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突然而至的病魔

  对于孩子们的前途我依旧挂心,我挂心的还有他们的衣食冷暖。他们一个去了北京上大学,一个去了合肥上大学。

  第一次他们要离开老家,离开县城去向更远的地方,这让我怎能不牵挂?

  我时常会打电话给他们,几乎每周一次,甚至更频繁。

  我同时在操心的就是我和横生才创立半年的服装加工厂,我和横生晚上都睡在加工厂楼上的一间小房子里,里面很简陋,就只有两张床,光线也很不好,白天都是黑漆漆的。那个小房间的隔壁房间要大一些,也被我们租下来了,里面能放十几台缝纫机,每天都有工人在那里工作。

  我从给孩子们陪读开始就时常感觉肠胃不舒服,每次都很容易就饿了,饿的时候非常的难受,总要往肚子里塞点东西才能舒服一些。

  这两年来一直都有些这样,也去医院查看过,但是胃镜检查实在是有些吓人——要将管子塞进胃里,我实在是不敢。我很多次都放弃了检查。有一次钱已经交上去了,横生劝我忍一忍,检查看看。我硬逼着自己做了检查,检查结果出来,我胃里面有不好的东西,很可能是恶性肿瘤。我当时一下子蒙住了,横生也蒙了圈。我们都吓坏了,一下子瘫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们最后决定去更大的医院再看看。

  我们先后去了安庆第一人民医院,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结果依旧如此,我得了胃癌,并且已经中晚期了。医生建议治疗,立即动手术,切除我三分之一的胃。

  我很少进医院,生孩子时也是在家中分娩。动手术于我而言甚为可怕。电视上常说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有些人进去了手术室就再也出不来了。

  我得告诉所有我在乎的亲人们,再见上他们一面,我的弟弟妹妹爸爸妈妈还有孩子们都赶过来了,这癌症的恐惧不仅是占据了我和横生的内心,也占据了所有在乎我的亲人们的内心,我看到他们默默的落了泪。

  我打了麻醉,手术持续了整整一下午。我醒来时,伤口很疼,人也动弹不得,医生叮嘱我的家人时常为我翻身,尿袋里面的尿液要是满了就及时倒掉。我手上吊着氨基酸等或营养水或抗体。我的女儿,儿子,还有丈夫轮流为我守夜。

  那是夏天,七八月份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很热,医院里开着空调,每天我丈夫和我女儿也会为我擦一擦身体。

  很多人和我说话,她们劝我心态一定要乐观,现在医学那么发达,肯定能治好。也有些人絮叨,说我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得了这个病。

  时常会有人来医院看我,我的儿子女儿还有丈夫就一直守在床边。我的生命里有太多的羁绊,如果乐观能活,如果配合治疗能康复,那这医疗过程中和身体的不良反应带来的痛苦都可以忍受,所有的忍受也就都值得。

  出院之后我就在家养病,县城里的服装加工厂也就停歇了,横生就在家里陪着我,照顾我,每隔一个月横生就陪我一起去合肥的医院做化疗。因为我身上的血管比较细,又有太多地方被打过针,每次给我吊水的护士都因为找不到血管而来来回回打好几针。我化疗的副反应非常的严重,要足足呕吐一个多星期,吃什么吐什么,不吃也吐绿色的水和黄色的水。我仿佛是要吃尽这世间所有的的苦了。

  

第六章 突然而至的病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