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黑化的王

冰蓝色的我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寒风吹散了落叶。

  咔嚓,咔嚓,咔嚓……

  一个年龄看起来大概是七八岁的小女孩踩着落叶,漫不经心地一步一步走在唯一通往那座孤寂的黑色城堡的路上。口中唱着不知名的歌谣:

  The cold night of the moon,walk alone in this;The castle is villain,the girl cried in silence;Take a dagger to kill a thousand people,turn into a dark king.

  接下来,一阵掌声让女孩停止了歌声。

  “啪,啪,啪。”一个男生从枫林中走了出来。

  男孩的出现让女孩有些奇怪,毕竟ghostdom是只有“死人”才能进的,而且......

  而且她讨厌阳光,但她眼前的这个男孩却有一种让她说不出来的感觉。怎么说呢?嗯......他有一种暂且被女孩称之为温暖的感觉,又有一种死亡的气息。虽然这种气息被男孩隐藏得很好,但还是让夏紫灵发现了。

  真有趣呢,好久都没有见过能把死亡的气息隐藏得这么好的人了,而且居然还是个看样子才七八岁的孩子。

  “ghostdom只有‘死人’才能进来。”女孩冰冷的声音和她幼嫩的外貌极为不符。

  “我知道。”男孩向夏紫灵友好的笑了笑,走到她面前,正式的打起了招呼:“我是九号,目前还没有代号。”

  九号?就是那个让那群老东西破例让他提前拥有进入ghostdom准资格的人,而且还在晋级赛上轻松获得冠军的男孩?夏紫灵难得的对九号产生了兴趣。

  “你的名字。”夏紫灵有点好奇九号会怎么回答,毕竟只要进了ghostdom,就不能有名字,除非是pluto亲自起名,不然下场就是一个字——死。

  九号愣了愣,轻笑:“我一个‘死人’能有什么名字?”

  是啊,他一个死人能有什么名字?他最后的名字已经被刻在墓碑上了。

  “你该走了。”夏紫灵见九号不说话,一动不动的在那想事情,觉得有些无趣。她看了看手上带着的表,才发觉时间快到了。

  “那我们一起走吧。”夏紫灵清冷的声音让九号从回忆里走了出来。九号温和的笑了笑,做了一个绅士礼,将手放在夏紫灵面前。

  “走吧。”夏紫灵把纤细的小手放在九号手上,牵着他的手走向了那座孤寂的黑色城堡。

  离城堡前的五十米外,有三条鹅软石路。

  在从左边数第三条鹅软石路的旁边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插在泥土里,只留下边的木牌。而木牌上面的落笔是冥界。

  左三步,右十步,后五步?看了罗刹又换阵法了。

  夏紫灵头也不回的对九号说:“看着我走的位置和步数,如果走错了那你就可以死了。”

  右三步,左十步,前五步。罗刹又弄这些没智商的阵法出来了。希望这次来的人有八个以上通过,不然我真的会把ghostdom都给那群家伙,自个跑去z国玩的。

  等夏紫灵走到城堡门口的时候,她才恍然想起她后面还跟着这个男孩。没办法,毕竟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独来独往的日子了。如果让她突然注意一个人的话,那她肯定是见那个人一次,就忘一次。

  可当她转头的那一刻,她发现,九号竟然一直站在她身后,而且她却没有一丝察觉。

  “怎么了?是不是打不开这扇门?要不我来帮你?”九号看着夏紫灵转过头来震惊的表情,觉得有些可爱。

  “好。”夏紫灵破天荒的答应了九号的要求,她想测试一下九号的能力,毕竟能跟在她后面又不被她发现的人,在这之前她都还没听说过。

  “轰轰”

  门居然打开了,这可是用顶级的金刚石制成的石门,不用特殊的方法连她也打不开。

  “走吧。”夏紫灵只是微微的惊讶了一下,就快速的整理好了面部表情,抬腿跨过门坎,走向大殿中央。夏紫灵之所以这么淡定,是因为她有预感,九号还会给她带来更大的惊喜。如果这就惊讶了的话,那岂不是会很无趣?

  但夏紫灵却不知道,当九号推开石门的那一刻起,她和他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了,而潘多拉的魔盒也因此悄然打开了。

  里面会有什么跑出来呢?唔...谁知道呢?不是吗?

  ......

