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出生社会

  小时候总渴望长大,觉得长大好,可以无忧无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想出门闯荡,让家里的人另眼相看,可真到离别那天却是万分不舍。依稀记得离开故乡的那天,正月的寒冬好冷好冷,手脚冻的通红通红,就连心脏都感觉冻的不能跳动,告别爷爷,告别叔叔婶婶和妹妹,独自一人背上行囊,背井离乡,第一次离开亲人的感觉很无助。坐上一辆老式的九座面包车,一些不熟悉的面孔让我觉得压抑,觉得自己像是一头被束缚的羔羊,我坐在位子上纹丝不动。车子缓缓前行着,在乡间的小路中颠簸,窗外的景物不断的移动,,家乡的老屋离我越来越远,直到变成了一个模糊的轮廓。我原以为故乡离我很近,也就是一班火车的距离。然而,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对于它是多么地陌生。

  春天未到,大地却已经迫不及待慢慢苏醒,萌芽破土而出。沿途经过无数个城市,繁华的,简朴的。坐在车上,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抽离感,觉得自己少了点什么却有无法表达,没有任何词语能描绘出那种情绪。想到下车以后的城市不再属于自己,想到那里形形色色的人的笑脸背后都不知道隐藏着什么,自己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惧怕来到自己不熟悉很陌生的环境。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夜深,马路上却还是人来人往,我置身于夜晚的城市中,站在喧嚣和车水马龙的另一端,绽放的霓虹灯编织了夜的美,却抹不去心中暗淡的色彩.城市在男男女女手上轻摇的酒杯中倾听着人们心灵的最深处.看惯了眼前模模糊糊的色彩,那色彩在记忆中缓缓流淌。

  温州的第一年,姑姑一家人给了很多照顾与温暖,亲情磨灭了我对新环境的恐惧于抵触。大城市灯火辉煌,高楼大厦,灯红酒绿,使我对未来有了无限遐想和憧憬。后面一直住在姑姑家里,和他们一起生活,大家庭总让人感觉温馨和幸福。很快我开始我的工作,我的第一份工作很普通,一份低薪并辛苦的工作。和姑姑进入一家拉链厂,底薪一千八,我每天起早贪黑,晚上加班到十一二点,慢慢的时间久了,我开始抱怨和苦恼,可姑姑常跟我说;她们刚初入社会的时候,每天吃一元两元的酸菜,工资月薪就三四百元,何尝不辛苦。姑姑一直是我的榜样,不管做什么事情,哪怕很辛苦我都会咬牙挺过,因为我时常拿姑姑做比较,同是女人她可以的,我一样可以,再者我本不是娇娇之子,自己选的路,哪怕再苦再累跪着都要走完。当然偶尔也会耍耍小脾气,经常惹姑姑姑父生气,我很抱歉。出门拼搏的第一个春节和姑姑一家人在一起过,回想那晚,温州迎来第一场初雪,平房里灯光特别的明亮闪烁,一家人和谐的欢笑声不时的传出屋子,和哥哥弟弟一起守岁,姑姑姑父给我们每人一百压岁钱,由此想到小时候过年和爸爸爷爷一起过年,爷爷和爸爸会给一元或两元最多的压岁钱,现在一下增长到一百元,却觉得特别不习惯,由于我现在也是上班的人,所以我也理所当然的给弟弟发了压岁钱,礼尚往来。

  二零一一年,也就是来温州的第二年,对外面的世界开始熟悉,打开心扉开始接受一些人或事,而对家乡的记忆开始慢慢模糊,对一些人或事开始慢慢淡忘。一年时间里学到很多东西,结识了新的朋友,开始了新一年的生活。我离开了拉链厂,和朋友进入一家电子厂,从小厂进入大厂给我的感觉就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从一个小集体到一个大集团,一切又是从零开始。每进入一个新的环境就是尝试和体验。每天穿着蓝色的工作服在车间里游荡,每天在忙碌的行人中穿梭,在那些七嘴八舌的八卦里活着,那些烦杂讨人厌的工作规则,和一些坐在办公室不作为,而狐假虎威的人是多么使人厌恶,一些打着爱你的旗号对你不怀好意的人是多么假仁假义,一些揣着明白装糊涂,心里打着小算盘小心机的人又是何等虚伪,人总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你现在面对的是谁,他心里在想什么。且人永远不可能得到满足,当你工资低的时候你想要工资高的地方,当你工资高的时候你想要休息,当你觉得自身改变良好的时候,又觉得现在的工作环境不适合自己,却未想过人家需不需要你。以前总是那么洒脱,没什么太远的想法,只是想过好现在,不会顾及未来。温州的一年两年三年,我还是那个我,除了岁龄和容貌在一点一点变化,其他依然无故。

第九章 出生社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