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40 :本大爷赏妳的

  三人在校门这么闹了一下,上课的时间便到了。

  “走吧,上课了”江夏兔拉了拉背带。

  “嗯.”两人点头。

  “那个。”

  在三人要走时,一阵柔柔的女人声响在他们身后,三人同时望去,是位穿着浅褐色大衣、留着黑卷长发、长得很漂亮、有一对黑色大眼睛、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女人。

  “请问有什么事吗?”江夏兔问。

  韩以狼看着女人微皱起了眉头又倏然惊了一下,拉起问话的江夏兔和一旁的花瑞书:“快跑!”

  “诶诶?”两人同时一怔。

  在韩以狼拉着两人要跑的时候,女人突然喊道:“你等等,韩以内!”

  韩以狼动作一顿。

  江夏兔和花瑞书同时疑惑出口:“韩以内?”

  由于在校门口不好说话,他们几个人便移动到附近的咖啡屋。

  “不好意思,我并没有让你们翘课的意思。”女人歉意的说。

  “不会,没事。”江夏兔慌忙摆手。

  “说什么没事呢,平时让妳翘一堂课就要死要活的......”韩以狼瘪嘴嘀咕道。

  江夏兔面不改色的踩了他一脚:“闭嘴!”

  “哼。”韩以狼别开了脸。

  花瑞书笑了笑,望向女人:“刚才我听见妳叫他以内?”

  “啊,不好意思,我还没介绍我自己呢。”女人微微一笑:“我叫爱纱,是几年前因告白失败一时冲动而对韩以内下了诅咒的人。”

  “诶!?”江夏兔和花瑞书震惊的望着韩以狼和爱纱。

  韩以狼环胸,冷漠一笑,语气十分不好:“所以呢?妳现在突然又冒出来是想干什么啊?”

  “我知道你很不谅解......”爱纱还没说完,韩以狼便直接打断冷冷的说:“我是很不谅解!所以妳现在又想怎样?再对我下一次诅咒吗?”

  “我......”爱纱的脸上闪过一抹难堪。

  江夏兔碰了碰韩以狼放在桌上的手:“别这样。”

  韩以狼看了一眼江夏兔,别开了视线。

  “对你下咒的事情,我真的感到很抱歉......”爱纱垂下了黑眸:“我也很后悔,后悔自己太冲动了......”

  三个人看着她,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爱纱抬起了黑眸:“所以,我这次回来是想要解开我对你下的诅咒的......”

  “诶?”韩以狼怔住了。

  江夏兔也呆住了。

  解开诅咒吗?

  少女垂下了紫眸,如果是以前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Say Yes,可现在她却犹豫了,甚至不想解开诅咒,她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虽然那只是一瞬间的想法......

  那韩以狼呢?

  她看向了他,他是怎么想的?他也想要解开诅咒吗?

  韩以狼低垂着橙眸,想着也许解开了诅咒也好,这样江夏兔就不会再有危险,也不会再经历那些可怕的事情了......

  花瑞书看着沉默的两人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视线看回爱纱:“我可以问一下妳想解开诅咒的原因吗?老实说吧,我半年前因调查到妳人在美国,所以特地飞到了美国要找妳,可我追踪了妳半年都没能抓到妳,我不认为拼死逃了半年的妳会轻易解开诅咒,妳到底有什么目的?”

  听着花瑞书话的韩以狼一脸震惊,他去美国的原因竟然是为了抓住对他下诅咒的人,他一直以为他是去那里读书的......这该死的家伙竟然还瞒着他这么重要的事情......

  爱纱浅浅一笑:“说的真难听啊,特工队的小弟弟,不过也难怪你会这么想,毕竟我逃你逃了这么久。”

  花瑞书环胸微笑,褐眸一片锐利,身上透出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压迫感:“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能请妳说重点吗?”