  三天后

  夏紫灵看着眼前的十三个人,强忍着怒火。

  “这就是以后我要亲自训练的人?”她觉得她现在应该立刻回房,收拾行李。

  “是啊,有问题吗?”夏紫灵身旁站着一位看起来年过花甲的老人,他抚了抚纯白的胡须,语气十分嘚瑟。

  “没有!”夏紫灵握紧拳头,暗示自己不要冲动。

  不要冲动,不要冲动……她能有什么问题?这次还不是她自己主动提出要当这次训练的教官的?对,不要冲动,不要冲动……只要他们不作死就行了,不然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杀了他们。

  “既然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你就带他们去训练场地吧。”老人的声音充满了幸灾乐祸。

  “等等,三长老。”一个男孩离开了队伍,挡在了夏紫灵和三长老通往训练场地的路。

  “我有问题。”好吧,作死的来了。

  夏紫灵觉得她的手痒了。

  “你有什么问题啊?”三长老看似温和的语音里明晃晃的藏着另一层意思。但这个世界上是从来不会却自以为是的傻子的。

  “按这个小孩的身高来看,她最多也就只有八九岁,您觉得一个小孩能教我们什么?我看她连进ghostdom的准资格都还没有吧?”男孩特地的亮了亮他胸口左上方的编号,口气十分的欠扁。

  唉,看来今年能进ghostdom的人又少了,但愿那个小丫头能留几个活口。

  “你的编号是多少?”夏紫灵手夹着一根不知道从哪来的银针,上面涂着不知名的液体,但仅仅只看了一眼就能让人本能的认为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十三号。”男孩的脸上不再是质疑的表情了,而是惊恐。毕竟能拥有进ghostdom资格的能有几个不是精明的?

  “一到十二号,列队报数。”夏紫灵收起了银针,她的东西可不能用在这种白痴身上。

  “九,三,六,一,二……”

  等报到十二后夏紫灵面无表情的看向十三号。

  “听到了吗?这里的每个人都比你要强,而我比他们强一百倍,一千倍。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我...我...”男孩吞吞吐吐的样子让三长老暗自摇了摇头。

  唉,现在的人悟性真是一代比一代差。

  “丫头,我先走了。这群小家伙们就让你来管了,我去和那群老不死的下棋了。”三长老扭头向城堡的三楼走去。

  等三长老走后,夏紫灵开始了她那惨无人道的筛选方法。

  “好了,除了十三号,其他人都跟我走。”夏紫灵转头走进了城堡的中央,头也不回的对她身后的人说:“冥界和ghostdom虽然从字面上来看只有中英双语的区别,但是实力上却有着天与地的差距。如果说冥界的人是出色的话,那ghostdom就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想进入ghostdom可是难如登天,进入ghostdom的资格只有一次,失败的下场我就不说了,毕竟人都死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

  谁也想不到这孤寂的黑色城堡的中央竟别有天洞。如果用一个成语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世外桃源。这里有许多罕见的动植物,有些甚至是早已灭绝了几百年了。不仅如此,当你抬头往天上看的话,你会发现一座冰紫色的城堡浮空在碧空如洗的天空。它就像高高在上的神王,漫不经心的看着地上的蝼蚁。

  七年后

  夏紫灵手里提着水壶,将水均匀地洒在的一株只有叶子的花朵上。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水异常的晶莹剔透,而且每滴水滴里都有一滴血红色的血珠。

  “九号,这是我给你上的最后一课。”夏紫灵放下了水壶,坐在了贵妃椅上。

  “这个世界上有因就有果,有分就有离。命运,是一种可有可无的缘。若你信它有,那它便存在;若你信它无,那它便不复存在。一切,都因人而异。”

  “那那些相信命运但却要挑战命运的人呢?”九号从屋内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两杯还冒着热气的茶。

  “他们啊...”夏紫灵接过茶水,轻轻抿了一口,说道:“曲还未终人早散。”

  九号的身体微微一震,手中的茶差点洒了出来。

  久良,

  九号起身,放下手中的茶。“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我们就在这住了七年。”九号有些感叹。

  “......”夏紫灵没有说话,继续默默的喝着茶。

  九号也不想自讨没趣,毕竟他已经习惯了夏紫灵的性格了。

  “夏紫璃。”

  夏紫灵,夏紫璃......

  九号,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夏紫璃了。

  夏紫璃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哀怨:“和这还真被三号猜准了。这名字好是好,但却是个女人的名字啊。”夏紫璃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手表。“夏紫璃就夏紫璃吧,总比没有名字好。时间快到了,我先走了。”还没说完就跑出了花园。

  夏紫灵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盯着夏紫璃用过的杯子看。

  这时,那朵曼珠沙华竟然开出了血红色的花骨朵,而且它的叶居然没掉。

  等花完全开了后,夏紫灵喃喃自语道:“曲还未终人早散...但水仍流茶未凉……”或许,她应该试着去相信,毕竟她的时间不多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