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39 :回礼

  由于担心韩以狼的状况,在被他问能不能陪他的时候,江夏兔阴差阳错的答应了,没多少让她后悔的时间,他便叫人载他们回韩家了。

  一路上,韩以狼都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放开,好似害怕她会突然消失一样。

  晚餐韩以狼没什么胃口,江夏兔随便吃了点焖饭便上楼陪他了。

  韩以狼坐在落地窗边,柔弱的月光笼罩在他身上带出一种淡淡忧伤的气氛,毛毛则很乖巧的缩卷在少年的身边。

  江夏兔缓缓的走了过去,毛毛闻到主人的气味,很兴奋的站起来,江夏兔微笑,蹲下来摸了摸毛毛的头。

  “呐,夏兔......”韩以狼轻唤着她,脸却没有转过来。

  “嗯?”江夏兔收回手,望向韩以狼。

  韩以狼缓缓的侧过了脸,似是乞求般的说:“吻吻我,好吗?”

  江夏兔一怔,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他今天受到很大的打击吧?身体累精神更累,一股怜惜和心疼包围了她的心,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呵护这位受伤的少年。

  她也没多犹豫,向前双膝跪在韩以狼面前,双手捧起了他的脸,低下了头,轻柔的亲吻着他的唇瓣,想以此来安抚他受伤的心灵。

  韩以狼被动的轻轻回吻着少女,她的吻没什么技术,却很让人心动,仿佛要把人卷到她的世界中从此沉浮,他双手缓缓的环住了她的腰,泪水再次从他的眼角滑落,滑入了江夏兔的掌心里。

  江夏兔半睁开了紫眸,嘴唇离开了他的唇,吻上了他的眼睛,细细的吻去他的泪水,苦涩的味道刺痛了她的心,她微微退离,看着如孩子般哭泣的他说:“别哭了,难看死了......”

  少女长指轻轻勾去了一颗从他眼角落下的眼泪,身体往前倾,环抱住了他,手一下又一下的拍着他的背脊:“好了啦,都快哭一天了,你还真能哭啊......”

  “啰嗦......”韩以狼依然环抱着她,带着浓浓鼻音的说。

  夜渐渐深了,江夏兔身体抵不过精神,靠着韩以狼睡着了,韩以狼轻笑,抱起她放在大床,盖上了被子,长指轻梳着她额前的乱发,她听了他一整晚说的往事,一定累坏了,也许是因为哭够了,也把堆积在心中的事情都发泄出来了,他感觉舒服了很多,他想这都是江夏兔的功劳吧。

  韩以狼垂下了眼眶,嘴边的笑意慢慢消失了,明明一直受到她的帮忙,他却把她给拖进了这场诅咒里,还差点被人侵犯......

  少年收回了手,微微握成了拳。

  早晨再度来迎,江夏兔精神意外好的叫醒了睡在躺椅上的韩以狼,然后二话不说的把某狼拖到学校上课,她今天绝对不要再迟到了。

  刚到学校大门便望见低垂着头靠在围栏的花瑞书。

  见他们来了,花瑞书扯开了一抹不太自然的笑容:“早啊,小兔酱......”

  “早啊,瑞书。”江夏兔笑着回应。

  “早啊,以狼......”花瑞书不自然的说,从韩以狼的表情来看,他没法肯定他是不是已经知道韩以内的事情了。

  韩以狼没有回应也没有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花瑞书。

  花瑞书被他看得很不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江夏兔用手肘撞了撞韩以狼:“喂,人家跟你打招呼呢。”

  韩以狼垂下了橙眸又抬起来:“我家的笨蛋哥哥给你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

  花瑞书怔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了江夏兔,江夏兔朝他点了点头,花瑞书僵了一下才又缓缓的看回韩以狼,有些悲伤的说:“你不要这样说......明明是我......如果我能多注意一点......”

  韩以狼伸手搭在他肩上,笑说:“没事,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不关你的事。”

  “以狼......”花瑞书很是感动的看着韩以狼。

  江夏兔轻笑,放下了心中的石头,幸好录音机的事情没有成为他们两人之间的隔膜。

  “那么,这事也解决了,来谈回礼吧!”韩以狼微笑。

  花瑞书疑惑:“回礼?那是什么意......”

  他还说着话,韩以狼便移开了他搭在他肩上的手,握成拳,挥向花瑞书的脸,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拳,毫无防备的花瑞书被韩以狼的拳头砸中,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在江夏兔和周围人们错愕震惊的表情下,韩以狼扬起了漂亮的笑颜:“这是奖赏你瞒了我这么久的回礼。”

  花瑞书抬手抹去嘴角的血液,抬眸笑说:“杀了你哦,混蛋。”

  韩以狼伸手笑说:“我很期待。”

  “嘁。”花瑞书抓住他的手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校服。

  江夏兔失笑:“你们两个呆瓜真是......”

  吓了她一跳啊,还以为他们会打起来呢。

  韩以狼和花瑞书对视了一眼同时笑了出来。

Chapter 39 :回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