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废柴的逆袭之路

北墨殇阳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

  男主:“你们是谁?”

  冥王:“按你们人间的说法,我是冥王。”

  男主:“冥王?就你。你要是冥王,我还是天王老子呢。”

  男主看到前面有个人,便上前去问。

  男主:“嘿,哥们儿······”

  还没问完,只见那人穿过自己,仿佛没有看到自己似的。男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又找了几个人,上前去问。不想而知,和前面一样这些人都穿过自己的身体。几近崩溃的男主,猛地回过神,一把抓住自称是冥王的人。

  男主:“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冥王:“很遗憾,这一切都是真的,面对现实吧。”

  冥王:“你阳寿未尽,所以吾王打算让你重生。”

  男主随着阎王来到了地府眼前就是鬼门关。

  男主:“鬼门关—彼岸花—黄泉路—奈何桥—望乡台—三生石—忘川河—孟婆汤。”

  鬼门关属于阴曹地府的关隘,属于阴世阳间的交界关卡。鬼门关是进入阴间的必经关卡,无论是谁来到这里都必须要检查阳寿是否已尽。

  彼岸花是黄泉路上的话,由于花和叶子开于不同的季节,所以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因为彼岸花远远看向去,就像用血铺成的地毯,所以黄泉路喻为火照之路。过了黄泉路就是忘川河,忘川河水呈现血黄色,里面尽是一些不能投胎的孤魂野鬼······忘川河旁有三生石,三生石上刻着“早登彼岸”四字。你可以在三生石上刻下你今生最爱的人和来世想等待的人的名字。忘川河上唯一一个桥叫做奈何桥。奈何桥的尽头有个望乡台,这望乡台是最后遥望家乡和亲人的地方。可在忘记今生一切的记忆前可以在后一眼。望乡台旁有一位孟婆,她手里端着一碗孟婆汤,每个人都要走上奈何桥,孟婆便会问是否喝碗孟婆汤。孟婆汤又称为忘情水。喝下之后便会忘记今生今世的一切爱恨情仇。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会形同陌路,相见不识······

  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上可奈何,

  忘川水流流忘川,断肠草愁愁断肠!

  长长的黄泉路上,彼岸花开的甚是妖艳,如血一样绚烂,成了这里唯一的风景,男主走上奈何桥一路走到望乡台,在望乡台上止步,直到阎王叫他。

  冥王:“你若再不走,就错过投胎的最佳时机了。”

  冥王:“你将重生在帝兰大陆的九大之首的殇家。这回是生是死就看你的造化了。”

  冥王:“柒穹,这下我总不该欠你了吧。你等汐墨千年,只可惜他不记得你,并没有前世记忆。值得吗?”

  柒穹:“值得,因为我爱他……”

  冥王:“那你当初……”

  柒穹:“……”

  ————————————————————

  下人甲:“老爷,夫人,公子他醒了。”

  殇吾玥:“爹,娘!”

  白羽芯:“玥儿,你总算醒了,可把娘给急死了。”

  殇吾玥:“娘,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殇吾玥:“爹,娘,经过这一生死我全明白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他们所说我是一个废物,但我要让他们瞧瞧他们口中的这废物到底废不废!明天我要去学院。”

  殇宇环看到到吾玥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虑,深谙的眼充满了愤怒,让他不禁一身哆嗦。

  殇宇环:“我儿长大了。为父我甚是欣慰。”

  殇宇环:“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我和你娘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吱嘎”门就这样轻轻的关上了。

  殇吾玥:“殇吾玥,如今你这幅身体是我的了。那我便会好好保护你的身体,我会让那些瞧不起你,侮辱你,甚至将你至于死地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你就安心的去吧。”

  起身的他,穿上一件冰蓝色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衣服,便走到书房门前。用双手推开门,走进去背对着关上了门。进到书房的他,看了看四周,走向书架随手拿了一本书《天神决》。这《天神决》可以帮助殇吾玥改变自己的体质,让自己的身体可以不再流失灵气。走到书案前坐下来,打开书背起来了,一个时辰后将这本《天神决》背了下来,把书合上起身将书放回原地,然后坐在地上打坐。

  殇吾玥:“天之道,吾之行,归气丹田,五心朝天,阴阳互相克,阴合阴为生,神气乾鼎聚······”

