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第一次独处

  很快就到了期中考试,姜宁又为自己这个“理科学霸”的身份犯了愁,假学霸当得着实辛苦,她也知道期中考试这个照妖镜马上就要让她现原形了。苏婧晨给她出主意,让她去找张若明补习,反正碍着每天买饭的面子,不会拒绝的。

  于是姜宁课间碰到张若明的时候,把他叫到一旁说:“张若明,你能帮我补习一下数理化吗?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我还有好多不太明白的。”

  张若明见她这样紧张有些不解“你怎么这么认真?一次期中考试而已。”

  姜宁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随便编了个理由“我上次月考人品爆发考得特别好,但是不是我真实水平啊,我是理科渣渣!我知道你是理科大神,求帮忙啊!”

  张若明当然知道她月考是如何人品爆发的,看着她充满期待的大眼睛和羞涩的面庞瞬间缴械投降,“好吧,反正明天就是周末了,你来我家吧。”

  姜宁听了眼睛瞪得溜溜圆“去你家??”随即陷入了各种幻想,却被张若明厉声制止“喂,你不是要补习功课么,难道要去大街上?”姜宁回过神来惊喜万分,心想着能去男生家简直像中头彩一样“不不不,就去你家,不许反悔哦!”随即便跑走了。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背影,张若明又露出了少见的笑容。

  青春大概就是这样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他一点一点渗透进自己的生活,闯进了自己的心。

  放学时老师再三叮嘱要重视明后两天周末休息的时间,在家做好全面复习,蒋宇鹏不以为然,刚放学就跟张若明说:“周末去郊区骑马怎么样?我爸刚弄了个休闲会所,听说还能打高尔夫。”

  “不去!”张若明果断拒绝了他,一是他小时候从马上摔下来过,对骑马有阴影,再有最重要的一点,他答应了姜宁帮她补习功课呢。

  蒋宇鹏不解,学神级别的张若明不可能因为期中考试而伤脑筋,“为什么啊!好山好水又有得玩,去两天多好啊,下周考试又没留作业。”

  张若明当然不会告诉他实情,“我不想去,最近有点累了,想在家休息。”

  蒋宇鹏听后一脸坏笑“哎呦喂,你最近都干什么了啊就累了?白天看你也没干什么啊,还是晚上我见不着你的时候偷偷干了什么啊,嗯?”说着便朝张若明下身摸去。

  “去去去,一边去!”张若明打开他不规矩的手,“谁跟你一样?!是不是要我哪天跟蒋叔叔聊聊你这位蒋大少爷的风流史啊?”

  蒋宇鹏看他使出杀手锏一下子就弱了,他自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爸,“得,说什么了就又把我爸搬出来,不去我自己去,回头给你发照片你别后悔昂!”

  苏婧晨放学回家发现爸妈都不在家,打电话给妈妈,妈妈告诉她老家有个亲戚去世了,他们临时回去一趟,这两天都不在家,所以把她交给梦梦哥哥照顾,顺便还能让哥哥帮她复习功课准备期中考试,梦梦哥哥一会儿就到她家了。

  梦梦哥哥是妈妈朋友的孩子,比苏婧晨大4岁,从小学霸到大,顺利考入A市的一所全国一流的大学,现在读大二。半年前苏婧晨初中毕业的时候,梦梦哥哥全家从临市搬来A市,在一次聚会中与她相识。

  起初的相识并不愉快,妈妈对她说“一会崔叔叔家的哥哥崔梦欣就来了,你叫他梦梦哥哥。”

  她哈哈大笑道:“梦梦哥哥?您确定是哥哥?崔梦欣完全就是一个女生的名字嘛!”恰巧被走到她身后的崔梦欣听到,苏婧晨转头便看到了一张冷冷的脸和大大的白眼,场景十分尴尬。

  崔梦欣妈妈见状赶快圆场:“晨晨说得没错,当年梦梦他爷爷就想要个女孩,说是做梦梦见就是个女孩,所以便取了这个名字。但是没过多久他老人家就因病去世了,我们也不敢改老爷子给取得名字,就一直这么叫了下来。所有人第一次听见梦梦名字都是这个反应,不怪晨晨。”说着过来宠爱地摸了摸苏婧晨的小脑袋,晨晨出落得越发清秀,但还如小时候一样可爱,她很是喜欢。

  苏婧晨赶快来卖乖,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解释道“崔叔叔,张阿姨,梦梦哥哥,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崔梦欣的爸爸见到苏婧晨十分喜欢,“没事儿,晨晨啊,上次见到你时还是十年前呢,那时候还是个小姑娘,现在都这么大了,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

