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身心的折磨与觉醒

  我在家里面静养的这段时间,想了很多。

  我们家因为开小店的缘故,家中货物太多了些,楼上楼下几乎每个房间里都会有。又由于我和横生这些年一直忙于赚钱,对于这个家怎么更加温馨和睦的投入太少了。家少了很多家的气息,凯儿再过几年也会娶进来媳妇,家还是要有家的样子。

  我在身体稍稍好一些的时候就会整理;和横生一起将房间重新布置;做了一些厨房做饭时更加方便的配件。

  两个老人的房间也重新安置。

  虽然未来不可预测,但是我至少要把现在过好…从今以后我不会再亏待自己。我想好好的活着。

  最让我牵心的是我的孩子们,二十多年来,我对他们呵护备至。他们尚未走出校园,思想尚且稚嫩,尚未有自己的事业,也未成婚。

  他们以后要是遇到迷茫疑惑,谁给他们指引方向;他们遭遇坎坷,谁做他们坚强的后盾;他们孤立无助,谁给予他们满满的爱意。

  可是我还是很可能活不过几年,到那时,所有的担子,人生的磨难,他们都得自己扛起。

  我开始很少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学会自己去闯去成长。

  未来的路,他们要学会即使没有我也能顺利到达他们想要的远方。

  一年多的时间,我配合化疗。吃药,呕吐,恢复。我的身体和意志都在倔强的挣扎着,试图摆脱病魔的控制。我进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复查,得知的结果却是癌细胞已经扩散,进入子宫。

  只要癌细胞扩散,就意味着我离死亡不远了。

  我想多活几年,但很多医生都不愿意为我开刀。

  有一位女医生说我还那么年轻,就这么走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她给我动了手术,切除了我的子宫。

  我继续化疗,吃药,勉勉强强又撑了半年。

  为了撑过这半年,我信了基督教,借此来转移注意力,让病痛的折磨不至于占据了内心。

  半年后,癌细胞进一步扩散到肠子,我开始不能躺平,背上要垫很厚的一层(被子和枕头)。我的身体实在是不舒服,能睡着的时候很少。化疗后还是会吐,翻江倒海似的吐得没完没了。

  活着实在是太痛苦,我和横生为孩子们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挣的一些家底都花去大半。身体上和精神上都是折磨,我成了一时半会死不掉却又注定活不成的拖油瓶。

  我找了一根绳子,拖着残破不堪的身子来到后院的柿子树下,准备上吊,结束我的生命…

  却不想被寄放在我家12岁的侄子看到,他大声地喊他的舅舅,横生立刻抱起我,把我送上了床。

  横生的话越来越少了,看上去那么可怜…

  死马当活马医,横生让从北京回来的人带回来了治疗癌症的中药,我开始每餐都喝。我的精神稍稍好了些。

  听说我们村同组的又一个女人患了癌症,已经是晚期了。那个女人被送到了合肥,不到两个月就病故了。临终前她还很有气力的和她儿子大吵了一架。

  我在第二个月时四肢开始浮肿,身体越来越笨重,我不能下床了,只能躺在床上。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但横生还是把我送到了医院,我的孩子们从工作的地方赶来。

  我的孩子们是我的心头之宝,对于他们,我是有多么的舍不得…

  我的气息逐渐虚弱,医生说很可能晚上就抗不过去了。我晕死过去了,却奇迹般地在第二天醒来。

  医生说这一生死关我算是暂时扛过来了,我对横生说,我要回家,不想待在医院里。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家里。

  

第八章 身心的折磨与觉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