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是苍羽族白纪元

  这蓬虚仙岛的封妖洞四壁都被海神施过法,没有一个妖兽可以破解逃离,穷奇醒来看向四周,有些恍惚,“这是哪里?”,穷奇只听说过这个封妖洞,却从来都没有亲自进来过,这里据说被困的都是极大罪恶的恶兽,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环顾四周后,鼻子里传来熟悉且又诱惑的味道,抬起双手,发现衣着和双手沾满了浓浓的血液,虽然血液已干,但是气味扔浓厚刺鼻的诱惑人心。

  穷奇不敢置信的回忆着发生的一切,他乃是修仙之兽,怎可无辜杀生饮血活吞生灵!

  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内心非常恐慌,自己究竟怎么了,对弑杀竟然会产生如此快感,他已经不可以继续修行仙道了,因为他修行的仙法在他嗜血生吐活人时就已经被他自己破解了,剩下的只有他自身的魔性,“既然出不去那就结束自己的生命吧!我不想永远活在囚禁的日子里”,说完穷奇一挥手,指尖变得非常锋利,对准自己的脖子割去,一道深深的血痕出现在脖颈处,鲜血顺着伤口冒出,穷奇因失血过度导致死亡,海神探不到封妖洞中穷奇的气息了,立刻释放了封妖洞中死去的穷奇出来,海神看到穷奇脖子上的血痕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看来这穷奇并非大恶之性,命毕方前去采颗紫葵丹回来给不省人事的穷奇服下,至于他是否能够生还就看他的自己的造化了。

  吞下紫葵丹的穷奇被毕方丢到了千里之外的八荒之中的西北荒,这里本是穷奇的故乡,而现在却由九尾狐族掌管着。

  穷奇依旧死相不变,没有一点气息,毕方看着穷奇有些不舍的将他的尸体放在了一个山洞之中后回到了蓬虚仙岛复命。

  怎知这穷奇在毕方离开后眼睛就缓缓的睁开了,嘴角也开始缓慢的上扬起来!

  看来海神是真的忘记了他是穷桑氏族的后裔,这穷桑氏族的妖兽最大的本事就是闭灵,将自己的三魂七魄全部封闭起来,让别人探寻不到他们的气息存在,产生一种假死状态。在加上那紫葵丹的相助,自己流逝的那点血早就补回来了。他现在不可能在修行仙法了,本性的凶残让穷奇内心深处一直没被开发出来的恶性完全释放出来,他不会在选择现在的西北荒,而是他要创建自己的领域,从此一个叫做地灵族的妖兽之族诞生了,而这地灵王的名字叫做穷奇。

  “公子...小心...”,鈅黎望着扑向白衣男子的地灵族魔兽大声喊到,只见那魔兽张开血盆大口向白衣男子扑去,一个转身白衣男子灵活的躲过了魔兽的攻击,白衣男子挥动着宝剑与魔兽开始打斗起来,一边的鈅黎竟然成了旁观者,双手已经握紧成拳头,焦急的看着白衣男子与魔兽的打斗,这魔兽仿佛感觉到了自己占不到一点便宜,就开始边打边跑,向着城外的方向跑去,鈅黎也紧紧的跟在后面,鈅黎的后面,一个眸光冷的让人看上一眼仿佛就会被冻住一样的英俊男子也跟在她的后面,只是他的跟踪确是无意识的,就是想知道这个女人究竟会怎样,敖邑冷着脸轻盈的步伐,快速的紧跟在鈅黎的身后。

  很快这地灵族的魔兽就逃到了郊外的林子中,白衣男子紧紧跟着不放,一个飞跃,白衣男子迅速的在魔兽面前布下了一个结界来阻挡魔兽的逃离,怎知那魔兽仿佛毫不在乎的样子,长有倒刺的长长大尾巴向前一甩,白衣男子布下的结界轻松就被魔兽给破解了。

  见状,白衣男子突然一怔,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布下的结界还从来没有这么轻松就被破解的。

  就在白衣男子微怔的一刻,地灵族的魔兽趁机便逃脱了白衣男子的当白衣男子回过神来时,已经晚了,再也追赶不上那地灵族的魔兽了。

  鈅黎也不在追赶,走到白衣男子身边以大周的礼仪向白衣男子谢恩“鈅黎恩谢公子的搭救之恩”,白衣男子见鈅黎对自己施礼,也连忙还礼“姑娘没事就好,只不过我想知道你是来自涂山还是青丘?”,鈅黎心里猛的紧了一下,心想,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难道他是修仙之人?

  白衣男子见鈅黎不做声,仿佛感觉到了鈅黎的想法,向鈅黎自我介绍起来,“姑娘,我乃是苍羽族人,名唤白纪元,姑娘你不用惊讶我怎么会识破你的变身之术的,能追上我的必定不是九州人氏,而你被地灵族画了骨,我当然可以轻而易举的识破你的真身”。

  苍羽族的诞生乃是为了抵挡地灵族对九州的灾害。

  苍羽族的苍羽王本是南海的梧桐凤山上,海神坐下的朱雀凤凰,在海神休寂后奉命海神生前遗愿,让朱雀以南海的梧桐凤山为巢以苍羽为族永世护佑九州抵抗地灵族的兴起。

  

我是苍羽族白纪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