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4 : 协议

  蓝天、白云、飞跃在空中的鸟儿、微风的声响,学生们欢笑谈天进入学校......往常的一天即将开始。

  宁静的图书馆中有两道一高一矮的身影隐藏在最深处最角落的书架边。

  韩以狼双手紧紧扣在江夏兔的腰上,不允许少女再后退,双唇亲密无间的贴着她的唇瓣,辗转吸吮着少女的嘴唇。

  江夏兔有些狼狈的被迫承受韩以狼的亲吻,双手抵着他的胸膛,不许他再贴近,略有点呼吸困难的想避开韩以狼的吻。

  江夏兔半睁开了紫眸,看着近在咫尺韩以狼的脸庞,思绪回到了昨天......

  韩以狼笑问:“如何?肯相信我的话了?”

  江夏兔沉默的看着他,有种强烈想揍碎他那张笑颜的冲动,要不是她自制力好,她相信他已经被她揍上很多次了。

  韩以狼望着江夏兔,轻笑着问:“妳现在很想揍我吧?”

  江夏兔淡定的面具挂得非常稳,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没啊,你想多了。”

  韩以狼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所以。”江夏兔看着他,眉心微皱:“刚才真的是因为诅咒?”

  “嗯,我很抱歉把妳牵扯进来。”韩以狼有些歉意的说。

  “呵,原来你也知道抱歉啊?”江夏兔环胸,似笑非笑的说。

  韩以狼没在意她的冷嘲热讽:“我原本是没在意诅咒的,再说前几年也没发作过,所以我就一直忽视到现在,也许是因为期限到了吧,诅咒在昨天发作了......然后又因为我......”韩以狼橙眸望向江夏兔,嘴边的话骤然止住了。

  “嗯?”江夏兔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干吗?”

  韩以狼倏然收回了视线,轻咳了一声:“......又因为我太难受了,且又听说妳从没有交过男朋友,我想妳应该还有第一次......好痛!”

  他还没说完,江夏兔便直接给了他脑袋一个爆栗,脸颊有些热的怒说:“所以你能不能别再说什么第一次第一次了行不行!再说我揍你哦!”

  韩以狼揉着脑袋有些不明白江夏兔为何要生气,无辜的说:“我说的第一次是指接吻,就是所谓的初吻啊,妳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江夏兔的脸颊更加红了声量不禁提高了些:“我有说什么吗?我只是让你别再第一次第一次的说而已啊!”

  看着他困惑的表情,江夏兔不禁有些嫌弃自己邪恶的思想,看人家一脸纯洁的脸孔......啊啊!她真是太邪恶了!

  江夏兔怒瞪着韩以狼,有些推卸责任的想,这家伙真的是不良少年吗?不良少年对那方面的知识不是很了解的吗?可是为啥这家伙却一脸疑惑好像真的不明白她为何发怒......

  韩以狼被江夏兔瞪得有些无言以对,以为她在生气他夺走她初吻的事情便真诚的道歉道:“......我真的很抱歉夺走了妳的初吻......”韩以狼抬眸看着江夏兔:“还有,虽然不是妳自愿的,但我还是要感谢妳救了我的命......”

  江夏兔看着他真诚的脸,心中不禁叹了口气,他是故意的吧?道歉道得这么真诚又说是她救了他......摆明就是为了让她不能再对他恶言相对......

  见江夏兔没说话,韩以狼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忐忑:“妳还在生气吗?啊!还是因为那时我在大家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所以妳还在生气?那我现在就去和他们说清楚!”

  说完,韩以狼便站起来要返回学校被还坐在地上的江夏兔一把拉住:“你等一下啦!”

  “干吗啦?现在不去说清楚的话,大家会误会更深的。”韩以狼是这么说的,但也没有主动挣脱江夏兔拉着他的手。

  江夏兔看着他,心中真心的开始疑惑了,韩以狼真的是问题少年吗?如果不是那些违规的穿着和他身上隐约散发出来的黑暗气场的话,江夏兔真的会以为韩以狼是那种被别人狠狠践踏打压在地没法反抗的抖M少年......

