六次,更搞笑的是爸爸竟然义无反顾的相信她六次,我觉得要不是因为爷爷我可能早已经离家出走。我开始怀疑爸爸是不是要舍弃,他是不是讨厌我了,一点也感觉不到爸爸的爱,我无助,我害怕,爷爷总是安慰我说爸爸有不得已的苦衷,我理解他。

第五章 噩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