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情起,醉平生

一缕阳光s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缘情起,醉平生

  公元984年,在当时一个叫费县的地方,诞生了一个婴儿,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婴儿将来会留名千古却不得圣意。啊,对了,有必要说一下,这个孩子字景庄,名唤三变,后改为柳永。

  景庄很聪明,自小便会吟诗作赋,看见月亮,花鸟,都可能会引得他诗兴大发。众人都乐得与他对上一对。

  咸丰五年,景庄认为凭自己的学识参加科考不成问题,便赴京赶考,他提前来了好一段时间,只为看看那汴京。他望着汴京的车水马龙,心中不禁感慨到:“到底是大地方,就是繁华,我一定要留下来。”整顿好行李后,他乘马车游览这汴京,他向往的汴京。过了一会儿,他看见远处有一个地方,吵吵嚷嚷,店外人甚多,且都穿红着绿的,便问那前面赶马的小厮:“小兄弟,前方那是何地,为何如此吵闹?”小厮答:“公子初来乍到有的事不清楚很正常,这汴京城里啊,这种地方多的是,不过这醉春阁里有全汴京城里最漂亮的姑娘,最好听的小曲......”

  在经过醉春阁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往醉春阁的方向看了一眼,看见了无数个妩媚的眼神,似勾魂若夺魄。他不禁打了个寒战,一下子回过头去了。

  待他反应过来,小厮已经赶着马走过了两条街了。他回过神来,又四处张望着欣赏汴京的繁盛。望来望去,他的目光一下停住了,湖边立着一位神情自然,眼神干净的姑娘,那姑娘身着白衣,微风拂过,吹起她的白衣与青丝。他从未见过如此美好的女子,这姑娘立在湖边美似一幅画,有她在便能感受到岁月静好的恬淡。那姑娘也看见了他,只一眼,姑娘就迅速垂下头去,而他看见姑娘垂下头后,也很不自然的转过头去。可这时,他明显的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是那种从未出现过的心跳的感觉。只那一眼,姑娘的容颜已经刻画在了他的脑海中。

  回到旅馆,卧在床上,他还在想那姑娘,想那姑娘的眼神,笑容.....就这么想啊想啊,一夜就这么过去了,他一早起来爬起来就去四处打听那姑娘的身份。后方知那姑娘是王爷家的郡主,是了,这种家庭才能培养出这般恬淡的女子。他深知自己虽出身官宦家庭,但要配这种身份的女子,自己还是需要努力的,唯有自己榜上有名方可娶那姑娘。

  幸得好友引荐,景庄在科考前见到了那姑娘。他对姑娘说:“吾初见卿,心已交,命已付,吾深知配不上姑娘,待吾几日,科举之后,榜上必有吾名,待吾榜上有名,归来娶你可好?”那姑娘说:“既已知君心,便与君交实。自吾见君初面,便已心向往之。今君话已至此,吾定会待君归来。”

  景庄得到这样的答案,欣喜若狂,凭着自己的聪明,他不再去温习功课,而是直接待到科考之日上了考场。然发榜那天,他看着那张皇榜从上往下,从下往上,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不相信凭他的实力竟会榜上无名。这时他猛地想起了姑娘,他跑去找那姑娘,对姑娘说了这事,那姑娘安慰他说:“此事不必操之过急,可来年再战!”听了姑娘的劝慰,他心里对姑娘的愧疚感少了些许,却对皇上有了重大意见,他恨,他恨皇上不能慧眼识英才。于是,醉酒后,便有了《鹤冲天?黄金榜上》,借着酒劲儿书之诵之:“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臣,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因着这首词作的好,被坊间拿来填词,吟诵。不久,这首词便传到了仁宗耳朵里。仁宗大怒,谓其下约:“一个整日留宿在烟花柳巷的人,怎可做我大宋的官,若此人做官,那我大宋风气何在,岂不是在教坏其他官员。传朕旨意:此人,此生不可进京为官,求情者同罪。”

  得知此事的姑娘在家闷闷不乐,很快,王爷王妃都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他们不许她再与他来往,一个皇上不喜的人,他们是断然不敢与他有任何关系的,更何况他仕途无望,而自己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他们绝不可能答应。姑娘不听,瞒着父母在约定的时间里赶到了约好的地点,而王爷的眼线在京城何其多啊,姑娘再怎么跑也跑不出王爷的视线外。在姑娘刚刚赶到时,王爷的人也已经到了。“父王,求你了,让我和他在一起吧!”“这绝不可能,你不要命,难道要整个王府给你陪葬吗?你不是一个人,你是郡主啊,你的命从来就不是你一个人的!”王爷道。听到这儿,姑娘不再说话了,是啊,生在帝王家,命从来就不会是自己的。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回去了吗?回到王府,姑娘就这样被关了禁闭,她不再说话,只是哭泣。看见她这般,王妃心里甚是心疼,可是,再心疼,也不能让她去找那个被皇帝“通缉”了的人。“孩子,母妃爱你,可是母妃绝对不能让你去找他,只因你生在帝王家,你身上和整个王府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有来生,不要再生在帝王家了。”而在约定时间没等到那姑娘的景庄以为姑娘就此抛弃了他,于是每日只知饮酒作乐,游戏人间。他并不知道自己此生不会中榜,每日还是出入烟花柳巷之地。他觉得连自己最珍视的姑娘都能抛弃自己,而这些歌姬却没有抛弃自己。他的内心,对于她们,还是感激的,又有:“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酌低唱”他越填越有名,越有名越填。殊不知,他的名气越大,皇帝对他的憎恶就越大。

  这过后没多久,姑娘坐上了花轿。可惜,她的良人不是他,等她的那个人亦不是他。那一天,他破天荒的没有去花天酒地,而是站在街头,只为看她最后一眼。新娘瞥见了他,心里的伤口又被重新撕扯开来,她怨着,怨景庄为何作那首词,怨自己为何生在帝王之家。怨着怨着,眼泪便夺眶而出,她用手迅速抹去,好在,没人看见。她仍是别人眼中最幸福的新娘。他亦看见了姑娘,微风吹过,撩起了新娘面前的纱。她还如从前那般,美丽,单纯,自然,这就够了,这就好了。她的脸如过去那般美丽,只是那笑怕是再也看不见了,可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再等我考一次呢。想到这儿,他的心不禁一阵绞痛,他用手拂了一下眼睛。谁也没看见,他的指尖,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从此,她嫁作人妇,他另娶他人。余生,再无瓜葛。

缘情起,醉平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