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姥爷

  随兴男膝下有三个儿子。大儿子随世仁聪明睿智,早前跟着随兴文家的孩子们读书上学,后投身革命军死在了前线。二儿子随世义游手好闲性格乖张,在消失的那几年有人说他是跑到了山东那边进山做了土匪,后来土改期间无处藏身悄然回乡,声称自己参加了抗日战争后打散了,找不到队伍索性回家。三儿子随世礼生性老实,遗传了随兴男耿直的性格,自小留在父母身边也没有出过远门、也没见过什么世面,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

  随世礼也就是我姥爷,大媳妇生下一儿一女后就病逝了,经人介绍娶了我姥姥。姥姥第一任丈夫康思旺是做布匹生意的,出门进货一去就没有回来,两年后才经人打听得知被二十里庄的歹人给谋财害命埋在了牛圈里,姥姥带着舅老爷到那一家认尸骨的时候,犯了难,虽然找到了她丈夫装钱的褡裢,但那许多的尸骨也分不清谁是谁,无奈之下回家拿衣服放棺材里面,造了衣服坟。

  我姥姥嫁给姥爷的时候,只是穿了一身干净衣服,收拾了些自己的日常用品就坐上姥爷的牛车改嫁了。后来姥姥说本来自己是不打算改嫁的,父母死的早,一个人养大弟弟,本来想着跟丈夫多赚点钱先给弟弟娶个媳妇,谁知丈夫又死了,没办法只能改嫁拿自己的彩礼为弟弟娶媳妇了。接亲那天,姥爷和叔伯兄弟一共去了6个人,他们套车时怎么也找不见鞍绳,折腾到最后去的晚了时辰。接上姥姥后,将近中午了才走到东屯的土岗,明明一丝风也没有,姥姥的头花却被吹掉了,被一阵旋风吹得飘个不停,人们追出去了有几十丈远才拿回来。之后再戴上头花的时候姥姥就觉得头皮发麻、身子酸软。当天夜里姥姥和姥爷都梦到了康思旺,哭天喊地的大叫,说自己委屈,死了变光棍,没有媳妇没有儿子。

  第二天姥爷把这件事说给了村里的看宅先生。看宅先生说这是大家觉得亏欠康思旺的,既然舅姥爷拿了康思旺的卖宅钱和我姥姥的改嫁钱,那么就应该给康思旺尽到儿子的礼数,以后每逢初一十五的要给他烧纸上坟。但当务之急是先给康思旺娶一个阴亲,阴亲定了以后舅姥爷才能娶媳妇,否则以后康思旺会幽怨难平,恐会妨碍到他们。后来舅姥爷为了娶媳妇过日子,着实委屈了康思旺,只是给他扎了个纸人在坟上烧了,为此姥姥后来常说人穷志短、人穷情薄。

  姥姥嫁给姥爷后的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妈,之后第三年就生下了我舅舅,因为是姥爷的第二个儿子,都叫二舅。那时候战事随时发生,人性的丑恶也充分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下。每个村子里都有那么一两个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贼,软的欺硬的怕凑在一起干些个戳脊梁骨的勾当,随兴文的四儿子随世坤就是这其中的一个。随世坤虽然和姥爷是堂兄弟,但毕竟没有直接血缘关系,随世坤也就少了许多的伦常和亲情,动起了我姥爷的坏心思。幸好这事被随世坤媳妇察觉到,偷偷提醒了姥爷。

  姥爷思前想后,既不想自家受损失又不想真出了事结局不好收拾。和姥姥商量了下,就把家里的银元贵重首饰等分成几份埋在院子、屋子的地下,常用的钱塞在了墙缝里,就只给姥姥留了银耳环,其他的也全都藏起来不允许戴。另外在正屋的挂篮里放着五根手榴弹,西屋衣柜边上放着一把长筒土猎枪,东屋床头挂着一把油亮的手枪和大片刀。

  安排妥当后,借着春种帮忙的机会,邀请随世坤、随世义等弟兄在家中喝酒。

  借着酒劲,姥爷故意显摆:这世道太乱,天天提心吊胆,你们看我弄来了什么?

  随即招呼姥姥把正屋的挂篮取了来,揭开盖布赫然是几把手榴弹,他一一递给桌上的人。

  他又一指墙上的手枪,说:这世道乱,难免有不长眼敢打咱们主意的,不管谁进门见谁打谁,来几个我弄死他几个。

  随世坤本就是混世的,四处欺负老弱有恃无恐,见到这些心里就盘算:要是自己也弄几个那以后岂不威风。晕沉沉的眯眼看姥爷显摆枪弹,不由得羡慕之极,随即一把抢过去侍弄起来:“哥哥,你这家伙从哪弄得,看着真不赖,给我也弄一把。”

  姥爷悻悻的笑道:“不是我说你,每天多帮你媳妇干点农活,别到处晃荡就够了。回头你看场院的时候我借给你用用。”

  随世坤自那一顿酒后,虽然姥爷没有直接吓唬她,但也心生忌惮,大家相安无事。

  随后的日子里,姥爷还给看场院的帮工也配了一把猎枪,每晚天黑以后人们总会听到两声枪响,后来大家就都不约而同的明白了,枪一响就是到睡觉的时间了。

姥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