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到东海龙宫

  此刻的敖邑,想到灵瞳映出的紫光,那些内容仿佛在写他的身事一般。

  自小他和龙族其它的孩子就不一样,无论是天赋还是性格,敖邑都超出了同龄孩子该有的,一起成长的孩子们没人敢接近他,与他一起玩耍。敖邑从小对任何人,任何事都非诚冷漠,那双冷漠如冰的紫眸,让其它孩子们都退避三舍,不敢与他接近,敖邑也从不主动和谁混为一体,打成一片,永远都是自己一个人,后来敖澈出生了,自敖澈懂事以来,就喜欢粘着敖邑玩儿,而敖邑还从不理睬他,久而久之,这哥俩就形成了在外人看来非常别扭的默契,你闲你的,我玩我的,敖澈也只跟敖邑玩,也习惯了敖邑的冷漠。

  没一会儿金乌就飞到了敖澈的身边,此刻的敖澈脸色已经回复的很好了,敖邑采摘了几颗吸灵草留给敖澈恢复真元。

  因为敖澈仍然昏迷不醒着,不能行水路回东海龙宫,金乌就亲自送敖邑和敖澈回去,告别依依不舍的毕方,敖邑心里多了一份归属感,这里,这座蓬虚仙岛,仿佛有种力量吸引着他,让他不由自主的向往这里,我种想留下生活的冲动!

  海域申时,金乌已经送别敖邑与敖澈到达东海龙宫处,放下敖邑和敖澈,金乌不舍的告别了敖邑,返回蓬虚仙岛处,继续它与毕方的使命,守护着蓬虚仙岛。

  被搀扶着的敖澈仍然没有清醒过来,这是食用吸灵草的作用,必须睡上三天,才可以清醒,在睡梦里将伤口和真元愈合,敖邑自当是知道的,可是敖澈的母亲蓉汐龙妃,见到昏迷不醒的敖澈被敖邑搀扶回来,整个人都不好了,立马跳脚起来!呵斥敖邑为什么伤了敖澈。自敖澈从小就喜欢跟敖邑玩时,蓉汐龙妃就非常反对,蓉汐龙妃非常不喜欢敖邑的冷漠性格。

  这次敖邑依然还跟往常一样,没有理睬蓉汐龙妃的问话,把敖澈丢给蓉汐龙妃后自己跟她一句话没说就向自己的紫灵宫走去。

  看到自己儿子昏迷不醒着,这敖邑的态度且又如此冷漠,蓉汐龙妃的火气开始上涌起来!

  敖澈的床榻旁,蓉汐龙妃急得痛哭着,东海龙王也焦急的等待着,看着自己这淘气的小儿子现在昏迷不醒的样子,东海龙王也有些怀疑敖邑起来!

  紫灵宫内,敖邑换好了干净整洁的衣衫,从沐浴室里走出。

  东海龙王急匆匆的赶到紫灵宫,见敖邑跟没事人一样,东海龙王气急了,却又不敢太过急躁的,逼问这从小就对所有事物冷漠的儿子,“邑儿,澈儿是怎么了?你蓉汐母妃说是你带澈儿回来的?”东海龙王压制着自己力量爆发的怒气,心平气和的向敖邑询问着,敖邑却像什么都不在乎的说“没什么,睡两天就好了”,听到敖邑这回答,东海龙王胡子都快气的飞起来了。

  “什么?没什么?你看看澈儿都昏迷不醒了,我用唤魂术都没能唤醒他,你竟然说没什么?”,东海龙王这下真的忍不住了,怒着眼睛向敖邑问话。

  而敖邑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漫不经心的擦拭着自己的湿发,“他吃了吸灵草,需要睡上三天,他身上的伤不是我弄的”,说完就转身回了自己的寝店,没有在理会东海龙王,“什么?吸灵草!难道你们去了蓬虚仙岛了,去那里干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那里的危险么?澈儿到底怎么伤的?”东海龙王想从敖邑的嘴里得到想知道的答案,可是敖邑头都没回的,继续往自己的寝室有着“说了不是我弄的,等他醒了你自己问他”。

  东海龙王真是拿这个儿子没办法,从小敖邑就是这个样子,别的孩子还在自己父母面前哭闹撒娇的时候,他却像个老成的大人一样,一边读着史记!

  东海龙王回到敖澈的寝宫,看着哭成泪人的蓉汐龙妃,心里还是有一丝心疼着,蓉汐龙妃看到东海龙王回来,急切的问到“那敖邑到底是怎么伤到我们澈儿的?”。

  东海龙王也不知情,可是听到自己的蓉汐龙妃问到,也没办法的回答“邑儿说他们去了蓬虚仙岛,澈儿不是他伤的,澈儿是吃了吸灵草,这昏迷也是吸灵草所致,跟邑儿无关”。

  蓉汐龙妃听到这话,不相信的质问“怎么可能,蓬虚仙岛那么远,那么危险,澈儿还是个孩子,他们去那里干什么?一定是那敖邑伤了澈儿的,我不管,我要那敖邑为我儿偿命”,说完就又哭闹起来,东海龙王也无奈的劝慰着“爱妃你莫要哭闹了,邑儿说不关他的事,这是一个误会,什么事等澈儿醒来就都明了了”。

  

回到东海龙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