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24 抱歉,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呼哈......呼哈.......”在一个微暗的仓库里,一阵脆弱得随时都会消失的喘气声断断续续的响着。

  校服被扯烂、被一条已被解开粗麻绳环绕着、一条洁白松垮垮挂在脖子上、原本干净洁白的肌肤布满了许多暗红色印记、漂亮脸蛋残留着泪痕、长发披散了一地、轻喘着气、看上去十分狼狈的江夏兔无力的躺在布满血液又冰冷的地面上。

  少女血淋淋的右手微微抽动着,在右手腕上的兔头印记变成了鲜血般的深红色,似在发出警报一样。

  江夏兔半睁着紫眸,有些空洞的看着右手腕深红色的印记,思绪回到了几个小时前。

  因为眼睛被蒙住了,江夏兔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记得她把家门锁上以后,好像看见了一个少女和几个男人,然后之后的事情,她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江夏兔微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正坐在椅子上,手、脚全被绑住了,完全动弹不得,嘴巴也被塞了东西,根本喊不出声音,而放在裙袋里的手机一阵一阵的震动着,少女动了动手,真心的动不了,她却继续的挣扎着想要挣脱绳子,在她一直挣扎的同时,放在她裙袋里的手机微微滑出了一些,荧幕显示着追踪和拍摄的功能。

  室内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纸皮味和灰尘的气味,而周围什么声音也没有,就连鸟叫声也没有,她想她可能是被谁抓了,然后关在一个偏僻且空放了很久的房子或者可能是仓库,至于抓她的原因嘛,她想了想,实在想不到她有得罪过谁,而最近和她最亲近的人就只有韩以狼和花瑞书了,可花瑞书最近才回国,除非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然她相信才刚回国的人一般大多不会遇上以前的仇人。

  排除了花瑞书仇人的可能性,就只剩下韩以狼了,江夏兔实在想不出任何借口或理由来排除韩以狼仇人绑了她的可能性......

  做好推论答案后,江夏兔忍不住感叹,她最近真心的尝试了很多以前没做过的事情啊,被强迫当了制止诅咒发作的契约者、和谁一起并肩回家、和几个谁一起吃便当、和某人一起去尝试自己没试过的事物,而现在还让她体验到了被人绑架的感觉......

  江夏兔的心情莫名的复杂了起来,她现在到底是该开心还是该感到难过啊?她自己都不知道了。

  在她一边挣扎着一边乱想的时候,在她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从打开门的声音来听,门是扇用铁打造成的,而且可能已经生锈了,因为开门的人在外边转了好几次才打开。

  江夏兔停下了挣扎的动作,假装自己还在昏迷。

  “老大,你看她还没醒耶。”一个中音男说道。

  “哼,谁管她有没有醒啊,我们现在该做的只有看好她,大小姐还说如果那个少爷不答应的话,就等她指令把这女孩弄坏。”低音男说着。

  弄坏?

  江夏兔蹙眉,那是什么意思啊?

  “你们说大小姐能顺利攻下韩家少爷吗?”一个高音男突然问。

  “大小姐自有她的办法的,这不是我们能过问的。”低音男又说。

  “也是呢,反正我们只要看好这个女人就好了,我们不只能拿钱还可能可以享用到美味的佳肴,我们赚翻了~”高音男傻笑着说。

  韩家少爷是指韩以狼么?

  江夏兔默了一下,看来真让她给猜中了,这次她会被绑果然是因为韩以狼么?

  “哒沙。”

  江夏兔不明显的僵了一下,她感觉到有人正在靠近她。

  一股浓浓的烟草味扑鼻而来,弄得江夏兔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看来我们的客人早就醒了呢。”一阵低哑的男人声突然响在江夏兔的前面。

  江夏兔暗道了句‘不好’,下一秒蒙着她双眼的布便被人扯下,因为室内的光线并不强,江夏兔很快就适应了。

  在她眼前的是一个面戴着一片只露出眼睛、鼻子、嘴巴黑布袋、穿着背心的男人,他身边还站着三个和他一样戴着一片只露出了眼睛、鼻子、嘴巴黑布袋、一样穿着背心的男人,四人肤色有些偏黑,从穿着来看并不是什么受过太高教育的人物,应该只是街上常见的混混而已。

  而这样的混混竟然会抓她这种和他们毫无相干的人,想必是有人指使的,而且他们的对话中一再出现‘大小姐’这三个字,江夏兔便可以肯定这四个人是被那位大小姐指使来抓她的,而理由则是韩以狼,而再详细一点详细的理由她暂时还找不到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位大小姐是冲着韩以狼来的。

  “老大,虽然刚才那位大小姐很让人垂涎,但这位小姐好像比大小姐更加诱人啊!”那个高音男逼近江夏兔还很夸张的闻了一下:“而且还有香味啊!”