  苏婧晨爸爸也忙夸崔梦欣一看就是英俊小伙儿,还学习这么好。

  饭桌上苏婧晨无意中发现和崔梦欣聊QQ的人跟他是情侣头像,原来是谈恋爱了啊。正巧这时双方父母聊到崔梦欣大学也没找个对象,崔爸爸开玩笑说让他等着晨晨。

  苏婧晨调皮地给崔梦欣发了个“情侣头像不错”表示他偷偷谈恋爱的事情已经被她知道。崔梦欣则回了个“天机不可泄露,否则灭口!”并配上刀子的威胁表情。

  后来苏婧晨以此要挟他给她看女朋友照片,发现当真是个美女,毫不吝惜夸奖之词,两人随即熟络起来,崔梦欣还给她讲起了他们是如何在一起的。

  崔梦欣的女朋友叫贾梦蕊,是A大公认的校花,崔梦欣也算是是数学系的明星人物,学习好性格好又帅气。在学校的迎新晚会上,崔梦欣作为校学生会主席发表迎新致辞,而贾梦蕊则是这场晚会的主持人,才子佳人的故事再寻常不过。这样般配自然很快就走到一起,他给了贾梦蕊一场盛大的烛光表白,也是羡煞了众人,成为学校的一段佳话。

  他们的相谈甚欢被四位家长看在眼里,在那个暑假又组织了两次家庭旅游,一次去香港一次去普吉岛,他们的关系则是更进一层楼,很快便熟络得像是从小玩到大的亲兄妹。

  毋庸置疑崔梦欣是个绅士,在海洋公园坐峡谷漂流时下起了太阳雨,苏婧晨嫌弃小船里都是水会把鞋子弄湿就双脚蹬着中间的扶手,双手举着双肩包挡在头上,崔梦欣看她这样很是危险,便用手揽着她的双腿,那是第一次苏婧晨觉得这个大哥哥让她好有安全感。在爬山的时候,四位家长让他们先走,并把苏婧晨交给了崔梦欣,叮嘱他拉好妹妹,崔梦欣就这样一路上都牵着苏婧晨的手上山下山。可能就在那时,也可能是源于旅途中的像是削苹果、拨虾等某些小细节,苏婧晨的少女心为这个谦谦君子般的哥哥萌动了。

  “叮咚”门铃声打断了苏婧晨的回忆,苏婧晨忙跑去开门,看到一身运动装的梦梦哥哥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崔梦欣是第一次见苏婧晨穿校服扎马尾,像是带着浓浓书香气的邻家妹妹。

  两人在客厅聊天,崔梦欣忍不住八卦“晨晨同学,高中生活怎么样啊,有没有喜欢的小男生?”苏婧晨听了脸颊绯红,诺诺的开口:“哪有!”心想着小男生没有,大男生倒是有一个,但又怎么能告诉你。

  晚餐时间苏婧晨问他“我们是出去吃还是订外卖?”崔梦欣想了想“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苏婧晨摇头“选择恐惧症,你别让我选吃什么。”

  崔梦欣拉开冰箱门发现有很多蔬菜肉海鲜等食材,灵机一动“你今天真是赶上了,哥下午刚领了奖学金心情大好,亲自下厨给你坐一桌吧!”苏婧晨瞪大了眼睛问道:“哇,你还会做饭?在大学练的吗?”“嗯,我们学校离市里太远,不能总回家,天天吃食堂还有叫外卖都吃腻了,我们就买了电磁炉在宿舍偷偷做,尤其晚上在宿舍涮着火锅喝着酒太美了!”崔梦欣边说着边从冰箱里拿出来食材准备。

  苏婧晨听了好生羡慕“那我也想赶快上大学!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崔梦欣看着她小女孩的样子甚是可爱,笑着说“没有,你赶快去写作业,晚上我可是要检查的哦!对了,把你家围裙给我找出来。”

  苏婧晨帮他穿上一个带着蝴蝶结和卡通人物的粉色围裙咯咯地笑,赶快拿手机拍下了他这一颠覆的形象,在梦梦哥哥大声的“胆子大了啊小丫头,还敢偷拍我,赶快给我删了!”的大喝中飞快抱着书包跑进屋,美其名曰“我要学习了,你别打扰我!”崔梦欣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样子露出大大的笑容。

  一个多小时之后,崔梦欣做好丰盛的晚餐叫苏婧晨下楼吃饭,苏婧晨坐下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还有自己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哇塞,崔大厨!你也太厉害了!”说着举杯:“来,我以饮料代酒敬你一个,全能型完美哥哥!”

