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30 : 我要消毒

  韩以狼一只手扣住江夏兔的手,一只手勾着她的下巴,嘴唇紧贴着她的嘴唇,把最后一口粥传进她嘴里后,少年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少女的唇瓣才离开。

  韩以狼睁着有些迷离水雾的橙眸看着微微喘着气的江夏兔。

  江夏兔喘着气,有种很疲累的感觉,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挣扎着想要推开他,但不管她怎么推都不管用。

  韩以狼看着她,勾着少女下巴的手缓缓移开,抚上少女的脸颊,为她擦拭掉溢出嘴角的余粥。

  江夏兔依然有些气喘,缓了一口气后,她缓缓的开口:“你可以走开了吗......?”

  这么暧昧的姿势让她脑袋如被浆糊粘住了一样,什么都不能想了......

  韩以狼轻笑,本想从少女身上离开的,但却在无意间瞥见了江夏兔洁白脖颈处、被长发覆盖住若隐若现的红印,少年疑惑的伸手拂开了少女的长发:“这是什么?”

  在问出声的同时,韩以狼的橙眸放大一怔,那个红印是吻痕,一个淡了些颜色的吻痕,昨天因为太紧张了没什么注意到,韩以狼沉下了脸色,从昨晚的短信中他知道江夏兔并没有被那几个混蛋占便宜,他是在感谢中也松了一口气,如果江夏兔出事的话,他不懂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但他却没想到那几个混蛋在江夏兔的身上留下了这种痕迹,他有种后悔让花瑞书放过那几个混蛋的感觉,长指又稍微推开了一些少女的长发便看见了更多的吻痕一个个布满在少女洁白的肌肤上,他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

  看着他十分难看的脸色,江夏兔疑惑了:“你怎么了?”

  韩以狼橙眸深邃中带着一抹隐藏起来的危险,少年抬手抓开了江夏兔抵在他胸前的手压在床上,低下头对准了那个吻痕用力的吸吮了起来。

  “好痛!”江夏兔吃痛的惊呼,双手都被韩以狼拴在床上无法动弹,就算知道是徒劳的,她还是不停的扭动着被少年抓住的手腕,踢着修长的双腿。

  韩以狼又吸吮了一下才缓缓的移开了自己的双唇,满意的看着被他吸吮得更加鲜红的新痕迹,江夏兔瞪大了紫眸的看着他:“你......你干什么啦!”

  “我要消毒。”韩以狼淡淡的说。

  “蛤?”江夏兔呆滞了。

  韩以狼没再说话,拉高了江夏兔的双手,吻上了她脖子另一个较深色的吻痕,然后用力吸吮了起来。

  “不要......!”江夏兔有些无助的扭着手腕,但依然没有任何的效果。

  韩以狼移开了双唇,松开了江夏兔的手,在江夏兔想要逃离他身边的时候,韩以狼又骤然拉住她的手,把她拉了起来,另一只手拉下少女掩盖着胸前一块吻痕的衣领,双唇又印上去吸吮了起来。

  江夏兔闷哼了一声,没被韩以狼抓住的手不断的推着他的头:“韩以狼......够了......”

  少女的挣扎换来少年更用力的吸吮,江夏兔下意识的抓住了韩以狼的发丝,脸色有些不由自主的泛红了起来,韩以狼抬起头来,橙眸中一片阴沉,他倏然松开了少女的手,扳过她的身体,让她背向自己,他一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抬起了她的下巴,然后把自己的双唇印在少女后颈上的一个吻痕细细的吸吮了起来。

  被改变方向的江夏兔已无力挣扎了,有些瘫软的被韩以狼搂住,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说:“不......不要......住手啊......”

  韩以狼松开了江夏兔的肌肤,头靠在她的背脊上轻轻的喘着气,搂着少女腰的手微微收紧了一些,抬着少女下巴的手缓缓的垂了下来。

  江夏兔有些失去力气般的垂下了头。

  韩以狼静了一下,骤然拉着她一起倒躺在床上,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江夏兔娇小的身躯。

  江夏兔轻喘着气,也没挣扎,只是安静的让韩以狼抱在怀里。

Chapter 30 : 我要消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