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8 : 没听见就是没听见

  隔一天。

  在太阳才刚升起的早晨,站在树枝上的鸟儿已开始歌唱,万物随着每一天的节奏苏醒过来,重复着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

  玄关处,一道纤细的背影坐在地面上整理着自己的鞋袜,然后套上一双褐色的皮鞋。

  “好了。”江夏兔轻轻一笑,回身伸手摸了摸靠过来小柴犬的头:“毛毛,我走喽,家就拜托你了。”

  “汪!”小柴犬似懂非懂的叫了一声。

  江夏兔笑,又摸了一下小柴犬的头,站了起来,开门出去。

  在打开大门的瞬间,韩以狼的俊脸便直直的映入江夏兔的紫眸中。

  “早上好......”

  “啪!”

  几乎是同时,在韩以狼出声的瞬间,江夏兔也下意识的一把关上了门。

  站在外头的韩以狼默了,同时也囧了。

  他长得像怪物吗?用得着以秒速关门吗?这孩子实在太伤人了......

  而在屋内的江夏兔自己也静默了。

  她干吗要关门啊?直接忽视他离开去补习班不就好了吗?

  江夏兔暗骂自己做了蠢事,现在怎么出去啊......

  “喂,江夏兔。”在外面的韩以狼敲了敲门:“妳还活着吗?”

  江夏兔沉默的站着,没听见、没听见、就是没听见,她现在要假装生病混过去。

  “喂,妳还活着对吧?活着的话就应一声啊喂。”韩以狼的声音再次从门外传进来。

  江夏兔依然保持着刚才关门的姿势,继续沉默着。

  没听见、没听见、还是没听见......

  在门外的韩以狼静等了几秒,屋里的人还是没回应,韩以狼张口本想说话的时候,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刚才江夏兔关上门的时候他并没有听见锁门的声音,所以换句话说,韩以狼橙眸对上他眼前这扇看上去有些脆弱的日式拉门,这门没上锁......

  韩以狼脸上出现一抹邪笑,在他一边伸出手准备推门的时候他也一边开口说:“喂,江夏兔,妳确定妳要一直这样保持沉默吗?”

  当然!这不是废话吗?

  江夏兔心中确定的想,她还奇怪他怎么突然安静下来呢。

  在江夏兔还琢磨着韩以狼什么时候会走时,属于韩以狼的声音又从门外传了进来:“好吧,既然妳这么坚持保持沉默,那我只好进去找妳喽......”

  诶?

  江夏兔怔了一下。

  进来找她?

  江夏兔骤然反应过来,伸手去拉门的同时,外面的韩以狼也伸手推门了,两人就这样一拉一推的僵持着。

  “呵,妳这不是在吗?”韩以狼轻笑推门的手一点都不退让,硬是要把门推开:“刚刚为什么不回答我啊?”

  “啰嗦!不要你管啦!”江夏兔用尽全力的拉着门。

  “为什么啊?我这不是担心妳吗?”韩以狼笑得十分愉快,轻而易举的便把江夏兔的力气给支撑住了,他惊奇的发觉她的力气其实没有很大,他只出了三分之一的力气就差不多可以比过她的力气了。

  韩以狼一笑,心想着这就是女孩子是吧?瘦瘦小小的,让人心惊胆战的同时又令人如此着迷......

  由于隔了一扇门,江夏兔没见到韩以狼的表情,只知道她必须专注精神的拉着门,才能阻止韩以狼推开门。

  就在江夏兔想出更多力气去拉门的时候,她的心脏骤然抽痛了一下,紧接着是一阵又一阵异常的阵痛,江夏兔早忘了自己必须拉门的事情,本能的伸手抓住了胸前的衣服,想要以此来缓和从内部发出的阵痛感。

  江夏兔一松开门,外面的韩以狼没预料到这样的剧情,有些狼狈的推开了他一直想要推开的门,抬起橙眸便望见江夏兔忍痛的脸,然后是失力往后倒去的身影。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江夏兔往后倒去的瞬间,韩以狼慌张的伸出手去拉住江夏兔以免她摔倒在地,就在韩以狼松气要把少女扶稳时,认出韩以狼的小柴犬倏然朝着韩以狼的腿扑了过去。

  韩以狼惊呼了声,身形瞬间不稳,本还想扶住江夏兔的他知道自己已经平衡不了两人的身形了,为了不让江夏兔受伤,韩以狼在两人即将摔倒的时刻把他和江夏兔的位置一转,以他垫底的姿势摔在了地面上。

Chapter 8 : 没听见就是没听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