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22 条件

  又是早晨。

  江夏兔和以往一样坐在玄关处整理鞋袜,弄好后习惯性的回身摸摸毛毛的头,把昨天从花瑞书那里收到的手机用说明书教的方式插入电话卡、开机后调成了静音模式塞进了裙袋出门了......

  就在江夏兔锁上门正转身的时候,几道黑影朝她扑了过来......

  7:45a.m.

  背靠着校门篱笆的韩以狼看着手机荧幕的时间,微皱起了眉头。

  已经上课15分钟了,江夏兔那丫头怎么还没来啊?

  韩以狼一怔:“难道是发作了?”

  在他打算去找江夏兔的时候,打着呵欠迟到的花瑞书从不远处的转角处走了过来:“哟,以狼,早啊......”

  “早啊,瑞书......”韩以狼站直身子,和他打招呼,但橙眸却一直在东张西望的看着四周围。

  “你在找什么啊?”花瑞书好笑的问。

  “江夏兔......”韩以狼望向花瑞书:“你来的时候有看见江夏兔吗?”

  “没有哦,怎么了吗?”花瑞书摇头本想逗逗他的,但又看见他表情很难看便不闹他了,花瑞书伸手擦掉了他脸颊边的汗水:“瞧你紧张的。”

  花瑞书见他根本放松不下来便说:“我打通电话给她吧,虽然不知道她开机了没有......”

  说着,花瑞书便从口袋掏出手机,拨了通讯录仅有的几个号码中属于江夏兔的电话号码。

  “但是那家伙没有手机啊......”韩以狼紧张的看着花瑞书。

  “昨晚我给了她一台......”花瑞书垂下了手里的手机:“电话通了,但没人接......”

  “唉!不管了!”韩以狼丢下一句话,连地上的包包也不拿的就跑了起来。

  “喂!你的包包......!真是的!”花瑞书继续打着江夏兔的电话,随手扫起了韩以狼放在地上的包包后也追了上去。

  韩以狼一路跑到江夏兔的家外面,然后拼了命的拍打着门:“喂!江夏兔!妳在家吗?喂江夏兔!”

  花瑞书跑到时便看见韩以狼像疯子一样的一边拍着江夏兔家的门一边大吼大叫的,花瑞书抚额,幸好这附近没什么人经过,不然韩以狼那家伙一定被请到警局去问话的......韩以狼那家伙真是的!不为自己着想也为他这个朋友想一想啊!如果他真的被请到他家问话的时候,他怎么向他那位身为警长的父亲解释啊......明明身为下一任的警长却放纵自己的朋友去骚扰别人......

  想到自家那位常年面无表情的警长父亲,花瑞书的心不禁冷了一半了,抬眸便看见韩以狼已经抬脚要去踹江夏兔的家门了,花瑞书骤然冲向前阻止他:“喂喂喂!你这疯狼!冷静一点啊!”

  “放手啦!江夏兔那家伙可能已经倒在里面了!”韩以狼挣扎着要挣脱花瑞书扣着他的手。

  花瑞书本想让他冷静下来的,但眼角却骤然瞄见了韩以狼脚边有一串锁匙,他拉着韩以狼一起蹲了下来,一手抓着韩以狼一手去捡起锁匙:“你冷静一点啦!再这样下去真的要被请去警局了!你看,这里有串锁匙......”

  “那不是我的。”韩以狼草草扫过一眼那串锁匙,本想挣脱花瑞书的手站起来的,橙眸骤然一顿又望向了花瑞书正要收起的那串锁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我认得这串锁匙!这是江夏兔的!”

  “你确定?”花瑞书问。

  “我确定!我认得这个吊饰!”韩以狼直盯着和锁匙扣在一起、纯蓝色、看上去十分可爱的兔娃娃吊饰,虽然他是看过一眼,但这个吊饰是那时他们一起去游乐园玩枪击游戏时获得的战利品,因为当时拿到的时候,江夏兔看上去很开心,所以他印象非常深刻。

  “如果说这串锁匙是小兔酱的话......”花瑞书抬眸望向韩以狼:“那它为什么会在家外面而不是在家里面?”说着,他伸手去拉了一下门:“而且门是锁着的。”

  韩以狼的脸色微微刷白了:“......那你的意思是说江夏兔那家伙可能被人抓了......?是这个意思吗?”

