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上堤

  水淹了半月,也不见退的迹象,又恰巧八、九月的雨季,五天一场大雨、三天一场小雨的下着,各家的柴火都所剩无几,做饭都成了问题。

  姥姥从耳屋里找出几本发霉的破书,撕散了放到灶台里引火,这才把潮湿的麦秸秆点着。各家炊烟升起的时候,整个村子萦绕的雾气,从远处看水面上只有几棵树隐约在雾气里能看得到,房屋和人就像隐身了一般藏匿在水面的雾气中。

  下午喂牛时,估摸也就傍晚六点左右的时候,又开始下起了小雨,雨越下越大,很快院子里就积了水,巷口被土墙堵着,水流不出去。水先是积满巷子、又积满各家的院子,眼看着要是雨再不停,水就要流进屋子了。

  忽然院子里传出姥爷的声音,他拿着铁锨和桶出了门,一边走还一边和门外的人搭着话:“别急,我这就过去”。

  村里的男人们,身穿着蓑衣或披着被单,几个人一组在每个巷口的土墙根下,刨出一个供水外流的通道,通道的边上是时刻准备防止水倒灌的土袋子。

  半夜的时候姥姥被一阵拍门声惊醒,姥爷让她带上孩子赶紧上堤,恐怕今晚村子可能保不住,会被水淹。姥姥随即戴上几个孩子,背上些粮食就徒步向运河河堤走去。路上的水已经没过了大人的腰,二舅个子最矮水已经到了他的腋窝,还有些小孩子不得不让大人背着要么就坐在大盆里由大人推着,人们在这条熟悉的路上摸索着前行。

  每次得知要开口子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会去运河大堤上搭帐篷、围牲口圈,把牲口全部改到堤上由家里的一两个人看着,只有到水淹村子时所有人才会上堤。当村子只剩房顶和树冠的时候,大堤上夏末的湿热夹杂粪便的臭气,实在是难闻,不过这还不是最要命的。

  因为没有干净的水源,大家都是往水桶里放白矾将杂质称掉下去再烧开来喝,就算这样,水依旧还是不干净,好多人都会闹肚子。

  大堤上的日子是乏味的,好多人厌倦了天天吃鱼喝汤的生活,半大的孩子结伴到地势高一些的地里去找玉米、红薯、花生等,那个时候这些作物虽然还没有成熟,但也可以凑合吃了,玉米粒像小珍珠、红薯全都跟手指一样粗、花生豆还没有花生皮厚。十里八乡的船也就那么一两艘,被借来借去的帮忙四处运粮食,本就不富裕的粮食在洪水中显得更加可怜,成为几日不见的稀罕物。

上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