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惊梦

冰资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远方的梦

  “白云悠悠彩虹灿灿挂在蓝天上,有一位少年手拿着皮鞭站在草原上,轻轻地哼着草原牧歌看护着牛羊,年轻的人呀我想问一问,可否让我可否让我诉说衷肠,年轻的人呀希望我能够和你一起和你一起看护着牛和羊…〞

  偏远僻村的秀芸深情地唱着草原牧歌,向往着遥远的草原生活,梦想着英俊强健多情的草原帅哥浪漫地爱情

  “秀芸,秀芸快回来,你姨姐从内蒙给你介绍了个对像,你看看得不得行。”

  正深情唱歌幻想美好爱情的秀芸被婶娘急促的呼喊声惊得戛然而止。

  〞唉,等会,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就回来,你叫姐先进家坐一会,马上就回来〞秀芸羞涩地但很礼貌地对婶娘说道。

  秀芸早些年知道姨姐家开餐馆时有一个内蒙帅哥去她家吃饭,姨姐见那帅哥长得高大英俊欢喜得不行就跟着去了帅哥的内蒙家,北方人热情好客,餐餐都是肉管饱,白面包子馒头吃不完,婆家人对姨姐好得不得了,姨姐的幸福成了秀芸幻想的榜样。

  秀芸听婶娘说姨姐给她说媒害羞,但听说内蒙大草原的帅哥秀芸心里开心又象往。

  急急忙忙收拾好锄头萝头往家赶去…

  还在大门外就听见家里热情的让请声:“大英呀,这么多年没回来还住行习惯不,来先把这碗糖鸡蛋吃了再说,饿了先打个尖,垫补一口,等会她们回来再煮饭。〞

  这是重病初愈的妈妈颤颤巍巍地端了两碗糖鸡蛋放餐桌上:“你们看我病得走路都走不稳,你大姐和二姐我已捎话过去了一会就过来煮饭。〞

  “二姨,我们刚吃完饭过来的,不饿,你人不舒服别照顾我们了,我们自已看吧,你躺一会,我们摆会龙门阵。〞

  “我煮都煮好了,你们趁热先吃吧,你们看我这身体又多动不了,唉··你们就吃吧。〞妈妈着急地说道,(首先声明,在这个僻村乡野糖鸡蛋待客那是对客人热情欢喜,要不吃那是对主人的轻视与不敬)。

  在这里长大的姨姐肯定知道这里的乡俗,叽哩沽沽对那内蒙人一说,内蒙帅哥端起碗轻轻咬了一口悄悄地往桌子底下拨拉着倒了。

  “我们吃,我们吃,二姨你别着急。〞姨姐见秀芸妈着急,扶着秀芸妈坐下说道。

  秀芸放锄头,走进客厅:“大英姐你来啦。”

  “嗯,秀芸快来坐会”大英咽了口糖鸡蛋笑着对秀芸说。

  秀芸羞涩地挠挠头:看我这手上的泥,我去洗洗。〞

  “秀芸,看你脚上的黄球鞋都露脚趾头了,去把你大姐给你做的那双新布鞋穿上。〞秀芸妈心疼地看着秀芸对大英说:“几个姐姐都出嫁了,家里没个男娃儿,粗活重活就秀芸做,你姨父不怎么爱干活,我又病了,唉,就秀芸给做。”

  秀芸洗了把脸,二十岁的她皮肤白晳,身穿的确良的白衬衣衬托着凸凹有致的小身板,身材虽不高短小精干,双眼皮下那双小黑豆般的眼睛明亮有神,脚穿一双黑底面家做平底布鞋显得朴实大方。

  “我的病把秀芸耽误得初中没上完就回来务农了,真苦了秀芸这娃了,唉”…秀芸妈长叹一气又对大英说。

  “妈,您别这样说,”秀芸拽着前衣襟咬着嘴唇地红着脸害羞地说。

  “二姨,你别叹气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秀芸妹妹这会吃得苦将来一定要享福的。”大英放下手中的碗筷安慰着秀芸妈。转身对秀芸说:“秀芸妹妹来我给你介绍一下,”随后一手指向身辺的内蒙帅哥:“这是我的小叔子。翰文根”

