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不平凡却很美好的迷梦高中

时涟雨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球赛

  20X1年,南城原鹿重点中学高中部,高一年级01班。

  周五下午,我坐在教室靠窗子边的桌位上,非常忙碌地在抄数学作业。身边坐着混身裹肉的好友,刘友余同学。我就是在抄她的数学作业。

  “赶紧啊!蓝幻礼同学!按照你这个速度,我们去篮球场时就正好看个散场!”

  “别催!越催越手残!”我奋笔疾书。今天下午我们高一年级和凯顿国际高中的高一年级打篮球友谊赛,这场比赛几乎得到了全城关注!我们学校是原鹿城重点中学中最好的学校,凯顿国际高中叫着一个洋名字,是我们城的“贵族学校”,听说只有家里有权有钱的人才能进入。

  然而我们学校的学生们,尤其是女生们,更关注的是我们班的宫宇致同学。

  突然,一个身影从教室前门一跃而入,原来是张德酬同学,只见他随手抓起一个大本子,卷成喇叭状,嘴里自带BGM:“邦!邦!邦!邦邦!!天空一声巨响,老子闪亮登场!”

  教室里的人不多比较静,这一下,更静了。刘友余给了张德酬一个白眼。

  张德酬三步并两步,跨到我和刘友余身边,手里还捏着那个“喇叭”:“同志们!同志们!我们班的彪悍健将程扬又截到球了!又截到球了!只见他立刻传给了我们曾经的‘黄毛勇士’——康子航!不出所料,康子航用娴熟的技术,把球传给了今天的主角,宫宇致,这位宇宙超级无敌大帅哥带球上篮了!进了!进了!欢呼吧!欢呼——哎呀!!!”刘友余狠踹了他一脚!

  张德酬一边发出杀猪般的叫声,一边瞪着刘友余说:“我肯定骨折了!你这个刘有肉!!!你老实说吧,你们家是不是堆满了被你踩坏的称!”

  刘友余对这种“人身攻击”早就不在乎了,冷声道:“同学,‘长得丑’同学,别人是浓眉大眼,你是浓眉没眼,你们家是不是堆满了放大镜?专门用来找你眼睛用的!”

  “哎,我说你!——”

  还没等张德酬发作,我就把作业本合起来往桌子上一摔——“啪!”地一声,他们两个一起看着我,我猛吸了一口气入丹田,说:“我搞定了!走!”

  “太好了!我们赶紧去交!”刘友余立刻忽略掉在一边努力睁大双眼的张德酬。

  今天这么重大的日子,数学老师偏要“趁火打劫”布置了一个作业,说是不写完上交不可以去看篮球赛。

  而像我这种因为就近入学而进入了重点中学的学渣,当然是只能靠抄作业为生了。

  还好我有从初中起就是好友的刘友余同学在身边。她学习成绩还不错,不过进入了这里后,也只能排到全班第十八名了(全班三十六个同学)。而我,就是最后几名中的一员。我们学校在高一并没有分快慢班,所有学生随机分配。我很幸运地被分配到了01班,这里有他——宫宇致。当我还在原鹿高中的初中部时,就很关注他了,当然,几乎所有女生都很关注他。那时候,我和他同校不同班,没想到,今生还有幸和他同班!哎,我已经知足了……

  我和刘友余战战兢兢地来到高一老师办公室,做贼似地把数学作业本放在了数学老师的桌子上,顺便偷瞧了一把办公室的情况。只见我们的班主任也是教我们语文的姜宁老师,站在窗子边,手里捏着一根烟,眺望着篮球场。

  我和刘友余退出办公室,一起吐了一口气,然后“耶!”一声,狂奔向楼下篮球场!

  可是,篮球场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来看球赛的不仅是我们学校高中部的学生,还有我们学校初中部的学生以及凯顿学校高中部的学生!

