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嫡长子玉佩

  东海龙王神情威严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们,语气严肃的问到“你们谁动了我龙族的布雨法器?”,站立一边的各龙子闻言都面面相觑,一头雾水。只有敖邑一人泰然自若,悠然自得的站立一旁,不去理会他人,冷俊的容颜看不出一丝的变化,仿佛没有听到自己父王的问话一般。

  大王子敖玄率先上前一步施礼回到“父王,玄儿不曾动过布雨法器”,接着二王子敖丰、三王子敖硕、五王子敖淳、六王子敖尹都一一上前表示不曾动过布雨法器,唯独四王子敖邑原地未动,大家都齐齐回头看向敖邑,却都不敢说什么!

  大王子敖玄看着悠然自得的静肃一边的敖邑,心里有些担心这个弟弟,如果这法器真是敖邑拿的,那父王这次是不会在估计他从小失母而格外对他开恩的。

  大王子敖玄是这七个兄弟当中最为高德的,对待弟妹们,从来都是疼爱有加,性子也是最最柔和,和蔼可亲的。

  东海龙王看向站立的儿子们,都用各自猜疑的目光审视着敖邑,看不出他们谁在说谎,谁又真的拿了那布雨法器,“孩儿们,如果你们当中谁拿了布雨法器,现在承认,给我交出来,为父必将既往不咎,不会处罚你”,龙王宇宙心肠的向自己的儿子说着。

  站立的龙子们都咬定没有拿过布雨法器,唯独敖邑不去辩解,这让大家更怀疑了。但是东海龙王了解自己的这个冷傲的四子,他说没有就一定没有,特别是敖邑,他本身就是掌管龙族的布雨时律的,更懂得这布雨法器对九州的重要性。所以这敖邑不会随意拿走布雨法器。

  一时间断定不了谁真凶,谁都不承认自己拿了布雨法器,“既然你们都是清白的,那好!你们当中无论谁能找寻出布雨法器,为父就把这块嫡长子的龙王玉佩赐予给他,不用我说,你们都知道他的威力”。东海龙王拿出自己的龙神玉佩在站立的儿子面前晃动着。

  这块龙神玉佩最早是出于龙族先祖的嫡长子之手打造出来的,一共打造了四块,起初四海还没有成龙王时,这四块玉佩就叫做嫡长子玉佩,后来四海龙族被海神各封为自己海域的龙王后,这块嫡长子玉佩就被叫做龙神玉佩了。

  这块嫡长子玉佩不只是能召唤出龙族玉佩的龙魂,还可以号令海域所有水族。

  大家看到自己的父王拿出龙神玉佩来做奖赏,都在内心蠢蠢欲动起来!互相看着对方,猜忌这对方,都想尽快找到布雨法器来换取这个梦寐以求的奖赏。

  敖邑看了龙神玉佩一眼,不屑一顾的样子一点儿都不掩饰的流露出来,恰巧东海龙王正看向他,看到敖邑的表情,龙王更是笃定的,自己这个儿子一定不是真凶。又被敖邑的神态所气恼,难道这龙神玉佩都看不上眼么?这个儿子自己真是不了解了。

  大家还在各怀鬼胎的讨论着怎样去发觉线索时,不合群的敖邑却冷冷的转身往外走了,没有向自己的父王告辞,也没有向大家打声招呼,自己径自离开了正殿。

  东海龙王看着敖邑的背影,心里不知怎么的,这个笔直挺拔的清冷背影,为什么会有那么强大的压迫感,仿佛整个龙族对他而言都是不屑一顾的,强大的气场压倒了高高在上的东海龙王的内心。

  敖邑没有回自己的紫灵宫,却径直去了敖澈的赤灵宫。

  来到赤灵宫门外,两个龙卫正现在门口,见到四王子到来还是被惊讶了一下,因为敖邑从来都会来这里,一时间忘记了第一时间向这冷傲的四王子行礼,一个龙卫反应过来,赶紧拱手弯腰,向敖邑施礼,另一个龙卫见此也赶忙拱手弯腰向敖邑行礼,平日里,这两个龙卫也算经常见到敖邑的,因为敖澈经常去找敖邑,每次他们两个都会跟在敖澈身边一同,只是还从没见过敖邑来过这赤灵宫呢!所以一下子愣住了。

  “敖澈最近在做什么?见过什么我们龙族以外的人么?”,敖邑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起伏,那双紫色深邃的眸子,让人多看上一眼就会被沉浸下去,龙卫有些恐惧敖邑的清冷气场,这个龙卫想了想,低着头不敢抬头直视敖邑的眸子,轻声的道“回禀四王子,七王子近期没有见过龙族以外的人”,龙卫小心翼翼的回答着敖邑的问话,接着又胆战心惊的说道“不过...不过...”,敖邑没有做声,只是清冷的注视着低头回话的那个龙卫,仿佛是感觉到了敖邑的注视,手脚顿生冷汗,这气场太过鄙人。

  

嫡长子玉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