  崔梦欣一脸得意“不要疯狂的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苏婧晨被他逗笑:“必须迷恋,我是你的迷妹啊!先别动筷,让我照一个。”说着又拿手机记录下这一桌看起来卖相还不错的美食。

  崔梦欣则露出奸商嘴脸“苏婧晨同学,你手机里貌似还有一张本少爷的劳动照片吧,乖乖删掉饶你不死。”苏婧晨揶揄“不要嘛,这么难得的劳动场景当然要记录下来!”崔梦欣知道苏婧晨不会答应删掉,便开出早已准备好的条件“那你明天一早跟我去个地方,本来这周末是跟朋友们约好了去玩的,临危受命照顾你这个留守儿童,没办法只能带你一块儿去,反正好吃好喝好玩的,你又不亏。”

  苏婧晨其实是想去的,跟着梦梦哥哥出去玩,她是傻了才会拒绝啊!但是一想到下周一就要其中考试了,还是要复习的啊!崔梦欣像是一眼看穿苏婧晨的小心思“那地方很安静,你可以带着书本去那里学啊,不会的还可以问我。”苏婧晨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不出意料的答应了。

  其实这并不是崔梦欣的套路,他真的跟朋友们订好了这周末去这个新开的度假村玩,而且这次轮到了他请客,不去总是不好,所以当妈妈给他打电话执意要求他去照顾苏婧晨时,他拒绝不了所以只能想着怎么瞒天过海偷偷带着苏婧晨一块儿去。

  第二天一早,崔梦欣叫醒昏睡的苏婧晨,连哄带骗给她扶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把前一天晚上收拾好的东西放到后备箱,开车前往度假村。

  彼时,姜宁则是一大早背好书包坐公交车前往张若明家,看着浅水湾小区里一栋栋高级别墅,姜宁瞪大了眼睛,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她从来没有进过这么高档的小区。

  按照地址按响了张若明家的门铃,张若明显然是刚刚起床,穿着居家休闲服,蓬松地略微有些凌乱的发型。张若明见姜宁连衣裙小风衣,和校服下的她简直判若两人,这么早就到了一定是早早就起来打扮了,他喜欢她对自己上心。

  姜宁参观了张若明低调奢华的豪宅后更加认定了张若明这个高富帅的学霸,感叹自己果真没有看错人。进了张若明的房间,张若明去给她冲咖啡,她在房间里通过一些摆放的照片试图了解张若明的家庭和生活。只有一张全家福,那时的张若明还是小孩子,之后便都是独照或是和妈妈的合照,书柜中的证书和奖状奖杯印证了他的学霸历程。

  姜宁从小生活在普通的居民楼中,父母每天辛勤赚钱努力给她最好的生活,但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所认为最好的的穿戴和用品只不过是班里同学们中的中下等,再加上头脑又不算聪明成绩一直不是很好,她阳光外表下掩藏的是一颗自卑的心。但她今天觉得张若明这样一个天之骄子一定是老天对她的恩赐,姜宁暗暗下定决心: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张若明。

  张若明很耐心地给姜宁讲题,姜宁也学地认真,中午叫了个麦当劳宅急送草草吃了两口就继续学习,下午三点多张若明困了就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儿,姜宁继续埋头做刚才张若明讲的那种思路的例题。

  不料这时外出加班的张母回来了,直接上楼来到张若明房间找儿子,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女生趴在桌上认真学习儿子躺在床上睡觉的场景,她吓了一跳却也不知说什么就又关上门下楼做饭。

  她不反对儿子和女生朋友来往,但也不赞同早恋,因为张若明是她唯一的希望,她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事打断儿子的优秀,干扰儿子的前途。但那个女孩看上去还算文静认真,应该也是个好孩子,如果两人可以一起努力考个理想大学,她倒是没意见。

  张若明是被妈妈的“下来吃饭啦!”吵醒的,同时伴随着姜宁的惊讶脸。姜宁吓得不知所措,张若明起来摸了摸姜宁的头,“没事儿,我妈回来了,下去吃饭吧。”姜宁不敢说话更不敢下去,怕张母不喜欢她,毕竟一个女孩子跑到男孩子家里来不是一件特别光彩的事情,虽然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张若明见她红着脸踌躇不动,抓住她的胳膊“走吧,别害怕,我妈不会为难你的!”说着便拉着姜宁往楼下走。

  姜宁看见张母后不知如何开口,张若明解释道“妈,我同学过来跟我一块儿学习,她理科不好我帮她补补,您多拿一副碗筷,让她在家吃完饭再回去。”姜宁瑟瑟地叫了句“阿姨好,给您添麻烦了。”张母看着姜宁的样子倒是可心,和蔼地说“不麻烦,同学间互相帮助应该的。”晚饭姜宁将食不言寝不语做到极致,一声都没有出,张母也并没有像她在电视上小说里看到的豪门夫人那样刁难她,对她很是照顾。

  张若明送姜宁去公交站等车,路灯将他们的人影拉得很长,两人都没有说什么,一路沉静,似乎因为A市的夜晚太过喧嚣繁华,车水马龙的汽笛声中淹没了无数人们心底的呐喊。姜宁只是说了句“张若明,谢谢你!”便上了公交车,一项活泼多言的女孩原来也会因安静寡言红着脸,只因面对的人是他。

第六章 第一次独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