  大概两个时辰后,空中紫光大放,比极光艳,比霞光美,直直在空中盘旋,最后凝聚成凤凰,飞向殇家书房,接着殇吾玥一声嘶吼,那凤凰化身为殇吾玥左胸前的一朵彼岸花。

  闻声赶来的殇宇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从小到大人们口中的废物居然掌握着帝兰大陆生死的人。若不是亲眼所见自己儿子左胸前的那朵彼岸花,打死他也不可能相信啊。

  殇宇环:“他应该不是……他这么弱怎么可能·……”小声的嘀咕。

  殇吾玥:“爹,您在想什么呢。”

  殇吾玥的话把殇宇环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殇宇环:“没事儿。(沉思了一会儿)玥儿啊······”

  殇吾玥:“怎么了。”

  殇宇环:“没事儿(眼中充满着担忧与慈爱),就是怕你日后被人欺负,看来爹不用担心咱家玥儿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殇宇环还是有些担心殇吾玥,因为不知有多少困难面对着他,有多少······殇宇环再怎么掩饰眼中的担心,终究还是没有逃过殇吾玥的察觉。殇吾玥察觉到自己父亲的眼神不对劲儿,但是来没来得及问,殇宇环就已经离开房间了。看着自家父亲那充满担心又无奈的背影,殇吾玥深吸一口气······然后甩了甩袖子把房门关上,走到床前眼前一黑倒在床上。

  水面初平云脚低,几处早莺争暖树,乱花渐欲迷人眼,十里桃花十里香。

  (PS:前三句出自白居易的钱塘江湖春行)

  湖水出涨与岸平齐白云垂得很低,几只早出的黄莺争栖向阳的暖树,野花竞相开放就要让人眼花缭乱。美丽的桃花,此时一阵暖风吹过,粉红色的花瓣迎风飘洒,像十里红妆,花香随着风飘向远方······

  殇吾玥:“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又是何时来到这地方的,我记得······”

  这时一位白发飘飘却看似和自己同龄的人走过来······

  白发人:“这里是我和你的幻境。”

  殇吾玥:“你是何人!为何蒙着面!”

  白发人:“吾将是你的师傅。”

  殇吾玥:“你···是我师傅?”

  白发人:“吾将在这里传授武功,(此时这个人伸出右手凭空就变出了一把绝情剑和一支锁魂玉箫。)这里有两种兵器,一个是绝情剑,一个是锁魂的玉箫,你选一个吧。”

  殇吾玥:“那我选这玉箫。”

  白发人:“那好,取个名字吧。”

  殇吾玥:“既然是锁魂的玉箫,又是我殇吾玥的,那么就叫做魂殇。对了师傅,您还没告诉我您叫什么呢······”

  柒穹:“柒穹。吾赐名于你为汐墨……”

  说完拂袖便离去了,殇吾玥看着柒穹离去的背影,心中泛起了涟漪。同时胸前的彼岸花一阵一阵的痛了起来,伴着刺痛殇吾玥又倒了。他醒来时已经是日入时分了,从幻境中醒来的他发现手中的玉箫,才明白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于是他去找了父亲。

  “叩!叩!”

  殇宇环:“进来。”

  “zhi ~~~”

  殇吾玥:“爹,我想……向您问一个人。”

  殇宇环:“说说,是何等人物让我儿如此气喘吁吁的找我。”

  殇吾玥:“爹,您认识柒穹这个人吗?”

  殇宇环:“柒穹?他可是千年难得的一奇才,如今的他可谓天下第一,无人能敌,许多世家子弟梦寐以求的想拜他为师……可惜都被他拒绝了······”

  殇宇环:“你问他可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想拜他为师啊?”