  秀芸因为大姑娘害羞,一进家也没好意思打量内蒙帅哥,听姨姐介绍才礼貌地抬头红着脸看向翰文根,只见他中等个头,梳一个中分式汉奸头,浓眉大眼,宽额直鼻梁,整个一个大帅哥。

  接着大英又对翰文根叽叽咕咕说了一会,反正秀芸听不懂,翰文根看向秀芸,脸不红不躁地笑着点点头。

  “秀芸,文根说看对你了,你咋想,你想跟姐去内蒙左古去吗,”大英那双忽闪忽闪大花眼看向秀芸说。

  “我一一,”秀芸感到脸越烧了,慢慢地低下了头,偶然看到文根悄悄丢下的糖鸡蛋被狗和鸡叨抢得欢,鸡向前啄狗叱牙叫咬向鸡,鸡叨了一口跑旳慢了被狗一口咬住了头,那只鸡终于挣脱狗嘴,甩着血糊糊的小脑袋扑腾腾,扑腾腾咕咕叫了几下声起不来了,死了。

  秀芸被突入其来的惨剧情惊得从甜蜜爱情幻想中醒来。那是一只最能下蛋的小母鸡。

  秀芸淡眉皱了一下,气得去打那只可恶贪吃的狗,狗见主人发怒心不甘情不愿汪汪叫着夹着尾巴跑了。

  “秀芸呀别打了,去烧点开水把鸡褪去毛赶中午大姐二姐回来给煮饭。”这时秀芸妈病态魇魇,弱声说道。

  秀芸余怒未消看眉头紧皱,脸扭曲憻抖着,眼窝深陷消瘦得不像样病弱的妈妈心不甘但又怕妈妈生气病加重乖乖地唉了一声,低头拾起死鸡回头瞪了翰文根一眼往厨房烧水褪鸡去了。

  “妈,你今天好点了吗?饿了吗?想吃点啥我和大姐给你煮。”秀芸水刚烧开就听见二姐关爱地和妈妈说话。

  “不饿,老二你又买这么多肉和菜来,家里你大姐买下的都还有那么多,大英从内蒙带了个人回来给秀芸说煤,家里有客人去把恒来还有两娃娃叫过来中午一起吃,你大姐一会和你大姐哥还有大宝也来。”秀芸妈说了那么多的话,软弱地唉了口气闭着眼靠在椅子上养了会神。

  “大英妹妹你们坐会好,我去和秀芸煮饭。”二姐和大英打了个招呼快步提着肉菜去了厨房。

  秀芸气嘟嘟地对二姐说:“看带了个啥人来,好好的糖鸡蛋不吃往地上倒狗和鸡叨食把这么好的个下蛋鸡给咬死了,二姐你说气人不。”

  “莫气,死就死了吧,褪出来放那给咱妈补身体,平时也舍不得杀上吃,正好不用杀了。”二姐安慰着说。

  姐妹俩正说着话,就听大嗓门们大姐和笑呵呵的大姐哥俩人一人提一袋重重的东西往客厅走来,大姐人未到声音先到:“大宝快喊婆婆,问婆婆好点没有。”

  大宝伸出俩只稚嫩的小手去摸外婆干枯的手,乖巧地说:“婆婆,大宝摸摸婆婆就不疼了。”

  秀芸妈虚弱地睁开眼,爱惜地笑着对大宝说:“我们大宝最乖了,大宝来看婆婆,婆婆就好多了。老大,你们又买这么多东西来,吃都吃不完,你们和大英说会话。”说完虚弱不舍地眯着深陷的眼睛。

  “大宝去一边玩去,婆婆不舒服想休息。”大姐哥看外母娘病弱的身体不忍大宝讨扰她。

  “妈,我们扶你去床上睡一会,这地方有我们呢,别担心噢。”少有细嗓门的大姐轻柔地对妈妈说。

  “好,你们先说会话,我去床上睡一会,大英你看二姨这身子骨,你别呕气噢。”秀芸妈虚弱歉然地对大英说。

  “二姨,看你说的,我是你看着长大的,我就像你女儿一样的。你去放心睡吧,二姨。”大英客气地说。大英对文根支了个眼色,意思你扶一把病妈。文根对大英抛了个媚眼,眨巴了下浓眉大眼没动。这一小动作被细心的大姐看在了眼里。

