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开口子

  按我妈的说法,不管谁只要有头脑、肯吃苦才能把日子过的愈来愈好,不务正业、懒散的人即使家财万贯也会守不住。这个说法其实就是起源于姥爷。姥爷是那种话不多、踏实肯干的人,每天除了把地里的农活干好就是琢磨怎么改善一家人的吃穿。

  五里一风、十里一俗描述平原上的乡土再合适不过,我们这往西6里、往南28里、往北33里是运河的自然泄洪区,村南19里的草寺附近,运河有个弯道,河水冲击极易将堤坝冲塌,导致那附近方圆5里没有村子,后来只要河水漫道情形危机之时政府也会命人在那个地方决口泄洪,所以在我们这里发洪水有个专属名词:开口子。

  常年开口子导致这边的村子,每个村子的房子地基海拔都是一样高的,每个村子周边都是又深又长的湾,湾的岸边都是常年种植的大树,以杨树、柳树居多。

  堤坝开了口子,水从口子里流出来很快就失去了动力,而后慢慢的流散开。这里的洪水不像猛兽,先在低洼处见到有水流、慢慢的水位上升,直到灌满湾、灌满井最后淹没农田和马路。得到开口子的消息,不管庄稼成熟到什么程度,女人抢收庄稼,把才长到半大的红薯挖出来和家中的粮食一同放到院子里的树上或者房顶上;男人忙着把村边房屋加固、在入村的胡同口筑起高墙;村长派人去集市上抢购白矾和食盐。

  一切准备就绪,大家就祈盼洪水不要来的太多,赶快渗入地下早早解了这危机。

  这天一早,姥姥出门没多久就兴冲冲的回家了,对着姥爷就喊:“快快拿上网,跟世义哥他们去扛鱼,说是马上要过鲶鱼啦!”

  姥爷抬眼看她:“前天还说过白鲢呢,结果白让我挨淋等了一下午只抓了那么几条小泥鳅,你这又听哪个老娘们说的?”

  姥姥:“今天又不下雨,你就先别编笼头了,二哥说到村南水渠里下网,先占个地,鱼来了扛一网就回,快去吧。”

  姥爷叫上屋里躺着的二舅,背上网、拎上桶出了门。

  这一行四人,姥爷、姥爷二哥随世义、二舅、随世义的儿子随辛山,他们爬出巷口的高墙,卷起裤管沿着出村的路淌着水缓慢前行。过膝的洪水在咕呱咕呱的蛤蟆声中是那么宁静,但很快就被他们划出一片片涟漪,蛤蟆鼓着腮转着圆圆的眼睛一个个扑通扑通的跳起来逃远了,荤黄的水里露出许多三棱草叶子,两排草叶夹着的就是路。

  走了没多久就听见后面就有人叫他们,那是同村的王际岩兄弟,他们一边和几个孩子说笑嬉闹着,一边走了过来。

  王际岩:“二叔、三叔,你们也去逮鱼?”

  姥爷:“对啊!你婶子不知道听谁说的,今天过鲶鱼,非要我跟你二叔去扛,这不还让拿了个最大号的扛网。”

  随世义:“就算你媳妇说错了,也不碍事,反正干啥都是干。大不了咱们扛不上鲶鱼就逮点别的,我这带着撒网呢。”

  王际岩一听乐了,“估计是听我媳妇的了,早上婶子去我家还剪刀时,我听这两个老娘们嘀咕了好久呢。不过二叔说的也是,让干啥干啥呗,走,到前面水渠坡上坐会儿,抽颗烟卷。”

  几个孩子拿着桶,在平摊的地里戏水抓鱼虾,几个男人蹲在土坡的杂草皮上,抽着烟闲聊。

  这天,确实是过了鱼,但却是厚子,零星的数量也不多,忙活了十几网才装满桶,还没到晌午他们就各自回家了。

  话说这开口子时,为什么会过鱼。按我妈的说法,物以类聚,鱼都是跟自己一个品种的成群活动,群鱼误打误撞的跟着口子处的水流游出河道再回去就难了。要么被人捉了去、要么就滞留在湾里繁衍生息。

开口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