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下之大

  若说爱恨情长是世人最爱听的故事,天灾来临时,哪还有什么管顾!

  琅琅此时正在二楼听人说书,听得便是自己的故事,有时间来听一听,也算是巩固一下记忆。前几次听时未乔装,总是有不相干的人叨扰,今天琅琅一身白衣,蓝色抹额,又加深了眉宇,想多呆会。谁知说的确是自己不想听的那段。

  此时正说道,李停酌为博琅琅仙子一笑,号令八方,珊瑚琳琅,珠蚌铺路,邀其老巢一叙——“这琅琅仙子,提玉足走上那华贵的道路,身姿款款,果然不愧为天人之姿,我见犹怜,那李魔更是情不自禁,低头一吻仙子葱葱玉手。二人正往海底深处走,谁知霎时天雷滚滚…”然后戛然而止,说书老儿也是老油子了,就喜欢吊人胃口,多赚些银子。底下的看客不满虽不满,却也识时务地奉上银子。

  “天雷滚滚,正是那位天上的霸道将军昆正来也,昆正何人,琅琅仙子的仰慕者也,如若良配,天界美谈,何来李魔。昆正为人极为方正,在天上连声咳嗽声都不会发出,更心怀天下……”

  琅琅从不相信人世间真有什么心怀天下之人,凡人也好,神仙也罢,为饥饱和立足恐怕已用了半身的力气,更有甚者自顾不暇,若此还能心怀天下,当为活佛,更别说魔灵最恣肆却也大多安于平淡,不屑捣乱更不屑救世。此时听这老儿讲昆正为人方正,却也是个笑话。

  为人方正?为人方正会造谣栽赃?为人方正会以权谋私?想到一些往事,琅琅英气的眉宇也变得扭曲。不一会却也恢复往常漠然的神色。都过去了。

  “昆正此行,必然是要带自己的心上人走的。神魔之恋,古往今来,成则共陨,分则殊途,过程免不了一番纠缠,遭殃的却总是我们凡人也,哎…”

  看客纷纷点头。那场战斗,海浪滔天,几城仅毁,多少百姓流离失所,琅琅身受一剑,受之于李魔。

  琅琅却知,那一剑,真正来自于谁。

  琅琅结了茶钱,正想离去,忽见天上异象,蓝色似流星様从九重天之上直下而来,琅琅忽地睁大了眼睛“这……”

  蓝色越近,颜色却愈昏暗,渐渐地,似乎要失去光芒。琅琅虽觉春日异景,和停酌不会有关系,却也是施了个法术,助了那异物降到北方了。

  琅琅望向北方,虽春日,那边却也冰冷。心想是哪位大户人家,得此祥瑞。

  天色渐晚。琅琅现为散仙,寻了东边的一座山头上的云深之处,作了自己的归处。这近百年来,陪伴她的,只有这山头上的果林,还有这果林里的动物,还有自己即将消失的记忆,她总在回忆,有时回忆着,靠着身后的垫子沉沉睡去,那些过往,就又上演了一遍,于是李停酌那么高傲的浪子,面对自己的另一个魔识无能为力时,也会流下红色的眼泪。再后来,他陨身海上,琅琅降级,天帝开恩。后来的后来……

  北国,迎来了新的皇子,就在今日。皇上将皇子送出宫,自刎于座上,就在今日,北国灭了。

天下之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