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11 : 小名?

  就这样两人把战利品塞进专设给玩客用的存放柜,找了附近不远处的一家甜品屋各点了一份巧克力派、水果派、一杯苹果汁和一杯奶茶便坐下来休息了。

  江夏兔依然带有点小兴奋的心情观察着甜品屋的装潢,可能因为是游乐园的一部分又加上来的客人不是小孩就是情侣,所以店里的装潢更偏向可爱的风格,漆色则以淡粉红和白色为主,看上去是间比较女性化的甜品屋。

  看着她的韩以狼浅浅一笑:“玩得开心吗?”

  “嗯。”江夏兔把视线望向韩以狼重重的点头咧开嘴:“超~级开心的。”

  “噗。”韩以狼掩嘴失笑:“那就好。”

  江夏兔紫眸一怔,她骤然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个少年笑起来很好看,真的很好看......

  察觉到少女的视线,韩以狼问:“怎么了?”

  “没。”江夏兔迅速收回自己的视线和思绪,拉出了另一个话题:“你常来吗?”

  “诶?”韩以狼顿了一下才回答:“不常来哦,不过小时候倒是经常来直到......”

  韩以狼说着话,表情从怀念变成忧伤,然后就不再继续下文了。

  少年微微蹙眉,骤然想起了那一天下的大雨、救护车和警车的响铃声、堆挤围观的人群、被众人拉住大声哭喊的自己与那只从救护推床垂落下来沾满鲜红血液的手......

  韩以狼的手下意识的抓紧了他一直戴着由两条缠绕在一起、不同纹路链子组成的银链,脸上的表情有着淡淡的懊悔。

  江夏兔听着觉得奇怪,本想问,但又注意到韩以狼的表情不对便刹住了声音,气氛顿时僵住了,而江夏兔一瞬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不会把气氛弄得更僵。

  就在江夏兔还在烦恼该不该说话的时候,他们点的食物上桌了。

  服务生是位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少年,是个有着漂亮样貌、轻盈褐发、一双褐眸随时都在放电的少年。

  “这是您点的餐点。”少年动作优雅的从托盘上把甜点放到桌上:“请慢用......阿勒?”

  江夏兔注意餐点的紫眸被少年的声音吸引过去,只见服务生少年望着韩以狼有些不确定的叫:“韩以狼?”

  “嗯?”韩以狼骤然回过神来,松开了抓住银链的手,闻声望去,惊讶的出声:“花瑞书?你怎么会在这里?”

  韩以狼倏然笑容满面,站了起来给那个叫花瑞书的少年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又松开,韩以狼依然保持着笑容:“好久不见啊,你从美国回来了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啊?”

  “是前几天才回来的。”花瑞书微笑:“如何?过得好吗?”

  “我过得很好啊,你呢?习惯美国的生活吗?”韩以狼笑着又问。

  “不怎么习惯。”花瑞书摇头,唇边露出无奈的笑容:“所以你没看我才去了半年就跑回来了吗?”

  “啊哈哈......你这没恒心的家伙。”韩以狼轻笑着数落花瑞书。

  在一旁的江夏兔一边吃着巧克力派一边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心中大概猜出了他们的关系。

  花瑞书本还想说什么,褐眸注意到了江夏兔的存在望向了韩以狼问:“诶?这女孩是谁?”

  “啊!抱歉,忘了和你介绍了,她是江夏兔......”韩以狼刚说了江夏兔名字,花瑞书的脸上瞬间闪过了一抹呆怔,但很快又恢复正常:“......我们现在姑且是......朋友吧?”韩以狼似有些不太肯定的介绍。

  诶?朋友?

  一阵惊讶的表情闪过江夏兔的脸,倏然开始疑惑。

  他们是朋友么?

  抓到她瞬间表情的花瑞书轻轻一笑,向前伸出自己的手友善一笑:“初次见面,我是花瑞书,是这家伙的死党,半年前因为某些原因暂时离开这里去了美国生活。”

  “你好。”江夏兔礼貌性的回握花瑞书的手。

  在她想要松开手的时候,花瑞书倏然握紧了她的手不让她松开,江夏兔奇怪的看着他,花瑞书也淡笑着望着她。

  韩以狼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人。

  “可以请你放开我的手吗?”江夏兔微笑问。

  花瑞书嘴角一勾,不回答她的问题也没松开她的手反是开出另一个问题:“我可以叫妳小兔酱吗?”

  “蛤?”江夏兔错愕。

  韩以狼也是一怔。

  “不行?”花瑞书骤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褐眸低低的垂着,他身体的周围似乎还散发着淡淡的伤悲,好似不让他叫他就遇上世界末日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江夏兔觉得在她眼前的这个少年不是一个少年,而像一直正在垂头丧气的大型黄金犬,是她眼花产生错觉了还是这个少年本来就有这样的气质?

  可他的身上又隐约透着一股不可忽视的压迫感,两种摘然不同的气质同时散发在这个少年的周围,江夏兔必须一再忍耐才可以阻止自己想抬手揉眼睛的欲望,但她对他此刻的表情真心的没辙,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所以她便淡淡一笑:“也不是不行啦,就随你喜欢的叫吧,反正就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嘛。”

  听见江夏兔允许花瑞书用小名叫她,韩以狼有些震惊也有些不是滋味,他还以为她会不肯呢......

  “诶?真的吗?”花瑞书的脸瞬间充满了阳光:“真的可以叫妳小兔酱吗?”

  “嗯。”江夏兔点头。

  “那就请多指教喽,小兔酱。”花瑞书眯眼咧开嘴笑:“啊!如果妳要叫我小书的话,我也没关系的哦。”

  “呵,那就不用了。”江夏兔一阵干笑。

  在花瑞书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旁看不下去的韩以狼向前把两人从刚才就握到现在的手强制性分开,然后挡在江夏兔的前面:“好了好了,把手分开啦,瑞书,你不是在工作吗?还一直在这里闲聊,等下被老板骂的时候可别赖在我们身上啊。”

  花瑞书一怔,褐眸向上望去,有些无语问苍天中,看来某人很明显的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整间游乐园包括这家甜品店可都是他家开的啊,花氏集团的分业之一啊,他只是当作学习才来这里工作的啊......

  但是,等等......

  花瑞书有些不可思议的把视线望向韩以狼。

  他这是在吃醋吗?是在吃醋吗?

  花瑞书被自己的想法给雷到了,然后内心一阵干笑,开始找借口推翻这个可笑的想法,直到......

  “你还不走吗?我们等下还要继续玩呢,不快点吃完的话就没时间玩了。”韩以狼开始驱客的说。

  花瑞书嘴角一阵抽动,是吃醋啊!且是捧醋狂饮的那种啊!花瑞书不禁有些鄙视起某人了,刚才他那副高兴他回来的样子一定是装的,绝对是装的!

  算了,他不跟小心眼的男人计较,花瑞书一把拉开挡在江夏兔前面的韩以狼,微弯下了腰和坐着的江夏兔对视,他笑说:“那么,小兔酱,我们下次再见了。”

  “嗯。”江夏兔点头。

  “好了好了,你快回去工作啦!”韩以狼扯开和江夏兔对视的花瑞书,然后把他推离他们这一桌。

  “知道了啦,小气男!”花瑞书哭笑不得的离开。

  韩以狼有些闷闷不乐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吃着他点的水果派。

  江夏兔没什么注意,低头吃着自己的食物。

  走回柜台的花瑞书望着各自吃着东西的韩以狼与江夏兔,褐眸渐渐深邃起来,有些喃喃自语的说:“江夏兔吗......?”

Chapter 11 : 小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