  完全看不见里面什么情况!只能听见一阵一阵的加油和喝彩的声音,时不时还有女生的尖叫声。

  由于来看球赛的人太多了,所以学校把比赛的球场用矮铁架子围了一圈,隔几步路的距离就安排一个学校保安站岗。

  “哎。”友余叹了一口气,很是失望。我有点歉疚地拉着她的手:“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要不然这样的主场,我们肯定能挤到一个好位置的……”

  “算啦,这都是命!”友余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然后,她突然把眼睛一眯,四处瞟,“你看见没,刚才班主任姜老师的样子,就是一副狩猎的样子!”

  “是啊,如果能看见他的表情,那肯定是眉头都皱成一首诗了。没准咱们班的同学们又在‘内斗’。”

  “我有预感,姜老师等会儿肯定会偷偷出现在附近。”友余说。

  “咦,那是原雯画!你看见没!”我突然把友余的肩膀一抓,原雯画是我们初中时的好朋友,死党,但是高中去了凯顿国际高中读书,也就是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她家挺有钱的。

  “太好了!”友余赶紧冲上去狂喊她的外号:“有文化!有文化!”

  原雯画从小就个子长得高,人称长颈鹿,所以这种时候我们能够一眼看见她。她回头也看见了我们,立刻招呼我们过去,仗着有她从内部接应,我们挤入了人群。不过,她那里是在篮球场的左斜角,基本上看不清球场上究竟在干嘛。也因为这个角度不好,所以围观人群不厚,我们才能够挤进去。

  这会儿我们三个已经合体了。

  “好久不见!”我们三个很兴奋。

  “宫宇致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友余比我还着急。

  雯画一脸陶醉的样子说:“哎,我们宫宇致大人还是那么帅气潇洒!可惜我再也难得看到他了,这是我离开原鹿中学唯一遗憾之处啊!”

  我和友余一起喷她,“我们两个你就忽略不计了啊!重色轻友!”

  雯画哈哈一笑,然后说:“不过,我已经发现我们学校也有大帅哥了,半个学校的女生都喜欢他,叫做杨涧西!”

  我和友余一起问,“在哪里?我们瞧瞧!”

  “他今天没来……”

  “没来你说个屁啊!我们现在眼里只有宇致!”

  “宇致我是没眼福再多看了,我只好转移目标啦!”雯画说。

  这时候我们右边传来一阵欢呼,看来对面那半边球场上有什么大动作了。我们所在的这半边是我们学校的场地。

  “听说我们学校比分领先吧!”我说。其实我对篮球是一窍不通,我不是来看球的,我是来看人的。

  “你们是主场,领先很正常。”雯画说。

  就在这时,右边又有一阵骚动,只听一个女生的尖声音响起:“你干什么!”

  这声音,应该来自于楚。她是我们班最“尖”的女生:声音尖,脸尖,鼻子尖,还喜欢走路垫脚尖!

  我们朝那边够着脖子看,原来是一个男生把她从人堆里拉了出去,直接拉到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球场边的姜老师面前去了!

  于楚一下子舌头都打结了:“姜,姜,姜老师好!”

  只见咱们的老姜同志下巴一抬,手一伸:“交出来吧!”

  于楚还在装傻:“什么……?”

  “手机!你刚才还拿着在拍照对不对!”姜老师一点面子也不给。

  于楚的脸都白了,只好从口袋里不情愿地掏出手机。都是为了拍宫宇致,她才专门带手机来学校的。

  但是,学校明文规定学生不得带手机进入校园。因为现在的手机实在太智能了,简直就是“游戏机”。

  雯画吸了一口气,说:“你们学校也太不通情理了吧,我们学校也规定不让带手机,但如果是在教室以外的地方用,老师也就不计较了。”

  刘友余说:“别的老师可能还好,但是姜老师,哼哼,肯定不会让!按照他自己说的话,他为人很有‘原则’。这么多人挤在一堆,姜老师还能发现于楚用手机,这只能说,肯定有人举报了她。”

  我说:“是啊,我们班的两个‘帮派’又开始内斗啦!”

  雯画说:“哎哟,你们班还真有内斗这回事啊?”

  我说:“显然。你们班没有吗?”

