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Special Chapter : 关于吃醋的举动

  最近,学校出现了一位令韩以狼十分不爽的人物,李氏集团的废材少爷,李相哲。

  为什么不爽他呢?那是因为江夏兔被老师提名去教导他功课一次,就这么一次而已,李某便突然在众师生面前大声宣言说‘江夏兔同学!我喜欢妳!我会为妳成为一个有成就的人的!所以请妳抛弃韩以狼那蠢货和我交往吧!’......这样。

  而当时的江夏兔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给埋了,真心的丢脸丢到家了啊!她和韩以狼交往的事已经让她够出名的了,现在又冒多一个学校公认的废材少爷......

  江夏兔开始严重担心自己能不能顺利从学校毕业了......

  午休时间的餐厅里,各个学生都有次序的购买着食物,然后找个位子坐下来吃饭,餐厅里一片热闹。

  可此时的韩以狼却板着一张脸的坐在餐桌前,也不动面前的食物,橙眸十分不爽的盯着把江夏兔叫走的李相哲。

  他有着一头乌黑的短发、一双乌黑的双眸、穿着也很整齐、长相更是出众,要是废去废材二字,李相哲绝对是一名被众女生追随的对象,但很可惜不管他长得再怎么让人觉得顺眼,某狼依旧不喜欢这个叫李相哲的混球......

  花瑞书看着他冷汗连连,心里默喊着小兔酱快回来吧!他快要被这只急冻狼给冰冻起来了!

  然而,江夏兔并没有接收到花瑞书的呐喊,很认真的指导着李相哲不懂的功课,一点都不被餐厅吵杂的谈论声所影响。

  虽然李相哲曾让她在众师生面前丢尽了脸,但她还是很尽责的把他不明白的地方教导他,让他能明白问题里面的答案。

  听着听着,李相哲又突然伸手抓住了江夏兔握笔的手,很是激动的说:“怎么办啊!江夏兔同学!我果然好喜欢妳啊!”

  江夏兔一阵干笑,有些不擅长应付这类人,少女假笑着想抽回自己的手:“那个,李同学请你放开我的手......”

  正当江夏兔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时,李相哲倏然握紧了少女的手,不让她抽出手,江夏兔一脸错愕的看向他,他用他那双漂亮的黑色大眼睛不断的朝着江夏兔放电说:“呐,江夏兔同学,难道妳就没有喜欢上我吗?哪怕只有那么一丁点的喜欢也没有?”

  江夏兔张口正要回答的时候,另一边的韩以狼双手猛地用力往桌上一拍。

  原本一片喧闹的餐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学生的视线骤然投射在某狼身上,江夏兔和李相哲也不例外。

  花瑞书捂脸,惨了惨了,某狼爆发了......

  韩以狼不顾众人的目光,站了起来,两步并作一步的走向了江夏兔和李相哲,然后用力的甩开了李相哲抓住江夏兔手的手,拉起了少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

  “嘁!搞什么啊那幼稚又小气的男人!”李相哲不悦的说。

  另一桌的花瑞书则苦笑摇头:“呀勒,呀勒......”

  韩以狼拉着江夏兔一路快步的走,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

  少女有些狼狈的被少年拉着走:“喂韩以狼......你能不能走慢一......呜哇!”

  在江夏兔还在说话的时候,韩以狼便一把把她推到墙壁上,然后阴沉着脸的看着她。

  “你干什么啦!”江夏兔吃痛的揉着自己的后背。

  “该问这句话的人是我吧?”韩以狼似笑非笑又似怒非怒的说。

  “你什么意思?”江夏兔看着他的表情,语气也开始不好了。

  韩以狼一手拍在了少女头侧的墙上,有些不悦的逼近她说:“妳明知道那家伙喜欢妳也已经当众向妳告白过,妳现在却还是若无其事的教他念书?”少年冷笑了一声:“妳现在是怎样?想要一脚踏两条船吗?还是说要是没有诅咒的话妳早就和他搞在一起了?”

  江夏兔对他咄咄逼人的指控感到委屈,但她偏不想在他面前表露出自己受伤的神情,少女皱起了眉头,以愤怒来遮盖自己受伤的神色:“韩以狼你说话别太过分了,什么叫‘想一脚踏两条船’?你哪一只眼睛看见我想和他搞在一起了?”

  “难道不是吗?”韩以狼依旧冷笑着:“跟向自己告白的男生待在一起就那么让妳感到开心吗?”

  “你......!”江夏兔气结。

  韩以狼看着她,唇角的笑意就更冷了:“怎么?妳没话可说了?是被我说中了吗?所以妳无话可反驳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越说越离谱了!”江夏兔气愤的把少年推开,转身跨步离开了少年的身边。

  韩以狼拳头握得生痛,他记得瑞书曾和他说过别把江夏兔管得太紧了,该管的就管,不该管的别去管,让她有一些自由空间,不然被管紧太久,他怕江夏兔会受不了......

