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诈尸?妖邪!?

  凤若汐?慕青灵?云灵雪?

  好吵!

  凤若汐只觉得浑身无力,抬了抬沉重的眼皮,终于睁开了眼。

  “啊!凤……凤若汐诈尸了!”人群中一男子惊恐不已的望着她喊道。

  诈尸?!

  ……说我么?

  凤若汐抬眸飞快的扫了一下四周,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自己此时被五花大绑在一个富丽堂皇、甚是庄严的大殿的一根雕有凤凰的柱子上,被血浸染的衣裙早已看不出原来的色彩,黏糊糊的紧贴在身上。

  殿内有两个华服男子,一少年一中年,此外还有一个身穿祭司服的白胡子老头儿,殿外还有一群似是平民百姓的人,皆是满目惊恐的望着她。

  那中年男子一身儒雅气质,却给她一股莫名的虚伪。整个大殿,就只有那身穿祭司服的老人是一脸惊讶,其它人皆是一脸的惊惧,好似见了鬼一般。

  “凤……凤若汐!你你,你是人是鬼?!”凤临溪颤着声音开口。

  凤若汐看着眼前的凤临溪,脑中突然涌出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凤若汐,五大家族之首凤家,相府的三小姐,生母是墨月国第三家族的嫡出小姐。

  冥国比墨月国弱上许多,按理来说她母亲再怎么也不会下嫁给凤清念,之所以会成为凤清念的平妻,是因她母亲的生父母都已逝去,二房的人自是看不惯她母亲这个长房嫡女,加上那时又出了什么事,凤清念那时也恰随冥国皇上到墨月国,二房的人便借此机会当家做主,将她母亲下嫁给了凤清念为平妻,不久后,便怀上了原主。

  原主出生之日,天降异象,九九八十一只彩鸟绕相府七七四十九日才离去,因此原主她刚出生便与第二家族的继承人白亦轩定了亲,后来又被国师断言为尊贵不凡的凤女,说是以其血为引,可唤传说中的神兽朱雀,真真是风头无两。

  可原主生母在生下原主不到一月便旧疾复发而逝了。在原主三岁做天赋测试时,又被定为了不可修炼的废材;六岁时召唤朱雀失败,被质疑是否真的是凤女;六岁半时被退亲……自原主她三岁之后,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曾经有多风光如今便有多凄惨,甚至还要凄惨数倍。

  在凤府是下人奴才都可以欺负的,吃穿用度住处就连最底层的平民、奴才都不如,甚至随意被人欺辱毒打,其最甚的便是凤家大小姐凤黎娇,凤四公子凤临溪。

  每次原主被凤黎娇、凤临溪欺辱毒打时,她的生父——冥国所谓一心为民、清廉正直的丞相大人,五大家族之首凤家的家主凤清念都是而不见,就算见到了也是冷眼旁观,只绝情的留下一句:她还有用。

  是啊,原主还有用,死了哪儿来的凤女之血召唤朱雀?

  召唤朱雀,只有凤女之血才有用。

  而这次,已是第四次祭祀了,原主是四岁时举行的第一次祭祀,而如今依旧毫无反应,凤清念急了,放尽了原主体内大部分的血,结果朱雀没唤成,原主却是因失血过多而亡了。

  所以,她——二十一世纪幕府的首席杀手,杀手榜上的NO.1“血凰”才穿了过来,占据了已逝原主的身体。

  其实,无人知,“血凰”的真名便是凤若汐,恰好与原主重名。

  了解了一切之后,面对凤临溪的指问,凤若汐只是勾唇一笑,反问:“你认为呢?”

  如寒冰般的声音,让凤临溪打了个寒颤,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又鼓起了勇气,开口:“不!你绝对不是凤若汐!她那个废物根本不敢这样对我说话,而且她早就死在了这凤柱上,你是妖邪!”

  

第二章 诈尸?妖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