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7 怜惜的心情

  蓝天白云,微暖的阳光从空中照射下来,轻凉的风徐徐的吹奏着,韩以狼独自一人站在一间很陈旧很窄小且很偏僻的房子外头。

  韩以狼抬着橙眸,有些不可思议的打量着眼前这间又小又旧的房子,不禁喃喃自语了起来:“竟然有人住在这么小的房子......”

  “啪沙!”

  一包果汁包装水在韩以狼不注意的时候精准的砸中了他的额头。

  “好痛......!”韩以狼出声的同时也抬起手接住了往下掉的包装水,垂下橙眸便看见从房子出来怀里抱着一只小柴犬的江夏兔。

  “住在这么小的房子还真是抱歉啊。”江夏兔皮笑肉不笑的说。

  韩以狼对江夏兔那要杀人的表情故作不见,一边悠闲的拔开吸管喝果汁一边又欣赏着房子的外观问:“不过,妳真的不打算招待我进妳家吗?”

  江夏兔抱着小柴犬走近了韩以狼,长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小柴犬的身体:“我之前就说过了吧?我不会招待你进我家的,而且你不是嫌它小吗?那干吗还要进去?”

  “啊啊,所以妳的意思是说只要我不嫌它小,我就可以进去了?”韩以狼故意扭曲她的意思,笑得迷人又欠扁的问。

  江夏兔瞬间进入吐血的前夕:“......跟你说话,果然要有很大的心情装备啊,不然一定会被你气死的。”

  韩以狼眯眼微笑的接受了江夏兔的话:“谢谢妳的赞美。”

  江夏兔睨着他,忍不住吐槽:“我在赞美你吗?”

  韩以狼一脸纯真:“诶?难道不是吗?”

  江夏兔的眼角抽了抽,无言以对。

  韩以狼注意到她眼角的小动作,轻勾起嘴角,故作疑惑的问:“咦?妳的眼睛怎么了吗?是抽筋了还是进沙子了?”

  江夏兔彻底战败了,忍下想要掐死某人的冲动,开出了另一个话题:“我已经到家了,你还不走吗?”

  “我就这么让妳讨厌吗?”韩以狼问得有些悲伤,但橙眸却似是很有兴趣的看着在江夏兔怀里的小柴犬。

  江夏兔很想吐槽他表里不一的举动,但还是知心的把怀里的小柴犬端给韩以狼:“喏。”

  “诶?”韩以狼怔了一下:“什么?”

  江夏兔叹息:“你不是想抱吗?如果是我多心了,那就算了。”

  说着,她就要缩回端出小柴犬的手。

  “啊,等等等等等!”韩以狼着急的拉住江夏兔要缩回去的手。

  江夏兔挑眉:“干吗?”

  “我想抱抱它......”韩以狼问得小心翼翼的,仿佛害怕被拒绝一样,橙眸中隐约透出一股本不该属于他的胆怯:“行吗?”

  江夏兔先是怔了一下,但也没想太多,小心的把怀里的小柴犬放到韩以狼的怀中:“小心点,别把它给摔了。”

  “嗯......”韩以狼抱着小柴犬,橙眸十分稀奇的打量着怀中乖巧的小柴犬,橙黄色的毛发、大大的黑眼睛、小小的身体......

  小柴犬并不怕生,很乖巧的腻在韩以狼的怀中,吐着粉色的小舌头,煞是可爱。

  韩以狼嘴角倏然勾起了一抹纯真的笑容:“它很可爱。”

  “当然!”江夏兔露出自豪的表情:“它可是我最可爱的家人啊!”

  “噗。”韩以狼失笑,橙眸好笑的看着她:“那妳最不可爱的家人是谁啊?”

  “也是它哦。”江夏兔轻轻一笑,伸出手轻抚着小柴犬的头。

  “什么啊,我还以为妳会说是弟弟还是妹妹呢。”韩以狼一笑,没什么含义的说出一般人会说出的答案。

  江夏兔的紫眸微微一暗,唇边的笑容也淡了些,她淡淡的开口:“大概吧,谁知道呢,我身边又没有那样的人物。”

  她说这话的时候正好吹起了风,吹动了她乌黑的发丝,她的目光微微凝视着远方,透出了淡淡的忧伤。

  “诶?”韩以狼摸小狗头的手顿了一下,橙眸抬起,望见的是江夏兔没什么情绪但又隐约有着淡淡寂寞表情的脸蛋。

  看着这样的江夏兔,韩以狼深深的思考着一个问题......

  他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干吗这样看着我?”江夏兔抬起紫眸问。

  “......没什么啦。”韩以狼似想到了什么,橙眸微暗了下来又瞬间恢复了明亮,他轻勾着嘴角说:“我只是想说,反正妳还有父母在,还害怕以后会没有兄弟姐妹吗?”

