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切的开始

  明媚的阳光照在孟铖玦的身上也无法驱散他心中的悲凉,站在路边,身后就是梦伊人咖啡厅,

  刚刚在咖啡厅他经历了最绝望的事,比因为是孤儿而在高中就草草的结束学业、比因为学历低找工作处处碰壁、还要绝望。

  就是他照顾十五年、爱了十五年的女人,对他说:我们分手吧。

  十五年的时间,已经让他习惯去爱、去照顾她,现在面对现实,她放手了。

  可是孟铖玦做不到,从在十六岁那年遇见她,十几年来孟铖玦的所有生活都是围绕着她再转。看似是在照顾她、其实只有孟铖玦才知道自己何尝不是再找心灵的寄托,生活的价值呐。

  现在连她也离他而去了,经历的抛弃已经使他没有生活的方向了。孟铖玦已经在这个街口站了两个小时了,也发呆了两个小时了。

  回过神来,正提步要走。就听身后有人在喊:抓小偷!正要回头,就感觉身后被人推了一把,同时听到有人说:滚开。孟铖玦就被推的向左边到了过去,

  正巧、这时有一辆车抢在最后三秒的绿灯飞速驶过,来不及刹车,登时将他撞飞出去,孟铖玦飞出去落地后,大脑空白了几秒,回过神来就感觉全身麻木、耳边嗡鸣,意识居然是清醒的。眼前就是天空。

  今天的天空很蓝,一如十五年前遇见她的那一天、在生命得最后时刻,孟铖玦回想这失败的一生,有遗憾、有绝望、但没有后悔,不后悔为她的付出、不后悔对她的爱、一切只是造化弄人。

  想的好似很多其实只是一瞬,生命力的流失使他无法睁眼,意识也慢慢陷入了黑暗,直至停止呼吸。

  孟铖玦的一生就结束了,人只要活着就离不开现实,现实往往需要勇气去面对,找到自己的勇气,决定了你是否有自信去面对生活,一个终点往往是另一个的起点。

  夏国、东陵郡郡城灵城、城主府城主百里屠战此时正在院子外焦急的度着步子,屋子里他的夫人正在生产,这个孩子是期盼了十年才盼来的,当然与未见面的孩子相比,无疑他的夫人更令他担忧。院子里站着另一个气质儒雅、一双丹凤眼不时有精光闪过更显奸诈这人就是军师,兼灵城的财政总管、更是城主百里屠战的生死兄弟,花无痕。这时花无痕:我说,你能不能别转了,转的人头晕。闻言、百里屠战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花无痕后,又继续度步。

  花无痕见了,无奈的冲他翻了个白眼。百里屠战:别冲老子翻白眼,咋翻也是一双狐狸眼。

  花无痕听了,切了一声、道:好过你的牛眼珠子。

  百里屠战听了也没有在理他,他知道花无痕只是在缓和气氛,这时远处走来一个穿着武士服面无表情的人,:大人,三天前捕回来的那只受伤的地灵兽还是没有查出来是什么品种。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因为受伤加上快要生产等级滑落,可能全盛时期能达到地灵兽后期,只是伤势太重恐怕……。

  花无痕听到这:这样那就可惜了,本来还打算等孩子出生后签订刚出生的灵兽幼崽,这样的契约兽更能心意相通,看来、怕是计划要改变了。如果幼崽不能出生,或许、只能用地灵兽的气血了。

  百里城主闻言点了点头,:嗯,能用地灵兽的气血增强体质,也是这小子的机缘。现在高级灵兽不是在深山老林,就是在各种险地,哪怕灵城就在魔渊森林边上、也越来越难见到了!

  花无痕:是啊,现在好多了,这几年邪灵教被神灵教压的抬不起头,不像头些年那样大肆捕捉灵兽,高级灵兽也出来活动了。再有、你咋知道是个小子呢!

  正说着、就听屋子里忽然吵闹起来,百里屠战听了,马上放弃与花无痕争论是不是小子这个问题。

  凑到门前,花无痕听了,也停住了手中一直均速转动的两个墨绿色的珠子。就听里面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哭,声音洪亮。

  百里屠战听到后马上回头对花无痕:听听这嗓子!就说我百里屠战的种那肯定是小子。

  说完马上要冲进去,这时产房门开了,走出一个穿着白色斗篷的女人:

  百里城主恭喜母子均安,百里屠战听了:哈哈!同喜、同喜,多谢丰岚药师,百里屠战在这里谢过。

  说这话时眼神还在往门里瞄,风岚药师见了:百里城主客气了,百里城主现在一定心急了,这样我就不打扰了,城主请。说完测过身子,百里屠战见了,马上冲了进去。

  身后的两人见了,虽然想进去看看、但又不方便,马上就凑到丰岚药师身边,丰岚药师见了花无痕后,:哼、了一声扭头转身走了,花无痕尴尬的摸摸鼻子、对身边武士服说:唉!女人啊!就是小心眼,这都十几年了,你说说这夫人这朵花让城主这个呼噜兽给拱了。这丰岚药师不去给城主脸色看,反倒对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面无表情的绝杀,还是一副面无表情,连理都不理花无痕,因为、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在外面严肃、奸诈、心狠手辣的花无痕。

  其实,是个腹黑八卦的话唠,在他话唠模式开启时,你只有不搭理他,才会止住他滔滔不绝的八卦。

  花无痕见绝杀不理自己,只得无趣闭嘴了。

  却说百里屠战进了屋子,直奔床上躺着的夫人云曦走去,正低头看儿子的云曦抬头见到他:战哥、快看我们的儿子多可爱啊!

  百里屠战先观察了云曦,见她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才放心,说道:那是、我百里家的种还用说吗!

  说完,就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儿、嘿嘿嘿……的啥笑。

  云曦见他傻乐的样子:战哥,我们终于有了孩子了,说完和百里屠战一起低头看襁褓中的小孩,正在欣赏小婴儿的夫妻俩没看到,婴儿那双朦胧得双眼里隐藏的震惊、慌乱。

  孟铖玦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有再活一次的机会,眼前一片朦胧,耳边听见一男一女的对话,听到夫妻俩对于拥有自己孩子的高兴,听到男人的傻乐,女人的嗔怪。

  当然,要是没有内双在自己腰下做怪的手那就更好了。想到这里孟铖玦皱起了眉头。

  百里屠战傻笑:嘿、嘿、嘿、真是儿子,云曦嗔怪:战哥。

  百里屠战连忙把手抽回来,挠挠后脑勺,嘿嘿、内啥看看就是看看。这个样子哪有一城之主的威严。云曦:别傻乐了,孩子的名字还没有定呐。

  百里屠战听了,马上挠头了:是啊!名字还没定呢,我想想。

  正在想着名字,就听见有人敲门。绝杀:大人,灵兽园那里需要您去看一看。

  百里屠战听了对云曦:夫人,我带咱儿子去看看去,云曦:带孩子去,为什么?百里屠战:是这样,三天前捕捉到了一只受伤的、待产的地灵兽,云曦听到这:地灵兽,战哥。边说着边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百里屠战:放心夫人,我没有事。本想给咱儿子签一个高级灵兽的幼崽,可是母兽受伤太重了,不过用地灵兽的血肉来增强体质,也是这小子的机缘了。好了,我带儿子过去了。

  说完抱起已经有这迷糊的孟铖玦就走了出去,出了门、直奔灵兽园走去,

  一路上、孟铖玦都在梳理刚刚听见的话,地灵兽?这、显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

  这是……这是重生到了别的世界了?一个只在小说中出现的世界。

一切的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