  “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但不能排除那个可能性。”花瑞书垂眸看着手里的锁匙。

  在韩以狼正要说话的时候,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啪,啪,啪。”的拍掌声。

  两人猛地转过身去,看见了一个身穿着他们学校校服、长得很清秀美丽、留了一头乌黑长发、有着黑色双眸的少女。

  少女放下了手,微微一笑:“该说真不愧是对悬疑片有研究的花氏警察特工世家的公子,花瑞书少爷呢,脑袋转得真快。”

  花瑞书眨了眨褐眸,稍静了一下,动作不太明显的点了一下手机的荧幕才缓缓的站起来说:“虽然很谢谢妳的赞美,但是,我研究的不是悬疑片而是惊悚片的说......”

  少女默了一下,迅速从裙袋里抽出手机,一边翻找着什么一边喃喃自语的说:“啊勒?搞错了吗?怎么会呢?明明情报是写悬疑片的啊......”

  花瑞书又看了一下少女,侧脸问也站了起来的韩以狼:“是你认识的人么?”

  “谁认识这种家伙。”韩以狼一点都不在意少女,本还想说他和花瑞书分开去找江夏兔好了,谁知少女突然抬头哭嚎道:“什么叫‘谁认识这种家伙’啊!我不是昨天才跟你告白的二年三班的水波花梨吗!?”

  花瑞书看着少女的褐眸微闪过一抹冷厉。

  “诶?是这样的吗?”韩以狼歪头,长指点唇的问。

  “是啊!”叫水波花梨的少女哭道。

  花瑞书收回眼眸中的冷厉,手摸着下巴,有些没什么情绪的对韩以狼说:“哇,是学姐啊这个人,真好啊,以狼君,你竟然被学姐告白了,真让人羡慕啊。”

  “你用这副表情来和我说羡慕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花瑞书同学。”韩以狼鄙视他的说。

  “诶?是这样的吗?”花瑞书优雅一笑:“那该用什么表情才有说服力呢?”

  “用什么表情都无所谓吧!”韩以狼握拳:“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江夏兔啊!”

  “所以不是让你冷静一点了吗?”花瑞书说着,褐眸微微看了下手机的荧幕又抬眸:“现在太过激动的话,能看见的东西也会溜走的。”

  “但是......”韩以狼还没说完,水波花梨便一边说着一边秀出了自己的手机:“你们在找她吗?”

  “所以说为什么妳这家伙还在......”韩以狼不耐烦的望向水波花梨,但在看清她手机荧幕的画面时,他的声音骤然止住了。

  荧幕上的画面正是他们在找的江夏兔,此刻的她手脚被一条粗麻绳给捆绑住,嘴里被塞了一团白布,眼睛也被蒙了起来,身边还围了好几个身材微有些粗壮头戴黑袋子的男人,而她一直在挣扎,似是想挣开那条麻绳。

  花瑞书蹙眉,抓着手机的手无意识的收紧了。

  韩以狼死盯着水波花梨的手机荧幕,拳头不断握紧。

  水波花梨唇角一勾:“很想我放人对吧?”

  韩以狼抬眸,橙眸中尽是压抑着的怒火,他看着她没说话。

  “你的眼睛在告诉我,你想我放人。”水波花梨的笑容渐深。

  花瑞书皱眉,垂下的褐眸看了看手机荧幕。

  56%......57%......58%......

  花瑞书的眉头又锁紧了一些,心中忍不住催促着,快一点,再快一点......

  韩以狼依然看着她,没有一句话语。

  “呵。我知道你说不出口。”水波花梨依旧勾着嘴角:“也罢,要我放了她也行,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Chapter 22 条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