  再次无奈叹气,江夏兔松开抓住韩以狼的手,有些不太情愿的说出自己的心情:“我没生气,但也不想接受阻止诅咒的方法。”

  “可是不接受的话,妳会死的!”韩以狼有些激动,单膝跪在江夏兔的面前,双手抓住她的肩膀:“真的会死的!”

  江夏兔默,忍下想吐槽他的冲动。

  讲得这么激动干什么?好像不接吻死的只有她似的,他自己不也会死吗?

  “妳得相信我!”韩以狼坚定的说,抓着少女肩膀的手也随着收紧,仿佛想告诉她他的坚持与认真。

  “啊啊!你抓得我好痛啊!放手啦!”江夏兔被韩以狼抓得既无奈又没辙,抬手拂开了他抓住她的肩膀的手,紫眸直直的看着韩以狼没说话。

  韩以狼紧张的看着江夏兔,担心她还是不肯接受制止发作的方法。

  江夏兔看着他真心的觉得他越看越像忠犬啊!明明是叫狼的不是吗?!!她深深的又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啦,虽然真的不想再跟你接吻了,但是为了活命,我会忍耐的,记住!我是为了活下去才会继续跟你接吻的哦!”

  “呵。”韩以狼失笑:“行,只要妳肯相信我的话,这就够了。”

  江夏兔望着他,心中第N次困惑,他真的是问题少年吗?看起来很听话乖巧啊,当然,是把违规的穿着排除的话啦!

  “怎么了?”韩以狼见她一直望着他。

  “问你个问题行吗?”江夏兔说。

  “嗯。”韩以狼点头,满不在乎的说:“妳问吧。”

  江夏兔看着他,头脑编辑着不让人排斥的台词:“为什么......你会被人下诅咒?”

  韩以狼的橙眸明显一缩,随后逐渐深邃,他垂下了眼眶,似是回忆起什么,整个人透出淡淡的忧伤。

  江夏兔注意到他一瞬间的表情,暗骂自己问的太直接又或者说她一开始就不该问的,江夏兔抬起手绕着脸颊,笑得不怎么自然的说:“不说也没关系的,抱歉,我不该问的。”

  “不,不是那样的。”韩以狼抬眸看着江夏兔,橙眸里依旧流露出一丝丝淡淡的忧伤:“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总之就因为这个因为那个......”韩以狼微勾起嘴角,并没有很在乎自己的诅咒:“就这样被下咒了。”

  江夏兔知道他不想多说,毕竟被下咒也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就算很好奇原因,她还是懂得适可而止的,他不想说,她就不多问,就这样。

  韩以狼看着江夏兔又郑重的道歉一次:“真的很抱歉,我真的真的不是有意把妳牵扯进来的。”

  “行了。”江夏兔不在乎的摆了摆手:“都已经把人牵扯进来了还客气什么。”

  韩以狼有些无奈,但还是笑了笑:“那妳是答应了对吧?”

  “是,为了活命我能不答应吗?”江夏兔忍下想翻白眼的冲动。

  韩以狼咧开嘴一笑,伸出右手:“我叫韩以狼,虽然介绍的有点晚,但还是请多指教了。”

  江夏兔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停顿了几秒才慢吞吞的伸手握住韩以狼的手:“江夏兔,请多指教了。”

  ......

  江夏兔收回思绪,抵在韩以狼胸前的手微用力,推开了吻得有些过火的少年,用手背遮住有些滚烫的嘴唇,声音有些气喘的说:“......已经可以了吧?”

  “......嗯,抱歉。”韩以狼也和江夏兔一样用手背挡着自己的嘴唇,橙眸微垂下的说。

  两人同时沉默了下来,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又再沉默了几秒,江夏兔眨了眨紫眸,拿起脚边的包包:“那我先走了,上课要迟到了。”

  “哦......哦。”韩以狼不太自然的回应,橙眸看着她快步离开的背影,等江夏兔的身影完全消失了以后,韩以狼才靠上书架,缓缓的蹲下来,长指插入金发内,想起刚才有些失控的吻,他不禁有些苦恼的喃喃自语:“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Chapter 4 : 协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