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澈儿,别怕...有我在

  敖澈听了有些惊讶!“这...我没想过,到了蓬虚仙岛上也没遇到毕方鸟,没能有机会使用呀?”说着,手一挥布雨法器出现在了敖澈的手里,“四哥,这东西怎么才能使用呢?我还真不知道”,说着,挥动着布雨法器,研究着,敖邑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仿佛冰川里的冰潭一般,冷的让人看一眼仿佛整个身体就会被冰冻起来一般,敖澈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你睡了三天你知道么?”,敖邑又重复了一遍问话,正在摆弄着布雨法器的敖澈突然察觉到了敖邑的问话有些问题所在,他一直强调着时间,而不是他的病情,敖澈小心翼翼的问到到“嗯!是呀!我竟然睡了三天了,怎么了四哥?”敖澈把问题又问回了敖邑。

  “你知道海域三昼夜是九州凡尘的多少天么?”,敖邑郑重其事的向敖澈提问到。

  紫灵宫内的气愤有些微妙,仿佛一个导火索在蔓延着,敖澈看着冷着冰块脸的敖邑心里直打鼓,“这个么...父王从小就跟我提到过,大荒史册里也有记载过,海域三昼夜,九州一载时”,敖澈好似一个好学的孩子般回答着敖邑。

  敖邑冷着脸问到“那你觉得九州凡尘一载不曾降甘露一滴,那会怎样?”,听到这里,敖澈仿佛一切都明白了,醍醐灌顶一般,自己!突然打了一个激灵,“这...这...太可怕了!”,敖澈低声的自语着。

  敖邑看到敖澈的神情,内心还是比较欣慰的,因为这个小龙弟,内心还是比较大义善良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鲁莽,而带来的灾难了。

  “澈儿,跟我去见父王,把事情跟父王解释清楚”,敖邑最终还是鼓励着敖澈去向父王请罪了。

  “不要,我才不要去,被父王知道我拿了布雨法器还不得关我一百年啊?我才不要,我等下偷偷的把法器放回去就是了”,敖澈孩子气的认为着一切悄然的都会结束。

  敖邑又冷着脸说到“你若执意如此,那我也不管了,一切后果只能你自己承受了,现在父王已经悬赏彻查此事了,你若自己承认了,也许父王会网开一面,但若果你是被彻查出来的,那我也不敢保证父王会不会让你永生不得出龙宫半步”,敖澈听到四哥说完,脸色变了又变,也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了。

  低着头的敖澈没有了勇气抬头看向冰块脸的敖邑了。

  “你若在等,布雨时辰又要到了,如果九州凡尘在不曾落雨,那么你将铸成大祸了,到时谁也不能保你了”,说完,那对紫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犯了错的敖澈。

  “走吧!澈儿,别怕,有我在...”听到敖邑这话的敖澈,心里顿生一股暖流...这还是我那个万年冰川心的四哥么?真想用力很捏一把自己的大腿内侧,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听到敖邑的话,敖澈的心里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仿佛在大的难题都被这一句话给解开了。

  “走吧!四哥,我都听你的”,说完兄弟两个一前一后的出了紫灵宫,向着自己父王的寝宫走去。

  一路兄弟二人无话,而敖澈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打鼓,七上八下的。

  很快到了东海龙王的寝宫门外,敖澈在门口顿了顿足,有些迟疑,敖邑看向迟疑着的敖澈道“进去吧!别怕,澈儿;一切还有我,放心,不会有事的”,敖澈又一次被鼓励了。

  走进龙王寝宫,一个宽大的卧龙榻,四周镶嵌无数颗东海硕大的夜明珠,把整个寝宫照耀的通明,如海面的白昼一般。

  东海龙王手里的龙神玉佩闪动着荧光,这是与布雨法器的回应,终于回来了,龙王看着手里的龙神玉佩,心里暗暗的叹息了声。

  靠卧在卧龙榻上的东海龙王手持龙神玉佩,抬头看向从门外缓缓进入的两兄弟,敖澈手里依然拿着布雨法器,步伐有些凌乱,不知如何是好!而敖邑却步履从容,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澈儿,别怕...有我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