  大姐,大姐夫一人扶一边把虚弱的妈妈扶到了床上细心地盖好被子,轻声说:“妈我们去煮饭噢。”

  “嗯,去吧,老大你去陪大英摆会龙门阵吧,别把客人冷落了。”秀芸妈担忧地说道。

  “好,妈你放心睡吧”大姐柔声地对妈妈说完,转头大声地对丈夫说:“青山,你去接恒来和小薇,林林,让他们父子三人中午都到妈这里吃饭。”

  “好,”青山应了一声转身急忙去接恒来父子三人。

  姐妹三人各司其职,快中午了,青山,恒来各挑了一担红薯叶,七岁的小薇懂事的用稚嫩地肩膀也背了一筐红薯叶,恒来说秀芸家喂的猪多给秀芸妈喂猪。三岁的林林抱着一个大红薯边走边笑说:“男子汉,打豆腐,(大丈夫)大胆地往前九(走)。”恒来青山听着小林稚气可笑的话都笑了起来。

  “大姐,二姐,秀芸快来帮下我,”恒来一行人刚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听见远嫁省城的老三叫着姐妹三人,恒来青山看老三背上背一个四岁的孩子因为缺营养还走不稳路的女儿,左手上抱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右手还拿了一个大包,瘦高的身体扭曲的快弯地了,赶紧上前帮忙。

  “谢谢大哥,二哥,”老三见大姐夫二姐夫帮忙感激地说。

  “不用谢,三妹”大姐夫二姐二人憨厚地说。

  大姐,二姐,秀芸闻声老三回来也高兴地跑出来,大姐看老三又瘦了一圈心疼地:“三妹,你回来永寒为啥不送你回来,莫非省城的人高傲看不起咱乡村人。”

  “大姐,你别说了,省城好是好,永寒爱赌钱,他顾赌哪还管得了我们娘母三人的死活呢,…”老三话未说完泪就流出来了。

  “别哭了,三妹,当初不是看到省城各方面条件都比这好哪能叫你找永寒那男人,早知道他是吃喝嫖赌样样占的垃圾桶,还不如找这里的男人蹋实懂得心疼人。”二姐不满地劝慰着老三。“话也说回来,永寒也够能干的,又包工地又能做生意的。”

  “嗯,能干拿不回钱管用吗?”老三不满地说。

  “三姐,妈病了,你就别回去了,我又煮不好饭,你煮的饭妈爱吃,”秀芸急急地说:“不回他那个家也饿不坏,希了他个奇了,…”

  “饭还没熟哦,恒来我们俩个来煮,我切肉,你炒菜,恒来炒的菜好吃。”青山见愤然生气的姐妹四人对恒来说。

  “好,大哥,我炒菜,小薇给洗菜,让你妈妈和姨姨说会话。”恒来体贴地说。

  小薇乖巧懂事地答应着接过一大堆菜低头洗了起来。大宝,林林跑过来和三姨的俩孩子玩。

  “三妹,大英给秀芸说的这个对像你给看一看。”大姐趴老三耳朵上说。

  “大姐,二姐,秀芸你们咋看。”老三因找了个省城劣质老公警慎地问三姐妹。

  “我看见长得浓眉大眼的,挺帅,就是听不懂他说话。”二姐首先说。

  “人长得帅是帅,就人不懂礼节,妈那么病给他煮糖鸡蛋他不吃给倒了,还让狗把咱家鸡给咬死。那糖鸡蛋我们平时可还舍不得吃的呢。”秀芸美中不足红着脸说道。

  “估计一方一俗,他或许吃不惯糖鸡蛋。”二姐又劝慰道:“我们去听听大英咋说,他说话我们听不懂咱们说话他也未必听得懂。”

  “嗯,”老三抱着吃奶的兵兵,让走路蹒跚的女儿姗姗和大宝林林玩。

  姐妹四人悄悄说完话往客厅走去。

  

第一章:远方的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