  殇吾玥:“······”

  殇宇环:“他说过今生只收一个徒弟,也不知道会是谁······”

  殇吾玥:“他唯一的徒弟,那就是你儿子我。”小声的嘀咕。

  殇宇环:“嘀咕什么呢。”

  殇吾玥:“没什么,就是明天去学院,开心罢了。”

  殇宇环:“去学院,你可从没有这么开心过。”

  殇吾玥:“好了,爹您忙您的,我不打扰您了。”

  殇宇环:“嗯······”

  “zhi~~~”轻轻的关上门。

  殇吾玥:“(邪魅的一笑)呵,明天我倒要看看,是何等人物活生生的把人弄死,我要让TA知道欺负我殇吾玥的下场,是何等的凄惨!(眼中一抹杀死,让人头皮发麻)”

  殇吾玥感觉有人在触摸他,手冰凉凉的让人不禁打了个冷颤。殇吾玥醒来了,周围一片漆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这时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金光,于是殇吾玥朝金光走去,发现那里有人,而且还背对着他。殇吾玥走近刚想要拍他肩膀,那人把身体转了过来,殇吾玥发现此人便是死去的‘殇吾玥’。

  殇吾玥:“你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殇吾玥’吧。”

  ‘殇吾玥’:“是,但是如今的身体是你的。”

  殇吾玥:“你托梦给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殇吾玥’:“我心愿未了,只有你能帮我。”

  殇吾玥:“说。”

  ‘殇吾玥’:“你也直到我生前是个废物,但是我也试过很多方法,改变自己的体质。可是······”

  殇吾玥:“怎么帮你?”

  ‘殇吾玥’:“我会将我的记忆传给你,这样你就省去了不少的麻烦。因为我平时啥都不会只会看书,所以我将帝兰大陆的所有的都看完了,也都记住了。”

  殇吾玥:“······”

  ‘殇吾玥’:“我担心他们会像以前一样欺负你,整个大陆都知道我是个废物,没有人看得起我,我不甘心我为什么要遭到这样的待遇,殇家是九大之首,之首又能怎样,还不是出了个废物!”

  殇吾玥:“你知道九大家族吗?”

  ‘殇吾玥’:’“嗯···”

  殇吾月:“告诉我”

  ‘殇吾玥’:“帝兰大陆九大家族,殇宇环、白羽芯、上官云、端木栄、龙炎、苏墨、夜轩、箫曲、慕容傑这些人就是帝兰大陆九大家族的宗主。”

  ‘殇吾月’:“如今你是我,我亦是你。我的心愿已了···”

  看着慢慢消失的‘殇吾玥’,殇吾玥的眼眶里充满了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流了出来。看着消失殆尽的自己,殇吾玥却束手无策。他醒来时已是卯时了,他发现自己的脑中多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那是‘殇吾玥’唯一留在人世间的东西—记忆。

  ‘殇吾玥’:“啊~”

  伴着他的一声尖叫,整个殇府的起来了。第一个闻声赶来的是殇吾玥的母亲白羽芯,白羽芯赶到殇吾玥的房间只见殇吾玥瘫坐在床边。

  白羽芯:“玥儿,怎么了。是不是做梦了。”

  ‘殇吾玥’没有回她的问题,反而无助的哭了起来。殇宇环赶到的时候见到的是一个从未有见到过的殇吾玥,殇吾玥看着非常无助,在白羽芯的怀里无助的哭泣。

  ‘殇吾玥’:“我太丢殇家的脸了,我对不起你们。”嘴里一直嘟囔着这么一句话,突然猛地起身,跪了下来,然后不停地磕头,嘴里还嘟囔着。

  ‘殇吾玥’:“孩儿,对不起你们。”

  磕着磕着殇吾玥,晕了过去,这把所有人吓了一跳,眼疾手快的殇宇环将将要晕倒的儿子接住,然后抱到床上。将近辰时的时候,殇吾玥醒了过来,醒来的殇吾玥明白刚才的是‘殇吾玥’对养育自己的父母的最后的告别······

  白羽芯:“玥儿,醒了···你刚才可把我和你爹吓死了。”

  殇吾玥:“爹,娘,孩儿……对不起你们……”

  白羽芯:“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

  殇宇环:“爹,娘,你们放心。我…(深吸一口气)我从即日起,不会再让殇家被他人瞧不起,如今的殇吾玥不再是任人打骂的废物了,你们不用再为我操心了!”