  “啊啦,那还真是失礼了。”爱纱轻笑,一点都不受他所散发出的压迫感影响:“简单来说,我遇见了我的注定,我不想带着罪恶感踏入教堂,所以想来解开诅咒,只是不知道你们两人愿不愿意。”

  她那晚在大树旁看得很清楚,韩以狼和江夏兔两人的举动不管怎么看都像是情侣,她不想破坏他们的关系。

  在花瑞书要开口说话时,一直沉默的韩以狼突然开口:“好啊,妳解开诅咒吧。”

  “诶?”花瑞书有些震惊的看向他。

  江夏兔也怔怔的望向韩以狼。

  “你确定?”爱纱问。

  “嗯,反正我也厌烦了。”韩以狼平淡的说。

  “韩以狼!”江夏兔猛地站了起来,紫眸看着他满不在乎的脸。

  他说他厌烦了?那之前到刚刚为止的一切都是骗人的吗?那个带她去游乐园笑着说陪她玩的他、那个就算被吓得脸色发白也坚持要陪她走下去的他、那个总是为她担心的他、那个在她睡不安稳告诉她会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他、那个靠在她怀里哭得一塌糊涂的他、那个每次抓着她不停亲吻的他......那全都是骗人的吗?!!!

  “怎么了?因为要解开诅咒了,所以妳兴奋了吗?”韩以狼淡笑着问。

  江夏兔觉得心脏一阵抽痛,她觉得他的笑脸刺痛了她的双眼。

  “以狼!”花瑞书皱眉喊他。

  韩以狼把脸别开。

  江夏兔握紧了拳头,她突然很想笑,笑自己怎么这么蠢,明知道这一切可能都只是一场骗局,她还是情不自禁的踏入他所布下的情网,她真是......

  蠢逼了!

  江夏兔忍住快要蜂涌而出的泪水,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说:“好啊,解开就解开。”

  韩以狼微皱了一下眉头。

  “小兔酱?”花瑞书微惊的望向了江夏兔。

  “那好吧,既然你们两人都同意了,我就帮你们解开诅咒吧。”爱纱淡淡的说。

  江夏兔淡漠的问:“我需要做什么吗?”

  韩以狼眉头轻拧,抬眸也问:“是啊,要做什么才可以解咒?”

  “把有印记的手给我。”爱纱伸手说道。

  两人应话把有印记的手端给了爱纱,爱纱握住两人的手,正打算念咒的时候,一旁的花瑞书着急的压下他们的手:“给我等一下啊!你们两个真的要解开诅咒吗?”

  江夏兔和韩以狼同时看向花瑞书说:“是。”

  “你们......”花瑞书气结。

  爱纱看着他们三人。

  江夏兔平静的看向爱纱说:“我们继续吧。”

  韩以狼微看了她一眼也说:“继续吧。”

  爱纱望了他们一眼,开始念咒,两人手腕上的印记渐渐的淡去,然后消失不见。

  “好了,最后一个步骤。”爱纱松开两人的手:“接吻吧。”

  “诶?”两人骤然一怔。

  “接最后一次吻吧!”爱纱说:“因为是由接吻开始的,当然也要以接吻来结束啊。”

  “没有别的方式了吗?”江夏兔问,现在要她和韩以狼接吻,她做不到啊。

  “别废话了,不是想要解开诅咒吗?”在爱纱还没开口说话的时候,韩以狼已把手撑着桌子,直起身子靠近江夏兔,另一只手抬高了她的下巴:“来,这是本大爷赏给妳的最后一个吻。”

  “不要......”江夏兔挣扎着要往后退,可韩以狼却不容许她后退,硬是吻上了她的嘴唇,掰开她的唇瓣,缠着她的小舌带有些压制的亲吻着她,就像他说的,这是最后一个吻了,以后就不会再有任何的机会了......

  江夏兔的心顿时涌起了一股耻辱感,什么叫做‘本大爷赏给妳的最后一个吻’啊,他把她当什么了?在被那四个男人吻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难受、这么委屈、这么的想死,她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她皱眉朝着少年的嘴唇用力一咬,在他松开吻的瞬间,江夏兔抬手挥给了他一个巴掌,韩以狼的脸被她打得偏向了另一边,五根纤细的手指印很快的便出现在少年的脸上,江夏兔眼泪打转在眼眶中,少女抓起了包包:“我最讨厌你了!”

  江夏兔喊完便跑了出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咖啡屋。

  “小兔酱!”花瑞书喊,侧脸看向手捂着脸坐回原位的韩以狼:“以狼......”

  韩以狼抬起另一只手掩盖住快要涌出泪水的眼眸,颤抖的呼出了一口气。

  爱纱端起咖啡喝下,一双黑眸盯在韩以狼的脸上。

Chapter 40 :本大爷赏妳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