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从哪里来?

  整个晨食堂的人都齐齐的看向鈅黎这边,敖邑毫不在乎的继续用眸光凶着鈅黎,而鈅黎就认定了眼前的大美男就是人类中脑子有病的一个。

  既然这小狐认为自己是个痴傻的凡人,那就痴傻着,正好看看这九尾狐族派来的小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我家住东面很远很远的地方,远道你没去过也找不到”,敖邑用着极为正常的语言方式对鈅黎说道着。

  可是鈅黎却听敖邑说什么都是一个痴傻的人在说话,因为敖邑平时都是冷冰冰的,说话都很自贵的,少言寡语的,又喜欢直勾勾的看人,说笑就笑的不停,也不顾及什么时间和地点,说不笑就瞬间收起笑颜,脸冷的跟个冰块似的,哪个九州的正常人会如此这般呢?

  敖邑见鈅黎盯着她看不说话,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里面藏着什么诱惑人的宝贝,让人与其对视上就无法移开。

  敖邑被这双迷人的眼睛深深的吸引了,昨夜女人的真容又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

  鈅黎此刻也发觉这个男人很有毒,只要自己与他对视,就不想移开视线,自己怎么会花痴到如此境地,脑子痴傻之人的眼神不应该如此深邃才是,“你从哪里来?”,敖邑突然问到鈅黎,鈅黎猝不及防的被问了这么一句,就本能的反应答到“涂山”,说完自己就回过神来了,想了想,让她知道自己是涂山的又能怎样,没有一个九州的凡人会知道涂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也不会有人知道涂山真是的存在,“嗯...跟你说了你也找不到,我的家呢!跟你一样很远很远,远的你也找不到”,说完鈅黎就对着敖邑萌萌的笑了笑,仿佛是在哄骗着不懂事的小孩子一般。

  敖邑听到涂山就明白了鈅黎的身份了,她一定是这一代涂山九尾狐族盟约九州的使命者。

  现在地灵族在九州如此作乱,她是要出面来平息制止了,看来自己是可以表露身份的,否则这小狐非真要把自己当做痴傻的凡人来对待了,这可不是敖邑想要的结果。

  “你累么?”敖邑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但是鈅黎心里咯噔了一下,是呀!她很累,这种变身术法确实很累,她的修为远远不够做到变身一次可在九州度日几载的,最多也就是几日就要恢复真容修养一夜才可以再次变身,所以鈅黎自从来到九州就非常能吃,因为消耗的能量太多,自己需要补充。

  “还好啦!昨晚睡的很好,所以赶了几日的路如果没有昨晚的休息,恐怕我势必要累坏了身子的”。鈅黎对敖邑解释道。

  “好了,说说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宝贝?看你的打扮也是富贵人家的人吧!你怎么自己出来的呢?没有人陪着你么?”,鈅黎很八卦的问了一堆问题,而敖邑却仿佛没听到一般,没有理睬鈅黎,直接走回自己的清风居。

  看着敖邑挺拔的背影,鈅黎有些出神,怎么这么妖孽的好看!

  平息下自己的思绪,鈅黎独自离开了酒楼。

  出了酒楼来到外面,秋风扫着落叶在沙沙作响,鈅黎虽然穿着单薄,但是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丝寒意,因为头上的发髻插着那跟碧刺,遇冷升温,让鈅黎全然没有感觉到秋的凉意。

  这座美丽的丰京都城,她要好好转转,熟悉这里的下人土风情,毕竟初来九州,很多东西对于鈅黎来说全都是陌生的。

  清晨的街道还算冷清,只有几处卖晨食的铺子在做着生意。

  丰京不比其它小城,没有禁地可以随处走动,这里是国都之城,所有的达官贵人都住在这座城市里,东渊门外是百姓居住的地方,东渊门以内就不允许普通百姓随意走动之处了,那里住着九州大周的最高统治者,大周的王。

  这一代大周王的前世,乃是苍羽族的一个大长者,因触犯了苍羽族的禁令,被仙界判罚到了九州来赎罪,他要受尽九州尘世的苦难方可在次回归苍羽族,列入大长者之位,这九州的帝王每一世的前生都出自于仙界之人,这九州乃是仙界的一个度仙处之一,犯了重罪的修仙氏族,就要将他们的千年修为化作福报,救济九州众生,以度他们犯下的罪行。

  

你从哪里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