  他也知道他该给她有些个人空间,但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理会她和其他男生有说有笑,即便那人是瑞书他也做不到......

  想着,韩以狼骤然迈开了步伐跑向走远的江夏兔,从后面抱紧了少女。

  江夏兔微惊了一下,虽然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但她却没挣脱少年的怀抱。

  微凉的轻风从远处吹来,吹起了两人的发丝与衣物,也吹动了周围的花草树叶,微弱的阳光也从天洒照下来,让人看了有种如同在欣赏图画的错觉。

  许久,少女见少年都没开口说话,不禁冷着声音问:“怎么?现在又想说什么话来损我么?”

  韩以狼环紧少女瘦小的身躯,头微埋在她脖颈处,闷闷的说:“夏兔抱歉......我不该那样说妳的......”

  江夏兔静默了一下,听见他道歉后,她心情也没那么糟糕了,但她却还是故作冷漠的说:“你以为你道歉了我就会原谅你吗?”

  少年又微微收紧了双臂,深怕少女会消失一般:“抱歉......真的抱歉了......”

  江夏兔看他这样有觉得不忍心,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而已,所以才会那样的是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终究是没法对他狠心的,她想她是注定要败在他掌心里的了......

  少女抬手轻抚上少年的手臂,似是无奈的说:“下次再这样没头没尾又不明不白的乱毁我名誉的话,我可不会这么简单就原谅你的哦。”

  “嗯!真的对不起了......”韩以狼点头。

  江夏兔轻勾起了唇角,微挣脱了少年的环抱,回过身与他对望,双手轻柔的抚在他脸上:“韩以狼,我不会移情别恋的。”

  少年微低着头看着矮了他半个头的少女,双手依然环抱在她的腰上没松开。

  少女轻柔的笑着又重复一次:“我绝对不会移情别恋的,所以你要试着相信我啊。”

  “嗯,我相信妳。”韩以狼也轻轻扬起了嘴角,但下一秒却又露出了有些苦涩的笑意:“可是我对自己没信心啊......我很害怕自己会被妳丢下,要是连妳也不要我的话,我......”

  说着,韩以狼低垂下了头,双手拥紧了江夏兔的腰。

  江夏兔紫眸里溢满了怜惜,为什么她眼前的这个少年能如此的牵动她的心情呢?只要他一皱眉她的心脏就会感到疼痛,只要他一不开心她就会想要拼尽一切来换取他的笑颜......

  少女微勾着唇角,紫眸一片真诚的说:“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我会丢下你啊。”

  “诶?”少年抬头。

  “因为。”江夏兔笑得露齿:“就算没了诅咒,我也不会离开你的,不对,准确来说,是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所以你不可以抛弃我哦!”

  韩以狼看着她的笑颜、听着她的话语,心里骤然一片悸动,有些压抑不住内心中的激动,少年低下头便吻上了少女的唇瓣,深深的亲吻着这个让他爱到谷底的女孩,而江夏兔也回应着他的亲吻。

  许久,两人才缓缓放开了彼此,少年额头抵着少女的额头,唇角有着隐藏不了的笑意:“呐,夏兔,再说一次好吗?”

  再说一次他最想要的话语......好让他能永远记得......

  江夏兔轻笑,也愿意让他开心:“我不会离开你的,所以你也不可以抛弃我哦。”

  韩以狼唇边的笑意更加深了,微低下头,再次吻上了少女的嘴唇......

  隔一天。

  “所以说,这里是要这样做的......”江夏兔拿着笔在书上比划着。

  在她身边的李相哲也很认真的听着她的指导。

  而这时韩以狼似是巧遇般的经过。

  江夏兔余光中看着了他不是很好的脸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放下了笔,在韩以狼有意路过她身后的时候,回身伸手拉下他,自己则迎了上去,在韩以狼震惊的目光下快速如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后退开,也不管还没反应过来的韩以狼和惊讶得张着嘴的李相哲,拿起笔又继续了刚才的教学。

  韩以狼有些错愕的抬手抚上了自己的嘴唇,半晌后勾起了得意的笑意,伸手揉了揉江夏兔的头便继续步伐离开了。

  江夏兔轻勾着嘴角,也没回头看他。

  在少女身边的李相哲看着他们,也有些服输的认真听她的教学。

  而在后方看着一切的花瑞书也轻笑了出来,小白兔再次捕获大野狼了呢,看来他是不用担心他们两人了呢,真是可喜可贺啊。

Special Chapter : 关于吃醋的举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