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丢失的布雨法器

  如果换做是别人带敖澈回来的,那么,那个人也许早就别打入极冷的冰川海底的冰牢里了。

  面对自己的冷傲儿子敖邑,东海龙王真就无奈的退让着,从小就失去亲生母亲在的敖邑,东海龙王还是格外的疼爱着。

  既然敖邑说过了两天后敖澈会醒来,那么就一定会醒来的,东海龙王对这个儿子还是非常的信任,敖邑从小就话语很少,但是说的每一句话都很有分量,也绝对没有弄虚作假的时候。

  看着哭闹的蓉汐龙妃,东海龙王只能安慰她道“你看,澈儿的伤已经痊愈了,据说这吸灵草是疗伤的最上等神品,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蓉汐龙妃听到这里,也逐渐的停止了抽涕,握着敖澈的手,轻靠在东海龙王的怀里。

  到了为九州布雨的时间了,东海龙王告别妻儿,前去神淋祭坛施法为九州布雨,来到存放布雨法器的地方,却发现盒子空空如也,法器不见了!

  这让东海龙王感觉大害,丢失了布雨法器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九州布雨时间都是当年海神精心推算拟定出来的,坏了布雨时辰九州势必要引起旱灾的。

  平时这个龙族放置布雨法器的结界只有龙族血统的男丁才可以进入,想必不会被外来者侵入偷走的,一定是东海水晶宫里的人。

  东海龙王想着,立即遣回水晶宫,一路他突然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先是敖邑带着受伤昏迷的敖澈回来,后又发现布雨法器失踪,这不会就是个纯属的巧合,想着就来到了敖邑的紫灵宫内。

  敖邑正慵懒的侧靠在卧龙榻上看着书简,听到来人的脚步声,抬头看向来人,紫灵宫这一万多年来,平日也就东海龙王和敖澈来往,现在敖澈昏迷,那到来的一定就是东海龙王了。

  “邑儿,你跟父王说,布雨法器是不是你拿走的?”,东海龙王质问的口吻向敖邑讨要答案,敖邑正抬起的俊脸一顿,“父王在说什么?布雨法器不见了么?”,敖邑用怀疑的口吻回道东海龙王,听到自己这性格孤冷的儿子这样反问自己,看来真的不是敖邑拿走的,他还是很相信自己这个儿子的,“好了,你不知道就算了,我相信不是你,法器不见了,有人拿走了我的布雨法器,已经到了九州布雨的时辰了,如果找不到布雨法器,九州会引起灾荒大乱的,我们八荒四海的三昼夜,就是九州的一年,耽误不得”。东海龙王焦急的表情看在敖邑的眼里,“父王,您到别处去寻吧!我不曾见过”,说完继续低眸看着手里的书简。

  东海龙王急匆匆的赶去敖澈的寝宫,蓉汐龙妃神情疲倦的守在敖澈的床边,看着自己儿子昏迷的样子,心疼不已,看着急匆匆走进来的东海龙王,关切的问到“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你这是怎么了?”,东海龙王面色非常难看,蓉汐龙妃将东海龙王焦急的神态尽收眼底,“布雨法器不见了,现在只能一一排查了,可是澈儿却如此,只能先询问其他了,澈儿等醒了再问吧!”。

  “什么?布雨法器不见了?那怎么了得,王爷,您会不会因此受到海神定下来的责罚呀?”,蓉汐龙妃焦急的问到。

  “不管那么多了,先找到布雨法器最重要,否则九州凡尘的百姓就要受到灾荒了,这才是大事”,东海龙王有些!焦急的神态,他担心的不是自己将受到的天谴,而是九州凡尘的子民们。

  东海龙王来到紫金宫的正殿内,启用了龙王玉佩,唤醒了所有龙魂,这龙族玉佩每一块都有龙魂所在,只有龙王佩戴的龙神玉佩,才能唤醒整个东海龙族佩戴的玉佩龙魂。

  各个寝宫内殿的龙子们看到自己玉佩的龙魂在闪动着,知道一定有事情发生了,都急匆匆的赶到了正殿内,敖邑也不例外,看到自己玉佩的龙魂被唤醒,也慵懒的起身赶到了正殿。

  正殿中央的龙神椅上,东海龙王端坐在此,手持龙神玉佩,看到自己除了昏迷不醒的小儿子敖澈,剩余的六个儿子都来到了。

  东海龙王大儿子敖玄,掌管东海的水族生态;二子敖丰掌管东海各个的出入关口;三子敖硕掌管东海所有史记;四子敖邑掌管东海的布雨时律;五子敖淳、六子敖尹、七子敖澈龙龄均为满,不可受职。

  

丢失的布雨法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