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个白衣秀才

  上堤后人们闲的没有事情可以干,就天天发愁做饭、吃饭、抽下一顿饭。期间就是东家长离家短的闲唠嗑,狭窄的大堤上每个村占一段,出了看脸村子之间的分别几乎看不出来。

  姥爷闲得发闷就跟姥姥商量,打算带几个孩子去多捉些鱼,让姥姥腌在缸里以后慢慢吃,洪水过后庄稼也很难再长了,今年的收成肯定差到要绝收的地步,这下半年的日子不好过啊!

  按照习惯,姥爷带着两个舅舅在天静到能听到蛐蛐声的时候,映着月光出发了。

  他们用绳子把自己拴在大堤斜坡的树上,一头系在树上,一头系在自己腰上,防止斜坡草滑将人滑到水里去。姥爷和大舅一网一网的轮番撒着,运气好的时候会有几条白鲢、草鱼或者鲫鱼,运气不好的时候只有几片水下的树叶或杂草,小舅在他们身后跟着,鱼网被拉上岸简单铺开后小舅就要迅速的把鱼抓紧水桶里,一不留神或者动作慢一些鱼就有可能蹦蹦跳跳的滑到河里去。像白鲢是这种出水就死的鱼倒不用担心,像鲫鱼那种离开水还能活跃一阵子的鱼就麻烦了。

  一会儿绳子就被拉的直直的了,他们又得重新选择一棵树重新拴绳子保证自己的安全,就这样也不知干了多久,两个桶已经装了大半,大小不一、品种多样的鱼在桶里面拥挤着,有的还强行扭动着身子,有的已经一动也不动。

  姥爷招呼他两个儿子歇一会儿,三个人往堤面爬的时候就看到柔弱的月光下有三个通体白衫的人并排着由北向南缓慢的走,那样子特别的奇怪,谁是走倒不如说是飘或者说是站在牛车上,因为看不到手臂和腿的任何动作。姥爷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一把拉住绑着三个人的绳子,用力扯了他两个儿子一下,三个人不约而同的蹲下身子半趴在斜坡的草地上。这时候姥爷才看清楚,这三个人一身的白色长袍、腰间的束带、头上的帽子全部都是白色的,虽然看不清但他觉得就是私人发丧时用的那种丧服白布,这三个人身上一点动作也没有只是不停的在移动。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直到那三个人走远看不到了,姥爷才带着大舅、二舅收拾东西拎着两半桶鱼和一个空桶回家了。

  晚上到鼾声四起,姥姥和姥爷也没讨论出个结果,谁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姥姥怀疑是鬼怪之类的,打算天一亮去村里的老六奶奶家问问,毕竟这种邪乎事老六奶奶帮村子里的人们处理过好多。

  第二天,天刚亮,姥爷就挑了两条最大的鱼出门了。

  姥姥忙活这给这一家人做吃的,是怎么也点不着火,后来只能让二舅又是吹、又是煽盖垫才好不容易借着几把麦秸秆的小火苗把火升起来,做熟了一锅鱼汤、馏透了红薯。就在大家饿的实在等不下去的时候,姥爷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这个小老六家的,真是太奸了”姥爷一走近姥姥就嘟嚷着,又生怕隔壁的听见,压低了声音但听语调确实他特别想骂娘。

  姥姥看几个孩子饿了,早就在等着姥爷,老远看见姥爷回来了,就招呼孩子们盛饭。听见姥爷抱怨,这也在她预料中,但凡请老六奶奶帮过忙的人都知道,这个老婆子太贪心还冷要装的大公无私,竟把事情说的玄乎的不行,吓唬大家伙,然后小题大做多混些吃喝多要些钱财,不用想这次又是因为这个,姥爷才抱怨。但是这十里八乡除了她也不知道找谁,更何况这还闹着洪水。

  吃饭的时候,姥爷说,老六奶奶告诉他,那是以前的作伴赶考的秀才死在这附近了,所以每到他们赶考的时节就会出现,重现当年的场景。

  大舅听着听起劲,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啊!这赶考不是应该往北走吗?

  姥爷说当时他也问了,老六奶奶说这是回家!

  姥姥好奇的看了下姥爷,问他:那你进门抱怨什么!是不是有时让你做?

  姥爷脸又阴沉了许多,说:这个老太太说,以前没听别人说见过,但是他们在这个时候出现有可能是当年溺水死的,或者是被人弄死扔河里了,这不是闹洪水了吗!行了他们的方便,出来找替身呢。要我准备1瓶酒、3道荤菜、3道素菜、2盘水果、1盘烧纸,明天务必给她送到,她晚上去把这事给圆满喽!

  大家心里听到这,都想着这好吃好喝的估计大半使得让六奶奶下肚,但谁也没说什么,毕竟玄乎事少插嘴在这里是小孩子都懂的习俗。

  这一天可忙坏了姥姥,地里被水泡着,出了鱼管够,其他的什么都不好弄。船这几天跑远路拉盐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只能是求爷爷告奶奶的在大堤上挨家问,大舅往北、姥爷往南,分头去找酒了。姥姥在邻居的帮助下,凑这6道菜。

  下午2点钟的时候大舅先回来了,拿着半瓶酒,说是北五里村的一家喝剩的,这几天他家男人压船出去了,才保下这半瓶。大约又过了1个多小时,姥爷也会来了,手里拎着一只毛茸茸的白兔,也拿着半瓶酒。就这样,邻居家的半大公鸡、兔子、鱼凑了三个荤菜,红薯叶、木耳、玉米粒凑了三个素菜,2盘水果实在是没出弄去,只能就近上树摘了些还不成熟的葡萄和梨。听姥爷说那天六奶奶说姥爷一家人心不诚,这事估计难办,但同去的大舅说看见六奶奶眼睛老盯着送去的东西,好像还偷偷咽口水了。

  送完了供品,一家人终于消停下来了,谁也懒得说话,不久就全部睡着了。帐篷外是一望无际的洪水,如果不是那水里的树挂和村子的屋顶挡住人们的视线,这景象绝对会比海还要广阔。广袤的大平原上,就因为这一片地势低又挨着运河就成了洪水的驯兽场,大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等夏末初秋的雨季过去、等泥土快快的喝饱、等这千年大运河的水快点流......

  后面的事很简单,就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在那年的冬天,人们闲的没有事情干的时候,蹲在墙根下晒太阳的时候,还会聊起来这个事情。有人说,洪水那会儿运河上游有一家三个儿子打鱼的时候滑到河里淹死了,至今尸体都没有找到;也有人说,前一阵西谈村有一家生了三胞胎,长得都可白净了,但是三个孩子样子都不一样,不像一个娘生的;还有人说,有一天晚上看见六奶奶一个人去大堤上烧纸了,手里还拿着一把菜刀跳大神,不过像疯子一样乱砍。

三个白衣秀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