  白羽芯:“这······”白羽芯看着殇宇环,殇宇环点了点头。

  殇宇环:“夫人啊,咱们家玥儿有出息了,长大了。”

  看着他们欣慰的眼神,殇吾玥放心了,他能为‘殇吾玥’做的只有这些了。不放心殇吾玥一个人去学院所以殇宇环拍马车去送他去学院,殇吾玥也不好拒绝,于是坐上马车安全的到达学院。刚下马车,就见从不久的远处跑来几个黑影,直奔殇吾玥。

  上官轩:“臭小子,你可吓死爷了,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这个抱着殇吾玥苦的人正是殇吾玥死党之一的上官轩。

  秦溟:“上官轩,你有完没完了,吾玥身体刚刚好,你就跑着人家哭(白眼)。”说这话的是秦溟。秦溟的爹是这帝之都有名的商家,家产不低于九大家族。此时安源说了这么一句话,让上官轩停止了哭泣。

  安源:“好了,在不进去,又该受到惩罚了。”

  殇吾玥:“好,咱们进去吧。”

  殇吾玥开口了。殇吾玥对这一切熟悉又觉得很陌生。殇吾玥前脚刚进门,别人听到有人在喊“废物回来了。”殇吾玥的死党上官轩忍不住了。于是一拳打了上去。

  上官轩:“你他妈再说一遍谁是废物?!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连你爹娘都认不出来你!”

  上官轩,本来还想揍他。可是殇吾玥阻止了。

  殇吾玥:“没必要打这种人,这样只会脏了你的手。再说他说的也没错,我本来就是废物。”

  安源:“吾玥……”

  夜泽明:“是个废材都聚在一起了。”

  殇吾玥:“夜泽明!你再说一句!谁是废物?!”

  夜泽明:“你心里清楚!”

  殇吾玥:“你敢不敢和我打一架!你若是说了,永远消失在帝兰大陆!我要是说了,随你处置。”

  还未等夜泽明开口,一个身穿紫衣的男子,向他们走过来。

  紫衣男子:“何事如此喧哗!”

  众人:“见过世尊!”

  紫衣男子:“你是何人?为何见我还不下跪。”

  殇吾玥:“跪天跪地跪父母!其他人一律不跪!”

  紫衣男子:“哦?”

  殇吾玥:“……”

  紫衣男子:“师傅也不跪?”

  殇吾玥:“师傅?你又不是我师傅我为何要下……跪……(他有几分与师傅相似,难道真的是他……)”

  “咚!”

  殇吾玥:“汐墨,见过师傅!”

  柒穹:“起来吧…墨儿(一脸宠溺与悔恨掺杂在一起,让人琢磨不清…)”

  夜泽明:“世尊,殇吾月是……”

  柒穹:“爱徒。”紫渊世尊说的并不大声,却很有震慑力。让刚才那些是肆无忌惮的笑着殇吾玥的人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议论。

  柒穹:“汐墨,跟为师来。为师有话跟你说。”

  柒穹:“跟我来。”

  殇吾玥默默跟着柒穹走,并没有理会其他的人窃窃私语。柒穹把殇吾玥带到院中,院子东边有种着彼岸花。彼岸花相传这么一段凄美的故事。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相传以前有两个人名字分别叫做彼和岸,上天规定他们两个永不能相见。他们心心相惜,互相倾慕,终于有一天,他们不顾上天的规定,偷偷相见。正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们见面后,彼发现岸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而岸也同样发现彼是个英俊潇洒的青年,他们一见如故,心生爱恋,便结下了百年之好,决定生生世世永远厮守在一起。

  结果是注定的,因为违反天条,这段感情最终被无情的扼杀了。天庭降下惩罚,给他们两个下了一个狠毒无比的诅咒,既然他们不顾天条要私会,便让他们变成一株花的花朵和叶子,只是这花奇特非常,有花不见叶,叶生不见花,生生世世,花叶两相错。注定此生无法相见。

  传说轮回无数后,有一天佛来到这里,看见地上一株花气度非凡,妖红似火,佛便来到它前面仔细观看,只一看便看出了其中的奥秘。佛既不悲伤,也不愤怒,他突然仰天长笑三声,伸手把这花从地上给拔了出来。佛把花放在手里,感慨的说道:“前世你们相念不得相见,无数轮回后,相爱不得厮守,所谓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你身上有天庭的诅咒,让你们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我不能帮你解开这狠毒的咒语,便带你去那彼岸,让你在那花开遍野吧。

