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莫名的思绪

  这酒楼的人都分分走出卧房,寻找着刚才发出惊叫声音的来源,可是只有一声惊叫,再也没有出现过,大家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只有鈅黎的房门和敖邑的房门内没有走出人来打探,因为探寻无果,众人也都各自回了自己的卧房休息了。

  此刻在出现的敖邑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清风居内了。

  敖邑脸色有些微红,一丝红晕爬上他的脸颊,虽然自己已经过已万岁之龄,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酮体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左心房的位置跳的不行,敖邑用手捂了下自己心脏的部位,突然,他不在内心火热了,这种火热感瞬间退去,因为敖邑发现刚才的女人与他在树林里救过的女人和今天援助的女人气息都是一个人的,但是容貌却大大不同,“噢……原来如此,屈屈小狐还玩什么变身的术法,哼...”,想到什么了的敖邑,嘴角泛起一丝丝笑意来,这笑意有些邪魅,有些诱惑,但是不同于平时的冷严。

  九州凡尘的夜晚来的很快,到了午夜敖邑还是一点困意都没有,躺在床上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鈅黎出水芙蓉般角色的容颜,和鈅黎气恼的模样,这种感觉让这冰块般心的敖邑有些融化,不知为什么,当他在松林里发现鈅黎时就对她莫名的产生不排斥的感觉,突然正巧有恶兽要凶害她,出自本能的营救了鈅黎。

  而再次在同一酒楼遇到,又是这女人出现麻烦,敖邑又情不自禁的出手搭救,这样的两次举动都已经让自己非常震惊和不能理解了。

  对于今晚的尴尬,敖邑只能安慰自己是个意外,谁让她洗澡还能睡着的。

  九尾狐族的人,敖邑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不知道她是青丘的还是涂山的?真想现在就过去问个究竟,还有想到九州现在的处境,再想想这只九尾白狐的出现,就不难理解了。

  辗转难眠的敖邑无法对鈅黎的影相在脑子里释怀,他突然很想知道这只九尾白狐到底是青丘的还是涂山的?她叫什么名字?狐龄几何?今晚的敖邑突然已改平日里的冷漠无情,不问世事。

  此刻的敖邑内心深处的一个地方已经开始柔软起来不在坚硬,只是他自己感觉不到而已。

  终于,他在也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找那只九尾狐问个明白了。

  大手一挥,衣架上的玄色长服整齐的穿在自己的身上,一个转身,消失在了原地,在出现时已经是鈅黎居住的卧房清雅居内,鈅黎的床边,“该死的女人,竟然又看见她在睡觉,怎么就这么能睡?难道你不是八荒的部族么,八荒的部族哪里有这么能睡的,你还真是个例外”,敖邑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鈅黎,心里暗暗的自语着。

  站在床边,默默地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女人,长长的睫毛,白皙的肤色,睡颜很美...

  敖邑站了许久,这次鈅黎没有从熟睡中清醒,是因为敖邑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不让鈅黎感觉到。

  不知道在鈅黎床边站了多久,鈅黎貌似躺累了,做了个翻身,敖邑以为她要醒来,突然一个转身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又是自己的卧房清风居内。

  已经快天明了,敖邑全无困意,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喝了口已经冷掉了的凉茶,心里有个地方依然无法平静下来,要说美人,敖邑也见过无数了,像鈅黎这样姿色的女人在龙族也是常见的,只是敖邑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任何一个。

  见天快要明亮起来了,敖邑上床躺下来,静静心,没一会儿也熟睡了过去。

  一早室外的人来人往嘈杂的声音就把敖邑从熟睡中吵醒。

  醒来第一件事就想到去鈅黎的清雅居看看她还在不在,走到清雅居门前,房门紧闭,里面没有什么声音,刚要转身,门突然开了,一位衣衫朴素的相貌平平的女子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敖邑站在自己门外,鈅黎有些惊讶的微怔了一下,敖邑已经将自己又一次换化成凡骨,鈅黎根本是看不出来他的真身的。

  “见过公子”,鈅黎向迎面的敖邑行个问安礼。

  敖邑冷冷的看着鈅黎,“嗯!姑娘好早”,敖邑见鈅黎又变换成这般初见时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想笑,难道她就对自己的容貌这般自信么?还要捡去原本的真容在这九州行走。

  鈅黎望着敖邑冷漠且有极其俊美的容颜,看的一时又出了神,敖邑的那双暗夜般的黑眸,让鈅黎情不自禁的多看一眼,“公子也好早,黎儿本想着要前去感谢公子昨日对黎儿的解围之恩,没想到会在门前遇到,黎儿就在这里多谢公子昨日的帮助,黎儿日后一定会尽全力报答公子的恩情!”,鈅黎又一次向敖邑以九州的规矩施了个叩谢大礼。

  

莫名的思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