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酒楼再遇

  偌大的松林里,秋风瑟瑟,一阵微凉的秋风轻轻吹过敖邑俊俏的脸庞。

  一个潇洒的转身,大手一挥,一阵大风吹动着美人松,一颗已经成熟的松果因为树干的摇晃,脱落下来,砸在了鈅黎的头上,被砸的鈅黎才从熟睡中醒来,伸伸懒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又看着前面不远的地面躺着身首异处的恶兽,疑惑的望了望周围,除了她空无一人,“难道刚刚有人救了我?”,嘴里低声的念叨着,起身走向哆罗恶兽的尸体旁,拿出一个白色的白玉瓶,打来瓶口,闭上眼睛右手禅指,开始做法。

  从白玉瓶内缓缓涌出一道白色气体散落在恶兽的四周,将恶兽包裹起来,没一会儿,庞大的哆罗恶兽尸体,就变成了一缕青烟。

  收起白玉瓶,又围着四周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心里有些疑惑,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本事,没有厮打过就能将这地灵族的恶兽杀掉!

  “看来以后睡觉不能掉以轻心了”,鈅黎自言自语着,向着都城的丰京而去。

  一路安稳!只是鈅黎的肚子有些打鼓起来,这一天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了,平时就算几日不吃不喝也没什么,因为她平时吃的狐尾松的松果吃上一顿就可以几日饱腹。

  在这凡尘九州哪里去找这狐尾松呀?

  “唉~这什么时候才能到呀!我这小狐爪子都快磨破了,肚子都饿扁了,丰京啊丰京,哼~等我到了一定吃它个两天”,鈅黎抱怨着,边走边饿着。

  终于在傍晚前赶到了丰京,城门马上就要关闭了,鈅黎激动的在城门关闭前进了城。

  “哇!真热闹啊!”,从没见过这么多人的鈅黎,有些对九州吃惊,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路边小商贩的吆喝声,还有扑鼻的食物香味儿。

  鈅黎顺着香味飘来的方向寻去,来到一间大酒楼门前,这香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鈅黎着急的阔步而入,迎面走来一个伙计,“这位姑娘您是要住店还是要吃饭呢?”伙计满脸堆笑的问向鈅黎。

  “嗯!吃饭,饿了,有什么好吃的都拿上来”,鈅黎自己说的就是她想要的,但是店伙计却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说话阔气却衣衫平平的鈅黎。

  “姑娘我这小店菜品比较多,你是想吃点什么呢?”店里伙计开始为鈅黎点菜起来。

  此时正是晚饭时间,店里满满的人,几乎没有空位。鈅黎四处张望了下,看到一个独坐的人,面前摆放的美味佳肴,突然感觉更饿了,吞了吞口水用手指着那个独坐的客人对店伙计说道“嗯...我就要一份跟他一样的”,店伙计看向鈅黎指着的方向,“好好好...姑娘这边请坐,稍等下,马上菜到酒到”,说完,店伙计安顿好鈅黎坐下,自己赶忙去传菜了。

  刚刚被鈅黎指着的那个独坐的食客,此刻也转头看向鈅黎,“竟然是她?哼...!”,冷俊的脸上划过一丝嘲讽的冷笑。

  敖邑修长好看的手轻握着酒杯,一身玄色的长袍上绣着朵朵祥云暗纹,白色的里衣漏出一道洁白襟边在外,长长的墨发随意的散落在身后,

  一双暗夜般的黑眸冰冷的看着鈅黎并不漂亮的小脸。

  仿佛是感觉到了敖邑投来的眸光,鈅黎也不示弱的迎了上去,可是当鈅黎看到敖邑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惊了一下,心里暗暗说道;“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容颜,竟然还是个男人,这九州的人长得还真是好看呀!”。

  敖邑看着鈅黎花痴的样子突然觉得好笑,不屑的转回头,不在看鈅黎,自己独自喝着杯中酒。

  这会儿鈅黎的温酒和美味佳肴也上齐了,满满的一大桌,鈅黎不顾形象的开始大吃起来,嗯!这还是鈅黎吃过最好吃九州菜式。

  这会儿敖邑也吃吃喝喝的差不多了,付过餐费准备离开,到楼上的客房休息。

  鈅黎也吃的酒足饭饱,正要起身抬腿走人,店伙计走过来,“姑娘,您这还没结账呢?共十一钱贝”,店伙计说完就伸手向鈅黎索要。

  “十一贝?什么十一贝?哦...我...我没有,没...钱...”,酒足饭饱的鈅黎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真的没有钱贝,一个都没有。

  

酒楼再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