  佛在去彼岸的途中,路过地府里的忘川河,不小心被河水打湿了衣服,而那里正放着佛带着的这株红花,等佛来到彼岸解开衣服包着的花再看时,发现火红的花朵已经变做纯白,佛沉思片刻,大笑云:大喜不若大悲,铭记不如忘记,是是非非,怎么能分得掉呢,好花,好花呀。佛将这花种在彼岸,叫它曼珠沙华,又因其在彼岸,叫它彼岸花。

  可是佛不知道,他在忘川河上,被河水褪色的花把所有的红色滴在了河水里,终日哀号不断,令人闻之哀伤,地藏菩萨神通非常,得知曼陀罗华已生,便来到河边,拿出一粒种子丢进河里,不一会,一朵红艳更胜之前的花朵从水中长出,地藏将它拿到手里,叹到:你脱身而去,得大自在,为何要把这无边的恨意留在本已苦海无边的地狱里呢?我便让你做个接引使者,指引他们走向轮回,就记住你这一个色彩吧,彼岸已有曼陀罗华,就叫你曼珠沙华吧。

  从此,天下间就有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彼岸花,一个长在彼岸,一个生在忘川河边。

  彼岸花从此之后开在忘川河旁。人死后会踩着它一路前行到奈何桥边,闻着花香就会想其前世的自己。那一地的赤红,如血,美丽,妖艳。春分前后三天,秋分前后三天,她会非常准时的开花。花开,就在生与死的彼岸。于是,人们看她着迷但更害怕,于是人们把灾难,死亡与分离加在了她身上。

  守护忘川河旁彼岸花的是花妖曼珠,叶妖沙华。他们守侯了几千年的彼岸花,但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彼岸花花开无叶,有叶无花。他们疯狂的思念彼此,终一日,他们也违背神的旨意偷偷的见了一面。那一年的彼岸花,红艳艳的配着耀眼的绿色,格外的妖艳美丽。神知道后,他们被打入轮回,并被诅咒永远不能在一起,生生世世受尽磨难。从此,曼珠、沙华每一次的轮回,在黄泉路上闻到彼岸花的花香想起前世的自己,发誓不分离。然后再度轮回……

  又过了很多年,天下有两个很相爱的人,可是有一年,男的在出外办事的时候不幸遇难了,他来到忘川河边,看见满眼的血红,心里哀伤无比,他痛哭道:“我不要轮回,我要回去找我的妻子,她还在家里等我。”他跌跌撞撞的来到孟婆这里,喝下忘情汤前,他问孟婆,为何天下诸般,最后这汤独要人忘情。孟婆笑而不语,只是要他快喝,他呆呆的看着汤,说:“人都要忘情,我偏不忘,轮回后,我要去找我的妻子。”

  男人的妻子得知他的死讯后,悲痛绝伦,几度寻死都被男子的家人救了下来,最后女子答应不再轻生,但是要终生守寡。男子的家人一来看她性格刚烈,怕旧事重提,又要徒惹她伤心,二来念她有心,便暂时答应了她,等她情绪稳定后再劝她改嫁不迟。就这样,女人便在男子家继续住了下来,靠缝补为生。

  又说这男子轮回后,还真重新生在他和女子一起生活的小镇里,光阴飞逝,不知不觉二十年过去了,一天他出门经过女子守寡的门前,感觉到心里怪怪的,便停下来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刚好被女子迎面看见。轮回后,这男子的相貌气质均已完全变了,可是女子一看见他,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她走到男子面前,说了一句:“你来找我了。”便昏倒在地。男子一看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女人倒在自己面前,赶忙吓的逃离了那个地方。