  雯画说:“没这么明显,或者说,因为我是新去的人,不像你们,很多人直接从初中部升上来的,互相很了解。”

  我点点头,“是啊,我们班有三分之二的同学都是初中部直接上来的。”

  “她会被怎么样?”雯画问。

  “可能会被请家长。”我说。

  “啊,还搞得这么严重啊,不就是个手机吗。”

  刘友余说:“老师会认为她偷用了很久。或者,举报的人说了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

  于楚老不高兴地走回人堆中,刚才好不容易占的好位置也没了。她走到罗以炫身边,一脸哭像。罗以炫是我们班上很酷的一个女生,模样长得有点中性化,声音也有点粗,咋一看会被看成是一个小帅哥。罗以炫本人也很有个性,学习成绩很好,目前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她身边就聚集了一圈粉丝,成了“以炫帮”。

  罗以炫拍拍于楚的肩,再摸摸她的头发,表示安慰。然后她们低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而球场上的一阵喝彩声把我们注意力又拉回到球赛。

  我终于看见他了——宫宇致!在我眼中的他,有着令人炫目的美又有着无与伦比的帅气,勇猛且坚强,是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忘却的男生。每次看见他,我的心就激烈地跳动着。

  平时虽然和他是同班同学,可没法像现在这样直接地去盯着他看!

  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虽然我对他了解很少,但就是喜欢他!我知道,暗恋他的人很多很多,我也不奢求能跟他怎么样,我只是希望他就在我身边不远处,我只是希望能像这样看着他……

  然而高一的生活肯定是短暂的,高二时会分班,我肯定会和他分开……我只希望那一天的到来慢一点,再慢一点……

  比赛完结了,当然是我们高一的队伍胜利了。可是老师们并没什么喜悦的神色,他们只关心我们的学习成绩。

  每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全年级大扫除时间,今天大家都很累,没有人想干活。大家在教室里或坐或站,聊天打趣,讨论刚才的球赛。

  按照清洁表上的安排,我和同桌王小希负责扫地。此刻,我拿着一条扫帚在桌子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而王小希和其他几个女同学聊得超级high。

  王小希一口一个“姐姐”地叫着贾淑琴,叫得声音让人头皮发麻。她就属于我们班另外一个“帮派”里的人,私下里称之为“兄妹帮”,帮主贾淑琴。

  贾淑琴同学在初中升高中的考试中成绩很好,刚进我们班就被任命为了班长(本来老师很想要宫宇致当班长,但他不愿意。很多老师想拉他为班里的干部,最后他不想再被骚扰而选择了当物理课代表)。最先开始以贾淑琴为首的几个女生互相叫着姐姐、妹妹而扩散开了,有几个跟她们关系好的男生又成了她们的哥哥或者弟弟。当然她们不会随便把别人叫做兄弟姐妹的,比如我这样毫无特色的学渣,她们不屑打交道。她们很想把宫宇致拉进帮叫他宇致哥哥,结果宫宇致不鸟她们那一套,表面上是微笑着面对她们,却并不跟她们搭话。

  宫宇致有自己的小团体,他经常跟程扬和康子航在一起。所以贾就想从程扬或者康子航下手,先拉他们入伙,结果,他们跟宫宇致一个鼻子出气,也不深入接触她们。

  突然,班里嘈杂的声音安静了下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了,手上的扫帚就被王小希给抢走了!

  原来是班主任姜老师突然从教室后门出现了!大家瞬间都变得非常勤奋的样子:清书桌的,抹凳子的,扫地的,抹窗子的……反正手边能捞到什么就装模作样干什么……而我这位同桌,竟然直接抢走我的扫帚!姜老师那双鹰眼就一下子盯住了站在教室中间,看起来无所事事的我!盯得我是头皮一阵发麻。作为一个班级里的吊车尾,本来就不受老师待见,这下子我要倒霉了!记得上次老师抓住一个大扫除偷懒的学生,就罚那个学生扫了一个小时的包干区(我们班的包干区是2号教学楼的主楼梯)。我该怎么办呢?!

第一章 球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