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敖澈的禁足

  东海龙王听到敖邑如此见解,心里颇为满意,自己岂不知那地灵族如此嚣张,定是以为龙族起了什么内乱了,才会火上浇油的到九州作乱,这样龙族会罪上加罪起来!到时神界定会追究慌乱的起源,龙族定会受到强大的惩罚。

  “邑儿,好!父王就允许你前往九州凡尘平息地灵族妖兽作乱,来!父王的这块嫡长子玉佩你拿好,有什么需要我龙族帮助时可以召唤我龙族的龙魂”,说完,东海龙王拿出龙王玉佩伸向敖邑。

  跪在地上的敖澈眼睛瞪的大大的,难以置信的看着东海龙王手里的龙王玉佩,就这样把嫡长子玉佩给了四哥了?这可是龙王佩戴的玉佩啊!属于嫡传的,只有龙王才可以佩戴,而龙族的规矩并不是嫡子世袭的王位,而是龙族步入神位的首个龙子才可以继承的。

  敖邑却不以为然,拜谢的龙王就上前接过了嫡长子玉佩放入怀里,他不是龙王,是不可以在龙族把嫡长子玉佩佩戴腰间的。

  敖邑又对东海龙王请求道“父王,七弟也是一时心性贪玩,才会惹出此乱,七弟生性好动,但是心地纯善,您不要在迁怒于他了,从小七弟就跟我在一起,是孩儿没有做好一个哥哥的榜样,把弟弟待的如此冥顽不灵的,这也都怪孩儿的错”,敖邑破天荒的为敖澈求情着。

  东海龙王被敖邑的话惊住了,这个不问世事的儿子,还以为不会为任何人任何事去动容,看来要从新审视这个冷傲的儿子了。

  “嗯!你能这么想,父王也欣慰了,我们龙族坚守的使命不只是四海的太平,还有九州的平衡,邑儿,既然你也为澈儿求情了,那就惩罚他禁足赤灵宫一载不可出入吧!”东海龙王其实也就这么想的,也想这么安排的,正好敖邑为敖澈求情,就顺了他的意,还可以让这兄弟两个的关系拉的更亲近些。

  还继续跪在地上的敖澈,听到这惩罚心里大为感谢,已经在心里把敖邑谢上个几万次了,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惩罚,还以为万受到鞭刑和百年的禁足呢!这下好了,虽然一载不能出去赤灵宫,那也比皮开肉绽而且百年不能出龙宫来的更轻松好过多了。

  敖澈立即向自己的父王叩拜“谢谢父王的宽容,孩儿再也不会做出如此愚钝的事来了,多谢四哥的求情,日后澈儿必将更加努力的修行,更加努力的学习”,敖澈表演的很是卖力,眼泪都快夺眶而出了,心里却想着,“哎呀!我得父王,快让我起来吧!腿都酸麻了”。

  东海龙王听到敖澈如此话语,心里的怪罪也减少了几分,毕竟这还是个孩子,他犯错自己也逃脱不了干系的,“澈儿,起来吧!以后做事不可如此不顾全大局了”。

  敖澈欣喜的叩谢着自己的父王,赶紧起身站立,虽然腿脚酸麻,却也不敢在此时松动。

  “好了,到了布雨时间了,我要去神淋祭坛布雨了,你们兄弟且先回去吧!澈儿好好思过,邑儿你几时出发,记得与我通知下”,说完,东海龙王拿着布雨法器走出寝店,向着神淋祭坛而去。

  敖澈见看不到父王的身影了,赶紧活动下自己筋骨,冲着敖邑就扑了过去,紧紧抱住敖邑,黏腻的说到;“四哥,你真好,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以后四哥需要澈儿的地方,四哥尽管说,澈儿一定尽全力为你办事”,说完又黏腻的贴紧敖邑,看着这么率真的小龙弟,敖邑还是有些心里暖暖的,这偌大的龙宫,也就敖澈愿意这样与他亲近了,不管从前敖邑对他多冷淡,这敖澈都不曾改变过对他的崇敬和黏腻,甚至是敖邑都不知道敖澈为什么会如此喜欢和他黏在一起。

  东海龙王匆匆前往神淋祭坛为九州布雨,来到祭坛前,东海龙王拿出布雨法器,又将自己的食指破了血口,血液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祭坛之上,当血液滴入足够了,东海龙王收回了滴血的手,运用自己的神力开始驱动布雨法器的力量,为九州布雨。

  之所以东海龙王会用自己的血液施法布雨,也是为了九州凡尘的苍生,龙神的血液如果送去祭坛内,九州凡尘的土地会被一中无形的神力滋养着,这种神力可持续10载,等这神力过后,受过灾荒的九州也将恢复了以往的太平盛世了。

  

敖澈的禁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