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安奈与阿七

  繁华的街道上出现了两女一男逗着猫的和谐画面,我抱着哈咪,我旁边两个家伙时不时的过来摸摸哈咪的小脑袋。

  哈咪很粘人,一见到我和老白就粘在我们身边蹭来蹭去,哈咪一身雪白,绒绒的体毛比一般小猫要长一点,额头上两戳淡黄色的毛,精致的五官好像球在一团,萌萌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

  趁着外面阳光明媚,我们三儿就带着哈咪出去走一走,散散步。

  公园里午后的阳光洒在我们身上,三人一猫走在湖边的小石路上,怀里的哈咪闭着眼好像睡着了,因为是工作日,公园里来来往往经过的只有几对情侣。

  走了不久,见前面湖边上有个凉亭,于是便走过去坐石凳上休息了一会儿。

  “哈咪好可爱哦,我们以后经常像今天这样陪哈咪出来走走好吗”老白摸摸哈咪的头跟我说道。

  “好啊,我表姐要上班,正好她给了我钥匙,以后我们一有时间就过来陪哈咪。”我咧开嘴回给老白一个大大的笑,见哈咪睡着了,便安静的把它放在石凳上。

  “诶诶,还有我呢,我也要来。”丁启尘也凑了过来。

  “一边待着去。”老白毫不犹豫一个白眼。

  “我不,我就要跟着。”说着还在老白身上蹭了蹭。

  “哎哟,看得我一身鸡皮疙瘩,丁启尘你要点脸不?”我摸了摸胳膊,一脸的嫌弃。

  “要你管,一边凉快去,别打扰我们。”白了我一眼,头又靠回了老白肩上。

  “我跟沐子才是一对,是你打扰了我们俩好不好。”老白想也不想就回道。

  老白肩上的头语音刚落就竖了起来,指着我和老白憋出两字“你们...”

  我忙解释“别,我还是比较喜欢帅哥,还是你们俩组CP吧。”

  老白背后的丁启尘给了我一个这还差不多的眼神,又继续躺回了老白肩上。

  “要组也不能跟小白脸组啊,沐子,你什么时候见我眼光这么差了。”老白一脸的嫌弃。

  “说谁呢,谁小白脸啊。”

  “你啊,你看你这小脸白白净净的不是小白脸是什么?”

  “我……”

  还没说完,不远处就传来了一声巨响,“嘭~”

  顺着声音看去,离河岸不远的小船不知何故居然翻了船,河面上三个人拼命的往岸上游过来,路边经过的路人见到后也都过去伸出援助之手,正当我们回过神也准备过去时,发现少了点什么,石凳上哈咪刚躺过的地方空空如也。

  “哈咪呢?”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俩问。

  “刚才还在呢。”老白说。

  “不会被刚才的声音吓跑了吧?”丁启尘接道。

  “找啊!”我焦急的说完转身去找哈咪。

  “哈咪~哈咪。”三个人一路上一边小跑一边呼唤着哈咪,不时焦急的问着路人,“不好意思,你有没有看到一只猫,白色的,头上有两戳淡黄色的毛。”一边寻找希望,一边失望。

  “怎么办啊,这才刚带出来一回,怎么就丢了呢。”一边找着一边喃喃自语道。

  这时,桃树林对面的马路上出现了一个女孩儿,女孩儿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头短发下半截染成了淡蓝色,头上戴着鸭舌帽,上下搭配着嘻哈风的服饰,十七八岁的样子,“坏女孩儿”,这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而她现在怀里抱着的正是我们一直寻找的哈咪。

  我穿过桃林,走到她面前,见到我向她走来,她冲我笑了笑。

  她面容精致完全不用化妆来装饰,笑起来如同三月的阳光,温暖人心,美好的像是未长大的小女孩子,可爱又懂事。

  “姐姐,请问这只猫是你的吗?”她微笑着问。

  “嗯,是我的,刚刚一不留神就走丢了,找了好一会儿,没想到过来找美女来了。”我笑着打趣道。

  “姐姐,你真幽默,不过你们家猫真乖,一点儿都不认生,我刚在路上走着,就撞见她慌乱的跑过来,好像是被什么吓到了,我就安抚了下它,把它抱起来,它也不咬我也不挠我,安安静静给我抱着,真听话。”说着一脸宠溺的看着哈咪又摸了摸它的头。

