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请示前往九州

  东海龙王看到战战兢兢的小儿子敖澈,就知道一定是他拿了布雨法器的,本想发作,又看到敖邑在一边,这势必要盘问一遍在做定夺。

  “父王,澈儿知道错了,是澈儿一时任性拿了布雨法器,我也没想到自己会睡了这么久,本想从蓬虚仙岛上回来就悄悄的把布雨法器还回去的,可是...可是...”敖澈很诚恳的向自己的父王承认着自己的过错。

  龙王看着敖澈手里的法器,心里的火气顿生,“你个不知轻重的东西,什么都敢动,这是你能随意说动就动的么?你知道他有多重要么?如果这法器被你丢失了或是落到叵测之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搭上我东海一族的全部人丁都无法挽回九州的灾难”,听到自己父王这番话的敖澈心里开始害怕起来!心想,“四哥啊...四哥...不是说好的你来顶着么?说好的还有你呢?你怎么不吭声呀?”敖澈心里暗骂着,偷偷的看向冷冷的站在一旁的敖邑。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还不算太糟糕,还有挽回的余地,敖邑感觉到了敖澈投来的求助目光,却好似没有注意到一般,仍然冷冷的站在一旁不做声。

  “澈儿,你现在可知道自己犯下的过错了么?”,龙王貌似一位严父一般,问着做错事低着头的敖澈。

  这话一出,敖澈立马跪下来,表情诚恳的认错“父王,孩儿知道错了,我在也不敢了,从前没有好好听父王和母妃的教诲,以后会好好跟四哥学习,不在让您在为我操心,再也不在闯祸了”,敖澈还私心的拉了敖邑进来,心想“哼...说好的帮我顶着,可你就站着不动,别怪我拉你进来了,四哥”,低着头不语的敖澈心里却打着小算盘。

  “是啊!你也该跟你四哥学学了,做事之前考虑好后果,澈儿,父王看在你伤病初愈,就体罚你嗜龙鞭之刑法了,你就在你的赤灵宫给我好好悔过,好好读书吧!没有我允许不可走出半步”,听到自己父王如此的责罚,敖澈心里直叫苦,“难道他父王把他当做敖邑了不成!可以百年不出紫灵宫一步,该死,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这下害苦自己了”。

  “父王,孩儿有话要说”,站在一旁的敖邑突然打断了敖澈的愁绪,向东海龙王弯腰施礼。

  “嗯!邑儿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过不要为这个小子求情就好”,东海龙王想提前堵住敖邑即将求情的嘴,敖邑姿态贤宜的望向东海龙王,“父王,孩儿认为当下最重要的不是对七弟的惩罚与否,而是如何拯救九州凡尘的灾荒才是,听闻九州凡尘不但因为我们东海龙族的失误,造成了旱灾,而且还有地灵族的妖兽作乱,孩儿是想秉请父王让孩儿代替七弟前往九州凡尘平息地灵族的妖兽之乱”,说完又施个礼,安安静静的听龙王的回答。

  东海龙王听到自己这平时不多话的四子如此说到,心里还是惊了一下,本以为这不问世事的儿子,什么都不会过问,没想到,他还真是心怀苍生,这才是他龙族还有的气魄。

  东海龙王满意的看着敖邑,看向他那双和自己一样的紫眸,七个儿子,只有这性格极度冷傲的四子敖邑才拥有这龙族最最纯正的血统,想到这里,不免有些伤怀的想起因生育敖邑而难产修寂的正妻来。

  “邑儿,你能有这样的想法,父王为你而感到高兴,不过那九州凡尘是由涂山九尾狐族来庇护的,想必涂山狐主已经处理好地灵族的作乱了”,东海龙王说的是实情,九州凡尘本来就是由涂山九尾狐族来庇护的。

  敖邑听到父王这样说心里泛起一种鄙夷的情绪“父王,孩儿是想,地灵族之因为在九州凡尘作乱,我们龙族是逃脱不了关系的,因为我们的失职导致了九州的灾荒,那地灵族的妖兽也是趁着如此才会前去作乱,也是外向我们龙族挑衅,我堂堂四海龙族岂可被那低微的地灵族所危视?”,敖邑的情绪高昂起来,面对着龙王的回答。

请示前往九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