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变故

  九月,小棉袄已经出生六个月了,现在的她乐于翻身,在自己的小床是翻过来翻过去。看着身边的丫鬟们,咯咯的笑着。“夫人,你看,咱们小公主脸上有一个小酒窝呢,哎呀,又笑了,你们快看啊,真是可爱。”陈珏语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小棉袄,小心肝,笑了。

  九月的天气还是有一些闷热,一个丫鬟缓慢的为小棉袄扇着扇子,除去些许热气。

  “春儿,你去书房看看,老爷怎么还没过来,一会儿要去中山,看公务处理完了吗?”“是。”春儿听了陈珏语的命令,转身往书房走去。

  书房里,李星辉脸色阴沉的看着手中的刚刚送达的急报,听到春儿的敲门声,“老爷,夫人让奴婢来问您,什么时候出发?”“去把夫人叫来,让李柱备车马。”春儿有些讶异,知道可能发生了什么,立刻跑去叫夫人。等陈珏语到了书房,李星辉立刻迎了上去,“夫人,随为夫来,边走边说。”陈珏语看李星辉神色异样,没说什么,连忙跟了上去,上车前,转头回去:“春儿,你留下,照顾好公主。”说完,便立刻上车,随李星辉离去。

  路上,李星辉把手中的急报递给陈珏语,“刚刚收到的急报,中央城传来的消息,西山堡堡主亓明私藏兵马,有起兵造反之意,已被皇上查处,现在正在抄家。”“亓泽?不可能,谁造反他也不可能,他这个人闲散惯了,连自己的地界也懒得管,哪有造反之心?”“我刚刚吩咐了李柱前往西山堡,希望……至少人没什么大碍。”陈珏语看了看李星辉,知道现在说什么也只会平添忧虑,只是默默的把手抚在李星辉手上。

  一个时辰之后。

  当夫妻二人到了西山堡,就被眼前破败景象惊呆了。房屋只留下被烧毁的痕迹,荒芜不见人烟,留下的只有衰败。地上破破烂烂,犹如暴风袭过,丝毫不留。

  李星辉愣住了,曾经辉煌一时的西山堡怎会变成如此场景?当他回过神,立刻招呼李柱,“李柱,拆卸马车,立刻,给我备马!”又转身对陈珏语说:“夫人,你先回家,我上中山一趟。”说完,牵过李柱已经备好的马,翻身上马,急匆匆的走了。看着丈夫远去的身影,陈珏语只有在心中默念:众人平安。

  第二天午时,李星辉还没有回来,陈珏语抱着小棉袄,焦急的等待着。“春儿,再去门口看看,看老爷回来了没?”“是,奴婢这就去”春儿答应后,连忙跑到门口眺望。突然看到西方滚滚尘埃,转身往回跑,“夫人,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里屋的陈珏语听到后,抱紧小棉袄就往前厅赶。见到的不只李星辉,还有一脸死气的亓泽。“这是……”“夫人,随我到里屋慢慢细说。春儿,你带世子去清洗清洗。”说完,拉着夫人走向里屋。

  等二人进屋后,李星辉立刻将房门关紧,陈珏语看着李星辉的样子,知道事情不妙,放下已经熟睡的小棉袄,转身走到李星辉身边,为他倒了一杯茶,“慢慢说,到底怎么了?怎么带回了亓泽?亓明他们……”

  “夫人莫急,听我说。我昨天想着,中山上友庄师傅肯定知道一些细节,想着最起码要知道亓明夫妻的生死,便快马赶到中山……”

  当李星辉到了中山,还未见到友庄师傅,便看到自己的大儿子正扛着亓泽往回走。“爹,你怎么来了?”“这是?”“爹,你既然来了,肯定知道了西山堡的事情,中山这里也知道了,亓泽听到立刻往出跑,师傅见状,让我打晕他带回来关起,至于原因,爹你进去问师傅吧,我先把这小子扔进柴房。”“是友庄师傅的意思?行,你先去,我去见友庄师傅。”

  说完,父子二人相继离去。

  等李星辉进了里屋,看见桌子上有两杯茶,便知道友庄师傅已经知道他的来由了。默默坐下,听友庄师傅讲述。

  “你刚刚应该看到亓泽那个孩子了吧,心性还是不稳啊。当我听到西山堡事件时就猜到亓泽会有这样的反应。毕竟还是个孩子。至于你想知道西山堡的事,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告诉你所有。”

  “什么条件?”李星辉比较好奇,毕竟这样的交换对于友庄师傅来说,是第一次。

  “等你返回你东山堡时,将亓泽带走。”

  “带走亓泽?这是为什么?亓明身上背着的是造反的罪名,是全家抄斩的刑法,不知亓明夫妇现在是否平安,亓泽又是……”

  “你先答应我,我告诉你全部。”友庄师傅寸步不让。

  李星辉愣了愣,不知友庄师傅为何这么执着。“带亓泽回去没有问题,只是,皇上查下来……”

  “这些你不用担心,我就当你刚刚答应了,接下来,我会告诉你全部。三天前,皇上接到密报,说西山堡堡主在后山私藏兵马一万余,更有家财万贯用来养兵。皇上派暗卫去查,查了个正着,亓明果然在距兵马一里的地方打猎,直接坐实了亓明私藏兵马的罪名。皇上大怒,直接下令,将西山堡全部人员,押送中山,听候发落。现在,全家人都在中山主堡的监狱里关押着,皇上应该是相信亓明的人品,但正在气头上,估计最轻也是流放了。至于亓泽,这孩子早产,从小体弱多病,亓明将他放到我这里,从未和任何人提起,六个月前,我让亓明接亓泽到你那里,也是算到今天亓家有次一劫,想替亓明留下最后一条根脉。至于这件事最后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就看幕后黑手想让他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幕后黑手?友庄师傅,亓明果然是被陷害吗?那亓泽……”

  “等你将亓泽带回去,一定要将他姓名全部更改,至于,亓明被害一事,等他大了,让他自行寻找,现在我们能做的,便是等候皇上的命令。”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我就乘夜色下山,将亓泽带了回来,至于他的安排,夫人就交给你了,我先去休息了,连夜赶路,身体有些受不了,等我休息好了,再去打听一下亓明的消息。”

  陈珏语看着李星辉眼中掩饰不了的疲惫,将李星辉的外衣替他脱下,收拾他躺下,便合门出去了。李星辉躺在熟睡的小棉袄身边,看着女儿红彤彤的小脸,摸了摸,说道:“女儿啊,这件事一开始就把这么小的你也牵扯了进来,不知道对你的未来影响是否巨大,希望,为父没有做错。”说完,便沉沉睡去。

第二章 变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