  江夏兔皱眉有些厌恶的微微避开了脸。

  “啊啦?你们快看!大小姐开始行动了!”低音男突然说道,然后把一个调了静音的平板电脑端了过来。

  “哦哦~大小姐真有一手啊!”高音男探过头来看平板电脑,其他两个男人也靠了过去。

  虽然只是闪过一眼,但江夏兔还是从平板电脑的荧幕中看见了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少女在和韩以狼接吻,画面是斜拍的,大概是少女自己拍的。

  江夏兔的心莫名其妙的抽痛了一下,右手腕处骤然传来一阵刺痛感,好似有人拿着刀子不断的戳着她的手,感觉非常的痛,胸口也开始沉闷了起来,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江夏兔知道这不是发作,而是韩以狼打破了诅咒的规定,所以如果24小时内他不赶过来亲吻她的话,她就会痛苦而死......

  江夏兔突然很想笑,就因为他吻了别的女生,所以她不得不面对死亡......

  多美好的设定啊......

  江夏兔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了,在一片模糊中,她好像听见了那四个男人在讲什么‘大小姐下令毁掉她、弄坏她’之类的话,然后她便看见他们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然后一边松开了她的绳子一边扯着她的校服。

  高音男说:“那我们开始吧!”

  江夏兔想反抗,但诅咒却夺去了她清晰的视线、拿走了她可以反抗的力量、更抢走了她声音......

  “哈哈哈,看来妳也很期待嘛,竟然都不反抗呢。”低音男讽刺的说着。

  “难道说妳已经很习惯这档事了?”中音男一边扯着江夏兔的校服一边嘲笑道。

  空气中,回响着布料被撕破的声音,江夏兔努力的挣扎着,但都没起作用。

  男人们戏谑讽刺的话语让江夏兔很想哭,明明不是这样的,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少女的眼泪骤然涌出了眼眶......

  哑音男一把拉起江夏兔,踢开了椅子,粗暴的把江夏兔压在地面上,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一边说:“抱歉啊,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妳乖一点,我们不会弄疼妳的。”

  江夏兔有些绝望了,眼泪流了满脸,她无力反抗也反抗不了,只能让这四个陌生的男人在自己的身上任意妄为,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她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的无能且没用......

  她不要......她不要就这样被人糟蹋......她不要这样......!

  哑音男伸手扯烂了江夏兔裙子,在她裙袋里的手机倏然飞了出来砸在了地面散了开来,在哑音男打算扯掉少女最后一条防线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江夏兔内心的呼喊传达给了上天,江夏兔右手腕处的兔头印记突然涌出了许多的鲜血来,染红了地面。

  “发生什么事了?”扑在江夏兔身上的哑音男震惊的道。

  “不知道,但是她的手流了很多血啊!”低音男大喊。

  “老大啊!你看那个女人是不是死了啊?!”中音男抱着旁边的低音男说。

  “怎么可能!我什么都还没做啊!”哑音男回头说。

  “可是老大你看她一动也不动的,还流了很多血啊!不是死了还有其他原因吗?!”高音男害怕的说。

  “别乱说!”哑音男故作镇定,伸手去探江夏兔的鼻息,吓了一跳的缩回了手:“她没气了......”

  “诶!?那怎么办啊?”中音男不安的问。

  “我......我也不知道!总之快跑吧!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人的,不会有人知道是我们的!我们快走吧!”哑音男一边穿回了衣服从江夏兔的身上起来,一边对身边的三个男人说。

  “哦......哦!”男人们跟着哑音男穿上了衣服,匆匆的跑离了现场。

  而在他们离开的时候,躺在地面上的江夏兔才缓缓的开始呼吸起来......

  江夏兔收回了思绪,微弱的喘着气,紫眸望着右手腕处依旧带着刺痛感的深红色兔头印记。

  是这个印记救了她么......?是这样的吗......?

  她刚才趁机装死逃过了一劫,也幸好那四个混混很慌张,只探了她的呼吸没有听她的心跳,不然她一定逃不过被那四个混混糟蹋的命运的......

  不知道她这一次能不能再逃过一劫呢?

  她微移开了视线,目光看向了从门缝中照射进来已变得有些微红的阳光。

  要晚上了吗?

  话说,她到底躺了多久了?她不知道也不在乎了,她只知道她好困、好困......

  少女缓缓的闭上了双目,微弱的喘气声也渐渐的从微弱转成时有时无,然后便完全消失了......

Chapter 24 抱歉,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