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躺枪

  【中午,郑飞和唐海一起在食堂吃饭,唐海是郑飞的好朋友,也是高一(01)班里的体育委员。唐海说:“兄弟,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郑飞咬牙切齿地说:“几周前,于楚在厕所用手机时被王小希看见了,肯定是她举报的!姜老师收走于楚的手机后,在周五下午放学时把手机交给了于楚的妈妈,她妈妈周末在手机里发现了于楚和我的很多合照,就再次找到老师,要老师教育我和于楚!”唐海说:“哥们你先消消气,下午体育课,我帮你整整王小希这个贱人!”】

  我一直都喜欢体育课,因为我不喜欢数学、英语、语文、物理、化学……算了,我就不详细举例了!如果碰上下雨天,那么体育课就会被其他老师侵占掉。幸好今天外面天气不错,艳阳高照。

  今天上体育课时大家先在教室里听体育老师讲了一下课程安排,男生们练习篮球,女生们练习羽毛球。然后体育老师就要体育委员唐海安排一下具体事项。唐海一站到讲台上,就说:“在坐的第一组同学,最后一排的陈丰和你的同桌,负责搬篮球到篮球场,倒数第二排的王小希和你同桌就负责搬羽毛球拍到羽毛球场吧!由于今天是分小组做练习,那么篮球需要一筐,羽毛球需要十副。”

  哇,真有你的,这样乱序安排人员!莫不是在针对陈丰和王小希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王小希嘴巴撅得老高了,但是体育委员的安排,我们也不得不服从。

  可是体育仓库在2号教学楼右侧,羽毛球场在学校大门左手边,这一趟路程几乎横越一个学校……篮球场就在羽毛球场边,但是陈丰是男生,拿几个篮球不在话下。

  我和王小希来到体育仓库,王小希只抓了一筒羽毛球就准备走。

  “喂!你站住!”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这里的五副羽毛球拍该你拿!”

  她回头对着我一笑,说:“蓝幻礼同学,我今天来例假了,搬不了东西,你是女人也该了解吧!”

  “你怎么不早说,还能另外找人来帮忙!”我瞪她。

  “体育委员是个男生,多不方便啊,我怎么好意思开口说这个?”她露出一个娇羞的样子,我真想给她两巴掌。

  一般来说如果女生来例假,上体育课时就自己站出队伍,坐到边上的木椅上,老师就知道了。

  “是真的来了吗?”我问。

  “不信我?要不要给你看我的内裤?”她抓着自己的校服裙子,随时准备掀起来给我看的样子。

  我才不想看她的内裤!恶心!

  我嫌恶地瞪着她,说:“算了吧!那你拿三副!我一个人可拿不下十副!”

  “那好吧,我就帮你一次。”她说的话总能气死人。

  我知道她很贱,也懒得和她计较,抱起七副羽毛球拍就往外走。今天外面艳阳高照看来一点儿都不好!因为我上身不得不穿着校服外套,又抱着这么多副球拍,走了几分钟就感觉好热!再这样走下去,没准我就被焖熟了……

  我们所在的南城,秋冬季也不冷,尤其出太阳时,一般都二十多度。

  我抱着这么多球拍,还不得不走过好几个球场去到羽毛球场,模样很是狼狈。就在我路过篮球场时,班上男生们正在做热身运动,我瞧了一眼,就看见了宫宇致。

  宫宇致竟然停下了运动看着我!

  我的心又是一颤,太明显了!他真的在看我!

  赶紧走掉……

  体育老师亲自来迎接了我,责备了唐海,怎么让我一个人拿了这么多球拍。唐海也一脸惊奇。王小希带着得意的笑解释了几句。

  郑飞阴郁地看了王小希一眼。

  我心想,求老天保佑这样的破事不要再落在我头上了!

  晚上回到家,我才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脱下外套了,赶紧洗掉污渍晾干衣服……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最近我可能会很倒霉!

  周三下午第三节课是历史课,我在抽屉里偷偷拿出《速风游戏杂志》看起来。我经常干这个事。而且这个时间点,很多同学也在干各种事,比如看小说,看漫画,写其他课布置的作业,甚至还有吃零食的。

  其中有些人上课做各种小动作,也不会影响他们的成绩。我觉得,学习成绩好的同学分三种类型:一种是靠刻苦学习而换来的好成绩,他们上课认真听讲,下课认真写作业,不得不说贾淑琴是这样的学生;一种是因为天生很聪明,即使不认真学习也能考出高分数,我觉得罗以炫就这样的人;还有一种就是既聪明又认真学习,可能就是宫宇致那样的学生,成绩好得逆天。

  就在我看得起劲儿时,王小希伸手抢走了我的杂志。

  “你干嘛!”我小声说。

  “你上课不听讲,还在看杂志!”王小希微笑着看我。

  “关你什么事了?”我看着她。我这个同桌真是让人痛苦。可是一天中见到时间最久的人几乎就是她!