  “对了,我刚准备抱着它去找你就看见你过来了。”说着一脸真诚的望着我,生怕我会误会她是想把哈咪带走。

  “我知道了,我还要谢谢你帮我把这家伙抓住呢,不然指不定它会直接往马路上撞,那后果就不知道是缺胳膊少腿还是更严重了。”

  “对了,它叫什么名字啊?”她问。

  “它叫哈咪,是一只波斯猫。”

  “我能再抱抱它吗?”她抬头,用哀求的小眼神望着我。

  “可以啊,哦,对了,我给我朋友打个电话,她们还在找哈咪,我得告诉她们找到了。”接着掏出手机拨通老白的手机号。

  “老白,别找了,哈咪找到了,在桃林边上的马路上,你和丁启尘过来吧。”

  “幸好没事,我心跳都快蹦出来了,好了你等着,我们就过来。”这时挂了电话的老白旁边的丁启尘还保持着偷听的动作。

  老白异样的看了他一眼,把手机塞兜里转过头走了。

  后面丁启尘边跟着边啰嗦道:“没事儿啊?太好了,唉,不过刚刚小白好像有说我们耶,这是不是证明小白你已经承认我们是一对了?”

  还没说完就见前面的某白加快了速度。

  “唉,小白你等等我,别走那么快嘛,你还没回答我呢。”

  打完电话后,我和女孩儿找了最近的公园长凳坐下来,她告诉我她叫阿七,是A大的大一新生,穿成这样是要去酒吧听安奈唱歌。

  “安奈是谁啊?”我问。

  “安奈是一个歌手,他唱歌很动听,也很有实力,是创作型歌手,他唱的很多歌都是他自己写的,现在他是没有机会,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一个个机会,让他成为歌唱界最闪耀的一颗星,上次去听他的歌时他说这次会有新歌,是摇滚风的,所以我今天穿成这样去给他捧场。”她说起安奈时是按耐不住的激动,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你这么喜欢他,想必他一定很帅吧。”我看着她,想着这可能又是一个追星的小迷妹,只不过这颗星还未绽放。

  “是很帅,但是在我知道的明星中,他不是最帅的。”

  “那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的只追他呢,”我继续问。

  “因为我跟他的一个约定。”接着,阿七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那是在我初中的时候,那时候的我性格一直都是大大咧咧,说话直来直去的,不懂得察言观色,遇事也不懂得收敛,像我这样的性格自然得罪过不少人,但在那时也有一个不小的朋友圈,有很多自称姐妹的女孩子跟着我,说起来当年姐也当过老大呢。”她拍了拍胸脯,一脸的骄傲,好像回到了那个以她王的时代。

  “但是现在想想,还什么姐妹呢,陌生人都没有那样的冷血。”她撇撇嘴,无奈的冷笑。

  “事情的始纵俑者是一个叫李诗恬的女孩子,名字很好听吧,但她这个人并不像她的名字那样天真无邪,相反,她是整个学校的坏孩子里最大的老大,好像只要打着她的旗号就可以随便欺负人,被欺负的人还不能反抗。”说到李诗恬这个名字,她好看的眉头深深的皱起,那是对一个人深深的厌恶。

  “现在不是有名词叫校园暴力吗,我就是那时校园暴力的受害者。也许是我那时风头太盛,又或是我做了什么事让她看不惯,她打着一个我自己都记不得的事情的由头,带着一大帮人围我,原来跟着我的那些所谓的姐妹在看到对手是她时全都一哄而散,甚至有的还因此归入李诗恬名下,我由原本组织起来的一个小团体瞬间变成了一个人。”她轻咳了一声,调整下情绪。

  “本来以我的个性就算是一帮人我打不过也会跟她们鱼死网破,绝不低头,但是偏偏这个世界这么小,她说她爸是MC集团的懂事长,她知道我爸在他们集团工作,所以以此要挟我。再怎么样,我也不能让我爸为我丢了工作啊,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我就成了她的玩物,她心情不好就拿我来出气,她一般都不会自己动手,都是让别人动手,她看着,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人打过我,依稀记得有过几张熟脸,那段时间上学对我来说简直是噩梦,课本作业本会经常不见,饭碗里会出现虫子,每天都是浑身伤痕,那段时间回到家我就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偶然身上的伤被妈妈看见了就说是摔的。”回忆到这里,她憋了好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留了下来。