  后来这个女的重病不起,到死前翻来覆去的说什么,但是声音太小,没有人听清楚过,所以也没有在意,这女子最后滴下两行血泪,一命呜呼了。女子来到地府,看见孟婆,突然很轻的问她:“老婆婆,以前是不是有个男子在这里告诉你,他不会忘记我,一定会回来找我?”孟婆点点头。女子心疼非常,哽咽道:“那为何他回来却不肯认我,哪怕他跟我说句话,在我临死前来看看我也好呀。”孟婆拍拍她的肩膀,说:“你们很相爱,我很欣赏你们的勇气,这样吧,二十年后答案来临那一刻,我答应让你看看,只是这之前你无法转世,要在这里受苦二十年,你愿意吗?”女子说:“我愿意,不看见那个答案,我放不下对他的爱,即使投胎转世,也要心痛一世。”这女子于是被孟婆安排给彼岸花锄草,其实本无草可锄,但是女子的眼里满岸是草,锄了又生,永远锄不完,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二十年后,孟婆把她带到轮回门前,说:“你站在这儿看着,但不要说话,你等了二十年的人,要来了。”女子激动的站都站不住了,好不容易平复下情绪,紧张地站在那里等着她爱的人出现。终于他走过来了,原来他得了病,没有治好,四十出头,又死了。他走到她和孟婆面前,孟婆把忘情水递给他,他拿起就要喝,女子急了,说:“你忘了你说的话吗?”男子看了她一眼,把手中碗里的水一饮而尽,接着走进了轮回门。

  孟婆看着失魂落魄的女子,说,爱情是什么?不过一碗水罢了,你也喝了吧,能不能忘掉不是你说了算的,有今生,没来世,纵然你记得,他若忘了,跟真的忘记又有什么不同?

  西边种着兰花(ps:兰花有一种让人沉醉的清香,那朵朵盛开的花姿,有的简约,有的张扬,有的玲珑洁雅,灿烂而美丽;兰花有着淡雅的色彩,给人带来一种幽静,清淡的花香,冷艳而芬芳。它虽不艳丽也不张扬,却象谦谦君子,似乎象征着一切美好的事物。兰花的象征意义:高洁、典雅、爱国和坚贞不渝。兰花代表着着坚贞不渝不遇的爱情。兰花的花语:美好、高洁、贤德。)

  这是柒穹最喜欢的花,因为他爱着那个人。兰花有这么一段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大别山的深处,居住住着二个人,一个是婆婆,一个是媳妇。婆婆对媳妇兰姑娘很苛刻,总说她不好好干活,动不动就惩罚,不给吃喝,还得干重活。

  有一次,兰姑娘舂米时,家里的一块糍粑被狗吃掉了。婆婆诬陷是兰姑娘所为,打骂之下还是逼供不出来,就惩罚兰姑娘一天舂米九斗。

  到了晚上,兰姑娘还在干着重活。整天都没有吃喝的兰姑娘,终于累倒了。

  凶恶的婆婆气得跺脚,拿起大木棒,把兰姑娘打得晕倒在地。婆婆还不解恨,说兰姑娘是装的,将她捆起来,撬开兰姑娘的嘴巴,拉出她的舌头,用簪子狠狠地在兰姑娘的舌头上乱戳,兰姑娘的嘴巴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兰姑娘,就这样死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代,在兰姑娘死去的山谷里,生长出了一株奇异的花草。它淡妆素雅,悄悄地散发着了;阵清香。这是兰花,人们都说这是兰姑娘的化身,花蕊象舌头,上边有着血痕一样的红斑点。

  南边种着勿忘我,顾名思义柒穹并没有忘记汐墨而是一只惦念着他。(PS:永恒的爱,浓情厚谊,永不变的心,永远的回忆。勿忘我的寓意:“请不要忘记我真诚的爱”或代表“请想念我,忠贞的希望一切都还没有晚,我会再次归来给你幸福”。勿忘我有这么一段故事,相传在古老的德国,一位骑士和他的恋人在多瑙河岸散步,在水边,他的恋人发现了一朵娇小美丽的蓝色花朵,爱慕不已,于是,便请求英俊的骑士为她摘一小束,勇敢的骑士在摘花时不慎失足落入水中,沉重的盔甲使他无法游泳,甚至无力呼吸,在漂向死亡时,骑士却不顾自身安危,把花扔给了他的恋人并大喊:“别忘记我!”,花由此而得名。

  此后骑士的恋人日夜将蓝色小花配戴在发际,用以显示对恋人人至死不渝与坚贞不移的爱。而那朵蓝色花朵,便因此被称作“勿忘我”。)

  北边则是一栋房子,名为思墨轩。此中的“墨”字就是指汐墨,为了纪念汐墨而亲手建筑的楼房…

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