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龙魂之力

  夜空中最亮的星闪烁着,站在天眼池边上抬头就可以看见,那颗星星对于穷奇来说有着最美好的回忆!

  儿时,每到夜晚,穷奇的魔性就会发作,海神就会作用法力传修为给穷奇,用来压制他体内的魔性,每次都很痛苦,而痛苦过后海神都会指着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对穷奇说,奇儿,记住那颗最明亮的星星,每当你夜晚难挨的时候如果我不在,你就望着它,那是为师的眼睛,为师时刻的看着你,守护着你,所以奇儿不用怕。千百年来,每当穷奇魔性发作时都会看着天上的那颗明亮的星星,转移注意力分散魔性,直到海神的离世,那颗星星就成为了穷奇心里的亲人的眼睛,每每看到那颗星星,穷奇的心如刀割,眼睛永远都是湿润的,是他辜负了海神对他的一片心意,如今的他深深的坠入了魔道,根本不可自拔,因为他体内的魔性与生自来的东西,即使还是在怎么用修为替他压制,都无法去除。

  九州凡尘...

  “白羽...”,一个俏皮又好看的笑容挂在涂山鈅黎的脸上,只因为一朵她没有见过的小花,手执小花放在脸颊处,歪着小脑瓜,调皮的表情看着白纪元,嘴里喊着?白纪元的族内小字,听到这句白羽,白纪元心里的小鹿又开始撞个不停,头回看到鈅黎对他娇羞可爱的表情动作,真是让他爱到骨子里了,好想上去拥她入怀,紧紧的抱着这个让自己心动的不得了的女孩。

  “怎么了?你这高兴?”,白纪元看着鈅黎高兴的小女孩样子问到。

  “你看这花多美,我都没有见过,回头我一定要带回涂山,让阿娘给我种植满山都是”。鈅黎孩子气的说着。

  “嗯!这花叫苦情,我们苍羽族多的很,你若喜欢我带你去苍羽看,那里的苦情花都生长在花枝上,不像这个已经是快要凋谢的了”。白纪元对鈅黎开始普及起花的品种来。

  “什么?这么好看的的花怎么叫了这么难听悲伤的名字?”,鈅黎有些不解的问道。

  “嗯!这花就叫做苦情花,因为这种花的花枝都是长着两朵花,一个雄花一个雌花,雄花永远在夜里开放,雌花却在日里开放,他们雌雄两花永远不会在同一时间开放的,我们苍羽族的人也叫他两生花”,白纪元不厌其烦的对鈅黎解释着。

  “天下竟然还有这样习性的花朵,但是这个名字太不好听了,回头我把它种植在我们涂山,就叫日月花,这比苦情好多了”。鈅黎认真的对白纪元说着。

  “嗯!你这个名字还真不错,好!收集种子的事情可以交给我,保证我收集的种子都是最饱满的”。白纪元很配合的跟鈅黎一唱一和起来!

  酒馆清风居内...

  敖邑手拿玉佩,紫色的眼眸没有隐去,玉佩中的龙魂仿佛与他在回应着,团团龙魂在蠕动着,那是一中神奇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敖邑深深的体会的到,仿佛与他体内的真元相连般。敖邑在摸索着怎么可以用作自如这强大的力量,龙魂一旦被释放,这强大的力量如果不能很好的被作用,那么会非常危险。

  不只威胁到身边的人,还会因为不能掌控这种力量自己什么也会受到重伤,甚至被伤到性命。

  敖邑试着将自己的真元回应着玉佩里的龙魂,一中强大的力量拖鞋他,仿佛要将他的真元抽离般。敖邑紧忙收回真元力量,怎知那龙魂的力量仿佛在跟随自己的真元之力融入了自己的体内,一种源源不断的力量融入到敖邑的体内,四处游串,不能掌控,敖邑有些神情紧张,因为这毕竟不在龙宫,万一此刻被地灵族或是目的不纯的异族发现,那就麻烦了。

  敖邑收手,将玉佩搁置在一边,运动下融入进来的力量,慢慢的融合起来!没想象的那么难,虽然这种力量很强大,但是敖邑可以很自如的把这种力量融合到自己的真元内,敖邑知道这这一切都是自己体内海神的力量在帮助他,否则以龙族他这辈的一脉力量,是无法作用这种强大的力量的。

龙魂之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