  “借我看看呗!这样我就不举报你了。”她嘿嘿一笑。

  “不借!”我正准备去抢,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一下把杂志抓走了!回头一看,是一脸坏笑着的陈丰。他一向是个不听讲的学生,这下子他找到事情做了!

  “你还给我!”我说得没有底气。

  陈丰把一根手指放到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说:“丑八怪同学,这个杂志借你哥哥看一看哈!”

  “滚!”我瞪他。

  “哎哟喂,”他痞痞地一笑,说:“现在在上课呢,你要我滚到哪里去啊?你就借我看一会儿吧,爱你哟!”说完他还用手做了一个心的姿势!我的脸一阵发白一阵发红。发红是因为无可奈何的愤怒。而身边的王小希却来一句:“瞧,咱们的蓝小姐都害羞了!”

  “你少放屁!就是因为你抢走了我的杂志!”我只能尽力压低声音说话,可历史老师还是注意到了这里,她停下讲课,沉默了一会儿。我们这一片的人,都吓得不敢讲话了,埋着头装模作样看书。

  我一边暗自愤恨着,一边悲凉地想,成绩不好就会地位低下,也就会被人欺负!这跟落后就要挨打是一个道理!

  【陈丰翻完杂志后,又偷偷从书桌下面把杂志递给了王小希,王小希就故意把杂志藏在自己抽屉里而没还给蓝幻礼。然而这一切落入了罗以炫的眼中,她在下课后来到姜老师办公室直接向姜老师举报了王小希和陈丰上历史课看闲书。然而,她没发现数学课代表胡甲同学就坐在不远处数学老师的座位上,他正在帮数学老师誊写最近的数学测验分数。】

  周三下午第四节课是自习课,一般会被各种主课老师霸占。今天,姜老师带着满脸的阴云出现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姜老师亲点班长贾淑琴去搜查王小希的抽屉。全班同学此刻安静了下来。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我以为杂志在陈丰那里,结果贾淑琴从王小希抽屉里搜出了杂志!贾淑琴和王小希的脸色是苍白的,她们互相看了一眼。王小希可是贾淑琴的妹妹之一。贾淑琴把杂志递交给了站在讲台上的姜老师手中。姜老师把手里的杂志重重地砸在了讲台上,啪地一声!全班同学都吓了一跳,此刻班里,鸦雀无声。

  糟糕了,最近班里发生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事,看来姜老师是上波火气没消,这波火气又来了!

  我感到我又要躺枪了……

  “王小希同学站起来!你竟然上课看游戏杂志!”姜老师粗着嗓子喊道。

  王小希立刻站了起来,张口就说:“姜老师不是这样的!我没有看杂志!这本杂志不是我的,是同桌蓝幻礼同学的,她偷偷塞到我抽屉里面了!”

  我擦,还能这样?

  姜老师看向我,我立刻站起来说:“报告姜老师,这本杂志不是我的。另外,我干嘛要把杂志偷偷塞到王小希抽屉里面呢?”

  王小希突然一副很委屈的样子,眼圈都发红了,对老师说:“姜老师,我从来不看游戏杂志的!这点我朋友们都知道!而蓝幻礼一直都喜欢看游戏杂志!她不止一次在课堂上看杂志了!她的朋友也应该知道!”

  姜老师眉头一皱,站在讲台边的贾淑琴立刻说道:“刘友余同学,你站起来说说看?”

  我看向坐在离我距离稍远的,靠近教室后门的刘友余,我的老朋友,死党。

  她有些吃力地挪开椅子,站了起来,看着讲台方向,说道:“蓝幻礼,的确,喜欢看游戏杂志……”

  我心里咚地一声响。她只是实话实说了啊!可是!可是这一切明显有阴谋不是吗?友余难道看不出来?

  姜老师又看向王小希说:“可是你真的没看这本杂志吗?”

  王小希一边抹泪一边无比委屈的样子说:“老师我确实没看这本杂志!我是被冤枉和诬陷的!我都不知道我抽屉里有这本杂志!”

  我瞧着王小希的侧脸,这个贱人真会演!

  就在这时,贾淑琴看着刘友余说:“刘同学,你觉得你的朋友蓝同学会不会把杂志偷偷放进同桌的抽屉里呢?”

  “我觉得……”她咽了一下口水,继续说道:“我觉得……她这样做可能是为了保险起见,免得被老师发现了……”

  这一刻,我感到有一个雷掉到了我的头上!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个人是友余吗?这个人是和我同学了三年多的好朋友吗??

  她出卖了我!

  她为什么出卖我!

  这一刻,我的眼圈才红了起来,我觉得我可以接受身边任何坏人对我的践踏,可是唯独朋友的出卖,我不能接受!!

  姜老师见我没有反驳,开口说道:“蓝幻礼,你竟然故意栽赃你的同桌?而且你还经常在课堂上看游戏杂志?!”