  “呵。”江夏兔看着韩以狼:“那我想我这一辈子是不会有兄弟姐妹了。”

  “为什么要这么说?”韩以狼好笑的问。

  “因为......”江夏兔伸手轻抚着小柴犬的头:“我没有父母啊。”

  韩以狼的瞳孔倏然缩了一下。

  江夏兔没注意到韩以狼的神色,继续说:“所以啊,我相信我这一生和兄弟姐妹这些人物是没啥缘分了......”

  韩以狼的橙眸似溢着心疼的望着正低着头勾着唇角和他怀里小柴犬嬉闹的江夏兔,心脏不禁猛抽了一下,疼得厉害,他抱着小柴犬的双手有些无意识的松开,依偎在他怀里的小柴犬瞬间往下落。

  察觉到韩以狼动作的江夏兔眼明手快的伸手托住了往下掉的小柴犬,扶稳小柴犬后,她略有些怒意的抬起紫眸:“你这家伙在干什么啦?我不是说了别把它给摔了吗?你是......呜哇!”

  江夏兔的话才说到一半,韩以狼便伸手一把拉过她,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

  江夏兔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知道她必须护好被她抱住的小柴犬,不然它一定会被他们挤成肉饼的。

  也许是感受到韩以狼周围所散发的忧伤气息,江夏兔就稍微乖巧了一下,让他抱在怀里,他们谁也没和谁说话,就只是这样安静的待着。

  良久,实在受不住这种沉默气氛和暧昧姿势的江夏兔空出一只手推开了韩以狼:“......已经可以了吧......”

  被推开的韩以狼低垂着头,耀眼的金色发丝轻盈的覆盖下来,在微热的阳光下透出一股温暖又迷人的光芒,明明应该是这样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江夏兔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悲伤气息......

  “你怎么了?”江夏兔不太习惯此刻的韩以狼,她和他接触过几次,此人一向自信满满、时而冷冽、时而傻气,可她从没见过他悲伤失落的神情。

  “没事。”韩以狼抬头,橙眸里有着一丝异常的平静,仿佛什么也映不进去,一片空白,他看着她勾起一抹算得上笑容的弧度:“对不起,聊起妳敏感的话题了。”

  “我没事,反倒是你没事吧?”江夏兔看着他没有笑意显得有些苍白的笑颜:“你的脸色有点差啊......”

  “呵,妳在担心我吗?”韩以狼的笑容深了一些,橙眸中有了一丝笑意甚至含了一抹戏谑味道的看着江夏兔问。

  “算了,你去死好了。”江夏兔眼角抽动的别开了视线。

  “诶?为什么?”韩以狼装可怜的绕到她的视线里,轻笑着说:“如果我死了妳也活不成了不是吗?”

  江夏兔嘴角一阵抽动,真心的连吐槽的欲望都失去了,决定不再理他了,转身返屋:“好了,你就快点回去吧。”

  “为什么啊?难不成妳家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吗?”韩以狼笑着屁颠屁颠的又跟上了江夏兔。

  走到家门口的江夏兔似是无奈的回过身,紫眸沉默的睨着韩以狼。

  “妳干吗这样看着我呢?”韩以狼笑眯眯的问:“啊,难不成妳是在想什么下流的事情吗?”

  “不是。”江夏兔皱眉反驳,轻叹了口气才再望回少年说:“我是在想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安静的离开......”

  “噗哈哈。”韩以狼倏然笑了起来:“看来我真的很不受妳欢迎呢。”

  “你知道就好。”江夏兔凉凉的说。

  “知道了,知道了。”韩以狼敷衍的点头:“我走,我现在就走,行了吧?”

  “很行,慢走,不送。”江夏兔一次性的把话说完,连声‘再见’都省了。

  韩以狼一笑,伸手揉乱了江夏兔的长发。

  “喂!你干什么啦!”江夏兔想空出一只手来拍开少年作乱的手,但又怕自己在闪避的时候会不小心摔了怀里的小柴犬,所以她只能狼狈的闪躲着他的手。

  韩以狼深了笑容,手没有停止动作:“那我走喽。”

  江夏兔躲累了,直接放弃站着不动的让他揉乱她的发丝:“是是,请走好啊,王子大人。”

  韩以狼依旧笑着,手又揉了揉她的长发才转身离开。

  江夏兔顶着一头乱发站在家门前望着韩以狼离去的背影,有些下意识的空出一只手抚上自己的头。

  她似乎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呢,感觉有些微妙呢......

  想到一半,江夏兔一顿,倏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的手没沾着狗毛吧......?”

Chapter 7 怜惜的心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