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镇海灵骨

  听蓉汐龙妃刚刚说完,敖澈赶紧起身,这动作怎么样也看不出是伤病初愈的架势,“母妃,我锦袍呢?快给我,我去找四哥”,敖澈有些焦急的向蓉汐龙妃索要自己的衣衫。

  他自己心里有数,敖邑从没来过自己的赤灵宫,这还是第一次,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否则凭敖邑的性子,不会来他这的。

  “你这孩子,刚刚醒来就要往出跑,能有什么急事!赶紧躺下好好休息!”,蓉汐龙妃有些不满的语气对敖澈呵斥道。

  “哎呀!母妃,你不懂四哥,赶紧给我锦袍”,说着敖澈就赤脚下床,蓉汐龙妃见儿子执意要去的样子,只好为儿子把衣服穿好。

  “去吧!去吧!去吧!都多大了还这么任性,醒了都不关心你母妃了,就知道你四哥”,敖澈听到自己母妃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撒娇的抱住蓉汐龙妃,“好母妃,您最好了,最疼我了,澈儿永远最爱自己的母妃”,说完还在自己娘亲脸上亲了一口,这招对蓉汐龙妃非常管用,蓉汐龙妃对自己儿子投来的撒娇很是受用,心里满满的宠溺看着自己这个小儿子,怎样都看不够,敖澈穿戴整齐,拿着蓉汐龙妃递过来的吸灵草边走白吃。

  蓉汐龙妃看着自己率真的儿子,心里的母爱再次泛滥起来!“唉~这孩子...总算没事了!”,这三天,这位母亲日夜守护在昏迷不醒的儿子床边,即使在疲倦,也会坚持守护下去,当看到自己儿子病愈如初一般了,心里顿生欣喜,困意也席卷而来,再也坚持不住了,回到自己的寝宫就熟睡了下去。

  另一处的紫灵宫内,敖邑一身玄色金线暗花团龙密纹大氅,罩着白色的里衣,一条玄色白玉腰带围在腰间,直直的墨发垂在脑后,头顶简单的竖着一个簪髻,一根白色砗磲素簪横插在发髻中间,显得格外素雅,手里拿着他的龙族玉佩不停地摸索着,幽深的紫眸深邃出神的望着窗外高大的红色珊瑚,那株珊瑚是敖邑儿时一个人私自出去玩儿时,不小心被这珊瑚卡住,正在这珊瑚快要拖走他的时候,寻找他的龙卫发现了他,并且禀告给了东海龙王,龙王得知后将这万年红珊瑚齐地斩断,!用龙神玉佩吸取了这万年珊瑚的灵气。

  红色的珊瑚,是海底龙族镇海灵骨,一株灵骨要修行万年,修行万年后方可变换成红色,才可不死永生这海底。

  幼年的敖邑得知自己的父王斩断了那株万年红珊瑚后,心里非常愧疚,如果不是他一时的贪玩,怎么会让这万年珊瑚如此无辜的丧了性命呢!于是敖邑第一次恳求自己的父王把那株死去的红珊瑚赐给他,摆放在他的紫灵宫宫院内。

  现在的九州凡尘在敖邑心里就仿佛是这红色的珊瑚,而敖澈就像当年幼年时的他,敖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殊不知净会害了多少九州凡尘的子民。

  敖邑正在想着,门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四哥,四哥......”,敖澈边走边喊着,敖邑像是没听到一般,继续出神的看着窗外的大珊瑚。

  “四哥,你来我赤灵宫了?”,敖澈走到敖邑身边,嘴角挂着好看的笑容,向敖邑问到。

  “四哥,你在看什么?”,见敖邑不说话,敖澈又继续问到。

  “澈儿,你知道这个珊瑚来历么?”,敖澈有些微怔,这件事全龙宫的人都知道,他自然也知道的,“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呀!今天怎么想起问起我这个了呢?”,敖澈不解的问向敖邑。

  “你现在就好似当年幼时的我,而九州凡尘的百姓就如同这株灵骨一般”敖邑第一次宇宙心肠的对敖澈说话,平时都是不太和敖澈搭话的,敖澈来紫灵宫都是自己一边坐着看书,或是跟敖邑聊天,虽然敖邑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但是敖澈已经习惯了,不觉得怎样。

  

镇海灵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