  此刻,我真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不是因为我不想反驳,而是因为我此刻用尽了全部力气去忍住眼眶里的泪水。我绝对不要在任何人面前哭。我从小就是如此,绝对不要在别人面前哭,更何况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众目睽睽,大庭广众。

  见我保持沉默,姜老师继续说道:“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其他人继续上自习!”说完,姜老师拿起杂志,走出了教室。我看了一眼王小希,她已经破涕为笑了。我又看了一眼贾淑琴,她也在微笑,但她的目光一直在罗以炫身上。

  我来到姜老师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不少老师。

  姜老师的桌子在办公室的中间位置,我站在她的桌子旁边,成为了整个办公室的焦点。

  此刻我的脑袋几乎是懵的。我不是第一次来办公室,可是,从来没有因为这样的事而来过办公室!

  姜老师坐在办公椅上表情严肃地对我说:“蓝同学,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成绩是班上的第几名?你上课还经常看这种杂志?”

  我低着头,没说话。

  “你初中的班主任是我的朋友,”姜老师语重心长地说,“她曾经告诉我,你父母经常出差,工作很忙,有时候连家长会都无法来参加。正是由于你缺乏管教,所以你的成绩一塌糊涂!我觉得我有必要请你的家长来一次学校,我想当面和他们谈谈。”

  坐在姜老师附近的是英文老师徐叶红。徐老师很年轻,平时上课风格比较活泼。她此刻笑着插了句嘴:“姜老师,不要对女生太严厉啊,女生脸皮都很薄的,说话要轻一点,轻一点。”

  姜老师叹了一口气,说:“我也不想太严厉啊,可是情况实在很糟糕!”

  我的头更低了。

  历史老师也坐在附近,她说:“原来蓝同学上我的课在看杂志啊。蓝同学听说你的理科成绩不太行,你又不听历史课,你以后究竟打算学习文科还是理科呢?”

  我无言以对。我此刻的感觉,就像老鼠掉进了猫子窝!

  果然,物理老师也在边上摇头,“蓝同学入学时的摸底考试,那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们重点中学,竟然还能出现那样的试卷……”

  我心想,那样的试卷又如何?我只是留了很多空白而已,又没有在上面画朵花,有什么稀奇的呢。

  我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化学老师也觉得找到了机会,他说:“你是没见过她的化学摸底考试试卷吧,你要是看见了,就不会大惊小怪了。”

  我曾听说化学老师和物理老师关系不好,但今日所见不然啊,他们两个看起来挺好啊,化学老师还如此热心的安慰物理老师呢。

  姜老师用手敲了一下桌子,说:“好吧蓝同学,情况你自己也应该很清楚了,你家里人明天有没有空啊?”

  我说:“报告老师,我也不知道,我今晚回去问问他们。”

  “他们一定要有空啊,你瞧,我们学校现在又不实行分快慢班,你在我们班很拖后腿啊。另外,我也是为了你好,我希望你的家长无论如何,都要来一次学校,他们应该知道,孩子比工作更重要,对不对!”

  我心想,口口声声说为我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老师有任务指标,以及各个班主任之间还有竞争。

  我从教室后门回到班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没几个人注意我,也没有人关心我。王小希在写作业,头都没有抬一下,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好像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我这样一个人。

  放学了,有部分同学会留下来上晚自习。我有时候也会留下来,多半是被老师留下来。今天我走了。我迫不及待地想离开教室,离开这个黑暗的地方。

  刘友余好像有话要对我说,她跟在我后面出的教室。但是我走得很快,几乎是带跑的。而她那个大胖子,很难追上我。

  她追得很辛苦,却没有放弃。

  我跑得也很辛苦,却没有停止。

  一出校门,我就往左边跑去,她已经被我甩开一段距离了。我一拐弯,就跑进了那片旧房子的巷子里,她不知道这里,肯定找不到我了!……我已经气喘吁吁,可是,我的脚步停不下来!停不下来!今天,种种的遭遇就像影片似的在我脑海里闪现,我感觉我故作坚强的伪装就快要破裂了……“啊!”一不小心我就被地上突出的一条石板给绊倒了,双膝重重地跪在了石头地上,一阵钻心的疼打破了我最后一道防线,泪如雨下。

  我跪坐在地上,再也忍不住我的泪了,好像可以把最近所有的委屈都一下子哭出来似的……而刘友余的笑脸,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那是我一直最珍视的友情……可是,我心疼了,看着她刚才那样努力地追着我,我心疼了,我相信她肯定是有苦衷的,她不会轻易出卖我的……可是,我现在真的很难控制住我自己,我怕我面对她的一瞬间我会像现在这样泪崩……

  泪眼模糊中,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面前。我心里一惊!有人?感觉一阵慌乱,赶紧捂住脸,稍抬起头从指缝里一看,是宫宇致站在了我的面前!

第四章 躺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