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她“心跳”

  夜黑风高的九州,今夜注定无眠;敖邑独自静坐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鈅黎的影像晃动着,明明刚刚守了她一会儿才回来的,怎么自己的心还是悬着的,仿佛看不到她就坐立不安起来一般。

  起身下床,敖邑大手一挥,放在一边的衣服整齐的穿在了身上。

  心里什么都没想,一个转身出现在了鈅黎的卧房。敖邑就是这个样子,从小就是,无论做什么事,都是跟着自己的心去做,想到哪里就必须做到哪里,此刻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见到脑子里不停晃动的人影,来到鈅黎的床边,看着依然熟睡的鈅黎,心立刻就平静了下来,这女人有毒,唯一的解药就是她自己,敖邑这样在心里默想着。

  床很大,敖邑有种想睡上去的冲动,可是又不可那样做,鈅黎封闭了听觉,只要一触碰到她的身体,马上就会把咒破解掉,这样她就会很容易醒来,敖邑还没有做好与鈅黎交谈和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压制住内心的冲动,还是选择了外间的茶座,敖邑走到外间的茶座坐下,茶水已经凉透了,敖邑手指轻轻的一弹,水壶里的水顿时冒了热气,轻拿起茶盅摄了一口,水温刚刚好。

  室内漆黑无一丝光影,敖邑一双眸子仿佛是黑暗中的精灵般,在这漆黑的卧室内,敖邑虽坐在茶桌旁的椅子上,眼睛却看向鈅黎躺着的床榻之上,敖邑的夜视能力,仿佛是在白昼一般,再黑的空间里在他的眼里,都如同白昼。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渐渐地明亮起来!朝阳伸着懒腰缓缓升起!

  外面车水马龙的声音想起,已经到了晌午,鈅黎也睡到了自然醒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有些口渴,想着去喝口水润润喉咙,随意的抬眸看向放着茶盏的外室,一眼过去以为是个错觉,只见一身玄色衣衫高大身躯的男人趴在桌子上睡着,看不到容貌,鈅黎以为是自己花了眼睛,用手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大睁着双眼努力的想看清刚才看到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再一次看过去,却什么也没有了。

  玉手轻轻的拍在自己的心脏部位,像是安抚下自己被吓到的小心肝,穿鞋下床,来到茶盏前,提起茶壶,想倒杯水,发现壶里竟然没有了昨晚剩下的水了,心突然紧了一下,因为她们狐族不喜欢喝热的水,饮惯了纯净的山泉水,除了饭食的汤水就很少饮用含有热度的水了。这壶水是鈅黎昨晚特意去温放凉留着今早喝的。

  鈅黎开始狐疑的在屋子里转悠起来!想找到一点儿让自己能够解释清楚一切的答案,可是走遍了整个屋子都没发现蛛丝马迹。

  既然找不到蛛丝马迹,那索性就不找了,“看来以后没得安稳觉睡喽...”,鈅黎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清风居内,敖邑神情略显紧张之色,自己搞不懂怎么就睡了过去,因为感觉到了鈅黎因醒来产生的气息波动被他察觉到,这才惊醒,并不自主的瞬间回到了自己的卧房,感觉自己像是做了贼一般,而且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紧张,这感觉使他的心跳加速,神情紧张。就连身上的鳞片都差点浮出来。敖邑的睡意全无,手捂着心脏的位置,这里跳的不停,这心跳让他觉得很特别。因为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难道...”敖邑自语着一句,没能把下意识的想法说出口,他自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行为,这一切如果让一直被冷落的敖澈知道了,还不要被气死,他的四哥怎么可以这样对一个陌生人上心,敖邑从小对他就是冷冰冰的,在敖澈的心里,四哥不可以对别人超过对他的好和热情。

  

为她“心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