  “那你没有跟老师反应吗,也不能任她欺负啊?”我问。

  “没用的,她家有钱有势,所以她到那都会有这么多人跟着她,加上她爸又给学校融了资,别说老师,就连校长也不会得罪她。”她哽咽着回道。

  这时老白和丁启尘也走了过来,我悄悄跟他们打了个“嘘”的手势,他们便很默契的在背后安静的蹲了下来。

  “还好,我遇见了他,一个干干净净的男孩子,眼睛不大不小,高挑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穿什么都是那么干净帅气,他一向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但是他成绩又很好,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不识人间烟火的仙人。”说起他的样子,她眼角都是带着笑的,好像她的世界只剩下他。

  “他就是安奈?”虽然是问句,但是以肯定的语调问的。

  “对,他就是安奈,我知道他经过过几次,在我被一群人欺负时,他只是看了几眼就无奈的走过了。”她眼底闪过一抹暗淡的神色,但说到下面的事情又忽然亮了起来。

  “但是那一次,不知道他是实在看不过去还是见我太可怜,在我被他们围在后花园的时候,拿着不知道在哪儿捡来的啤酒瓶,鼓起勇气向我走了过来,抬手就将手里的啤酒瓶往石桌上一砸,吼了一句:‘你们一群人欺负一个小女孩儿,还有一点廉耻心吗?有什么事冲我来,想单挑的过来,我奉陪。’”阿七学着安奈的样子,手里假装握着当初那个啤酒瓶,学着他狠狠的语气,说完就笑了,幸福的笑。

  “李诗恬就抬头看了他一眼,好神气的说了一句:‘哎哟,这是有人要替她打抱不平啊!’安奈一点儿没摆败阵下来,他拿着刚敲碎了一半的啤酒瓶毫不犹豫往头上就是一下,然后一脚踩在石凳上一手拿着还剩一点没碎的瓶口搭在石桌上,那一下,不光那一群人懵了,我也呆了半天没反应过来,然后在别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吼道:‘还不滚,想挨打的尽管来。’说话的时候,脑袋上的血就顺着额头流下来了,李诗恬也被吓傻了,走的时候就晾了一句‘你给我等着,’哈哈,我现在想起她那时的表情还觉得好笑。”说着唔着嘴笑,我也跟着笑了。

  “然后呢?”我接着问。

  “然后从那天起我就跟着他,他也没觉得我烦,而且有他护着我,李诗恬那群人也没机会再欺负我了,到是她们看我和安奈走的近,还去老师那里打过小报告,说我们俩早恋,就因为这事我们俩还被叫到过老师办公室谈话,后来不知道安奈跟老师说了什么,这事儿才过去,后来我们一直都走在一起,他对我也挺好的,什么都跟我分享,他喜欢唱歌,我听他唱过很多歌,而且他的第一首歌就是为我写的。就这样我们一起走过了一年的时光,初三的时候他被星探挖走,也转了学,走的时候我去送他,他见我一流泪就慌了,他说:‘别哭啊,这可是好事啊,你的朋友以后可就是明星了,等我成了大明星,你一定要来找我,我有的一切都给你留一半好不好?”她眼底还挂着泪滴,却又笑着。

  “不是当明星了吗?那为什么你说要去酒吧看他唱歌呢?”我问。

  “后来那所经纪公司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公司倒闭后我就很长时间没有听到安奈的消息,然后就是几年的兜兜转转,一年前我才重新看到他的身影,然后就一直在台下看他的演出”说着又像想到什么说:

  “对了姐姐,你跟我一起去给安奈捧场吧,人多才热闹啊,那里很好玩的。”说着,一双大眼睛期待的望着我,生怕我不答应。

  “可是我下午还有课耶。”

  “没事,我让徐晓静帮我们点到。”丁启尘突然从后面蹦了出来。

  见阿七一脸慌乱,老白解释道:

  “他这人不正常,别跟他一般见识,对了,我是沐子的好朋友,我叫林小白,叫我老白就好,他叫丁启尘。”

  “哦,那刚刚我说的你们都听见了?”阿七看着他俩问。

  “差不多吧,不过你刚说的那个酒吧啊?沐子去我们肯定也要一起啊”丁启尘立即接道。

  我翻着白眼嘀咕道,“没见过什么时候你跟我这么熟了。”

  “好啊好啊,正好一起去给安奈捧场,安奈见到这么多人给他捧场,一定会很高兴的。”阿七拍着手,活脱脱一个没长大的小姑娘。

  

第四章:安奈与阿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