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记得等我

  正是花雨满山的季节,涂山深处景色更是秀丽宜人。

  涂山九尾狐族的礼仙阁内

  一位满头银发高高盘起的老妇人,身着宝蓝色华丽锦衣,神采威严面无表情的高坐在礼仙阁正堂的顶仙椅上!怒视下方正在焦急等待的涂山云州夫妇说道“看看你们教出来好女儿,如今都做了什么?自断狐尾?竟然与龙族私定终身?她涂山鈅黎还把我这个狐主放在眼里么?您们两位对此事就从不知情么?还是有心弃盟婚而不顾,护着你们的好女儿?”

  当涂山鈅黎自断狐尾的那一刻,礼仙阁阁顶的星图她的狐星便暗淡了,涂山九尾白狐自始祖开始便盟约八荒担当九州凡尘的帝王宿命。每只九尾白狐都承载着每一世的帝王宿命。因涂山鈅黎自断狐尾将受到惩罚便会影响她掌管的凡尘帝王的宿命!因此一向偏爱她的狐主才会如此发怒,更是因为疼爱她,愤她自残伤害自己而怒。

  礼仙阁只有经历过九劫的九尾狐族接受盟婚后产下过狐孙的品级方可入阁,礼仙阁受俸着九州的子民供养得到供养的九尾狐方可入正仙道。

  此时阁内站着除了涂山云州夫妇以外还有涂山青云夫妇、涂山破云夫妇、涂山秀夫妇。整个涂山九尾白狐一族的盟婚仙律特别严谨以致他们每一对盟婚夫妇都是狐主选拔盟定好的,涂山鈅黎是这一代盟婚的最佳人选。

  现在涂山鈅黎违反仙律要受到惩罚,故而影响了她盟守的这一代凡尘帝王的宿命,她要对此全权负责。

  狐主罚她盟婚后九万年不得入礼仙阁受俸凡间供养,再封其元身在万劫塔下受刑凡间九世的期限。她的元神要化作品级低下的狸幻化人身去凡间辅佐在她盟守的九世帝王,期满方可归位盟婚育子。

  拓跋敖邑紧紧的抱着涂山鈅黎来到涂山深处的九尾狐族。

  一道坚不可摧的结界屏障拦住了拓跋敖邑的前行,他低下头,俯身亲吻了下涂山鈅黎的唇,温热而柔软的触感传遍全身,“等我...即使我的记忆被墨海全部吞没,我绝不允许你把我忘记,你若敢把我抛弃,我定会比拔掉全身龙鳞更加痛苦,记得等我...等我回来...”,拓跋敖邑俯在她耳边轻生的说完,便从腰间取下他龙族嫡长子玉佩系在涂山鈅黎腰间;恋恋不舍的看着她好久,左侧的心房痛的难以呼吸,心痛的感觉深刻入骨,敖邑从来没有过如此的狼狈不堪,他...真的爱了,而且爱的痛彻心扉,爱到骨髓,爱到刻骨铭心,他的爱!万般考验,磨难重重,此生他唯有涂山鈅黎。紧紧的抱着鈅黎娇小的身躯,敖邑想就这样永远的抱着她。

  时间无情的流逝着,敖邑看着鈅黎的脸色很难看,身边又没有吸灵草又没有紫葵丹,此刻的鈅黎需要及时调养,想到这里才不情愿的把涂山鈅黎放进结界,因为九尾狐族的领域没有狐主的邀请是不可私自进入,此刻他也不想面对整个狐族对他心爱的人指责,如果他进入了,只能带给涂山鈅黎更大的心里伤害,因为他无法继续守护她保护她,他要面对的是无边无际的永久黑暗的墨海!墨海的水比寒冰还要冷上几万辈,被打入墨海的龙族将贬去凡间承受凡人的生老病死永世轮回,直至逆鳞长出方可回归龙族,即使如此,拓跋敖邑也心甘情愿,不曾后悔过分毫...

  涂山鈅黎醒来已经是五天后的傍晚!断尾处的伤口已经不在疼痛了,身上也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只觉得嘴里干的很,想起身下地喝口水,可是身子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瘫软无力,脑子里回放着自己断尾的当天记忆,心突然如刀挖一般疼痛...正在想着,涂山鈅黎的母亲手里端着清茶走了进来。

记得等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